2008年11月14日星期五

2008年11月7日星期五

2008.11.07 Part3[銀行主導deflation,邊緣回望-立志]

銀行主導deflation,邊緣回望-立志


2008年11月07日
主持:蕭若元、Eddie、阿的、靳民知

2008.11.07 Part2[為何還不撒回勞動法,最低工資的論據,陳雲林訪台,Universal Church]

為何還不撒回勞動法,最低工資的論據,陳雲林訪台,Universal Church

2008年11月07日
主持:蕭若元、Eddie、靳民知

2008.11.07 Part1[雷曼証券,基本經濟面,deleveraging]

雷曼証券,基本經濟面,deleveraging

2008年11月07日
主持:蕭若元、Eddie、靳民知



不救工業,樓市何救哉? 張五常

在國內的飛機上見乘客手持報章的大字標題:「政府救市兇猛,樓市堅冰難融。」沒有借來一讀,但心想,那不是發了神經嗎?

曾幾何時,是年多前吧,讀報,某官員說一定要把國內的樓市打死。當時正在打,亂打一通。樓市也真頑固:這裡那裡交易要加稅,誰可買誰不可買有規限,利率加了多次,借錢諸多留難,百分之七十的住宅單位要建在九十平方以下,廉租房要拜香港的難民時期為師……打了大半年,終於把樓市打死了。應該大事慶祝一番才對,怎會叫起救命來了?

也是幾天前,國內某報的標題說北京要鼓勵勞力密集的工業,增加就業機會云云。我想:曾幾何時,不是說要搞經濟轉型嗎?不是說要淘汰勞力密集的夕陽工業而走向高科技的發展嗎?怎麼一下子又變了卦?

老人家快要氣死了,說說笑,發一下牢騷,或可延年益壽。轉談真理吧。一個像中國那麼人多,人均農地極少而天然資源又乏善足陳的國家,大事發展工業是唯一的可靠出路。在這必需的龐大農轉工的過程中,工人住得差、吃不飽、苦不堪言。這些現象無可避免。但像中國那樣的國家要發展起來,有多個窮國參與競爭,別無善策。整國的高樓大廈、公路、大橋等都是令人哭得出來的勞工血汗建造起來的。有幸有不幸,機會存在,好些勞工成功地打上去,生活改進了。新勞動合同法意圖協助勞工,但除了很少的一部分,尤其是那一小撮要搞事圖利的人,基本上此法是害了窮人自力更生的機會。不容易找到一個比我更關心勞苦大眾的——抗戰期間我比他們還要苦,苦很多。然而,研究法例的效果是我的專業,學術的尊嚴不容許我說假話。每次依理直說都給網上客罵個半死,但歷史的經驗說,熱情是換不到飯吃的。

我和太太不是什麼慈善家,但認為吃少一點無所謂,見到需要幫助的人,沒有手軟過。可惜畢竟是小人物,愛莫能助之感天天有。我的主要本錢是經濟分析得准,地球史實知得多,動筆寫點文章,解釋與推斷因果,是我可以幫助勞苦大眾的最佳方法吧。我認為演變到今天,新勞動法的主要困難再不是初時的第十四條,而是勞資雙方的關係正在急劇惡化。合約的條件不能讓雙方自由議訂,不鬥個你死我活才奇怪。令人睡不著覺的故事,罄竹難書,篇幅所限,這裡從略了。

先說一個大麻煩。因為人民幣的處理不當與新勞動法的引進,國內無數工廠關門主要是在地球金融風暴之前出現的。停產、減產、沒有註冊而失蹤的無數,公佈的八萬多工廠倒閉是低估了。更遠為低估的是百分之四的失業率。某些地方,某些情況,失業率是難以估計的。

我要趕著說的大麻煩,是為寫這篇文章再找做廠的查詢而獲得的。很不幸,非常不幸,地球的金融風暴對中國工業帶來的不良效果,比我此前估計的嚴重!是趕工的季節,但自十月初起形勢惡化,門前冷落車馬稀,我因此推斷:如果北京不迅速大手處理,在未來的農曆新年之前——近農曆除夕之際——神州大地會再出現工廠倒閉潮,使工業區的已經出現問題的治安急轉直下。不能排除騷亂會發生。

屋漏更兼連夜雨,地球風暴真麻煩。立刻取消新勞動法,取消最低工資,肯定會幫助,雖然可以幫多少很難說。另一方面,在這個時候撤銷這些法例,不明事理但還有工作的工人可能吵起來。如果北京不當機立斷,起碼用一些婉轉的手法軟化這些法例為零,使做廠的見到一線生機,三個月後的新春很頭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乾脆地取消新勞動法會減少麻煩。這裡要說明,我急著查詢的只是工業的重災區,其它沒有時間顧及。

轉說樓市,像中國那樣的國家,經濟發展主要靠工業支持。目前,樓價跌得最少的是上海,而上海的優質樓價下跌甚微。這些現象是因為上海主要是一個商業城市,還有國際的商業人士支持著。一般而言,工業遇難,中國的樓價不會出現奇跡。想想吧:無論工人回鄉耕種(據說不少)或失業,他們空出的床位,是樓市少了支持,而老闆失蹤是更大的支持損失了。工廠倒閉,廠房空了,廠租急跌,對住宅樓市也有負面影響。這是因為住宅用地的供應早晚增加的預期,會受廠房空置的影響。更明顯是工業的收入減少對樓價有負面作用。不明顯的,但不可能錯,是樓市兩年前的急升,炒作之外,一個主要原因是工業發展的形勢好,鼓勵了市場對樓房需求不斷上升的預期,而這預期今天是改變了。

不久前建議北京取消樓房買賣的所有稅項。目前只減了一小點,怕什麼呢?不久前也建議北京大手減息,一手減兩至三厘吧。目前減了三四次,每次減幅小,怕什麼呢?十次減息,加起來減兩厘半,比不上一次過減兩厘半那麼有效。這些可以舒緩樓市的劣勢,要有奇跡,工業一定要轉頭回升。

不久前說六個月後中國可能出現通縮,這推斷今天不變。最近的觀察,認為北京剛公佈的百分之四點六通脹率是比實際偏高了。要強調的,是在目前的國際災難形勢下,通脹率回頭上升一點不是壞事。賭他一手吧:央行要設法把通脹率推到百分之五至七之間。試行推高此率,在今天的形勢下,央行會發現不是那麼容易。

我說過,經過數十年的觀察與思考,我不同意佛利民支持的無錨貨幣制,不同意以貨幣政策或調整利率來調控經濟。然而,目前中國的央行還沒有建立好一個不需要管這些政策的貨幣制度。形勢不利,通縮出現肯定是煩上加煩,所以逼著要再用佛老之見。他認為通脹率達百分之五是可以接受的上限,但形勢不對頭,很不對頭,多加一兩個百分點是比較上算的。不容易,因為通縮之勢已成。濫發鈔票可使通脹大升,這不對,但要增加通脹率兩個百分點──過了關容易調整的──在目前的形勢下很不容易。經濟不景有不同的性質,不是所有不景通脹都可以協助,我認為這次是可以幫一點的。

美國最近公佈的第三季消費下降數字很不妥,因為雷曼兄弟事發後只佔這第三季十多天。期望地球風暴會很快地平息是不切實際的看法。北京不要學香港的官員那樣,大叫大嚷地嚇死人,但反應要快,要果斷,看準了治方要下重藥。中國的困難比美國及歐洲的小很多,法例的修改遠為容易,走位還有很大的空間。這是說,如果北京知道怎樣處理,做得快,做到足,還是出現我擔心的負增長的話,地球的大蕭條會比上世紀三十年代嚴重。

2008年11月5日星期三

2008.11.05 Part3 [坐過監嘅人與Isabella誰賠錢給誰,清皇帝-咸豐04-鴉片戰爭]

坐過監嘅人與Isabella誰賠錢給誰,清皇帝-咸豐04-鴉片戰爭

2008年11月05日
主持:蕭若元、梁錦祥、無妄


李澤楷講梁洛施官司: 有人坐過監仍不知悔改

2008.11.05 Part2 [奧巴馬為何大勝,誰殺JFK,DNA驗女]

奧巴馬為何大勝,誰殺JFK,DNA驗女

2008年11月05日
主持:蕭若元、梁錦祥、無妄

2008.11.05 Part1 [奧巴馬當選,下任財長]

奧巴馬當選,下任財長

2008年11月05日
主持:蕭若元、梁錦祥

Paul Volcker
http://en.wikipedia.org/wiki/Paul_Volcker

美國總統奧巴馬勝利演說
President-Elect Barack Obama in Chicago


Barack Obama was elected the 44th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n November 4th, 2008 in Chic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