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30日星期五

2010年4月23日星期五

2010.04.23 [蕭生唔舒服,做唔到節目,暫停一次]

蕭生唔舒服,做唔到節目,暫停一次

2010.04.22 Part2[世博之亂,山寨世博,李氏王朝:紅顏知己]

世博之亂,山寨世博,李氏王朝:紅顏知己

2010年04月22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Matthew

2010.04.22 Part1[金剛不壞之道,小家氣蔡子強,反抗運動第三大宗師劉慧卿,玉樹救災,藏人文化]

金剛不壞之道,小家氣蔡子強,反抗運動第三大宗師劉慧卿,玉樹救災,藏人文化

2010年04月22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Matthew


張寶華: 蔡子強小家氣, 所以找不到愛
http://cheungpowah.blogspot.com/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這句話是梁家權在他星島的專欄內問的。(題目是:蔡子強不壞)

男人不壞,是不是就沒有女人愛? 作為女人的我可以告訴KK (家權的英文名): 當然不是! 不壞的男人有人愛,只有心胸X窄的男人沒人愛!

所以,KK說的那位講師沒人愛,不是他壞,而是他小家氣。

那位講師曾經是我的朋友。(留意: 是曾經) 什麼時候不再是朋友? 就是當我在英國回來後一次跟他見面時交談,他一面傲慢,半隻眼沒有看過我,然後跟我說: (大概內容,因為大部份的我已經忘記) 如果你還想做記者,就踏踏實實地做吧! 我當時一頭霧水: 難道這些年來,東奔西跑還不是踏實? 然後他又在我面前眩耀一下自己作為 (最有前途)講師,人工如何豐厚 (不過是幾萬元而已) ,福利如何好…原本想老朋友一年不見,聚聚舊,結果被人噴到一臉屁,非常無癮。

我自覺無癮也吧了,不見就是了! 可是這位講師在人前人後,甚至在他的專欄內久不久就抽我水,說對我是大哥哥看待小妹一樣,看見我這樣很心痛! 心痛? 我做十惡不赦的事嗎? 簡單說: 他說我作為記者去社交場合是不對! 我年資有限而出書是我不對! 問了一個TOO SIMPLE的問題而被人關注都是我不對! 很多學界和政界朋友看到他的大大小小專欄後走來問我: 為什麼講師總是咬着你不放? 我苦笑。總之以後對他我就避之則吉。

哼! 就算真是十惡不赦,自甘墮落,本人上有高堂下有兄弟,要痛心疾首,還淪不到他的份兒! 何況是我根本沒有。

KK呀KK,所以你真是寫錯了! 難道你沒聽過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嗎?

男人,好的壞的都會有人愛,就是除了是小家敗氣的一種。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247786801866&v=wall&ref=mf

2010年4月16日星期五

2010.04.16 Part3[政改,香港資本封建主義,選情分析]

政改,香港資本封建主義,選情分析

2010年04月16日
主持:蕭若元,長毛,靳民知

2010.04.16 Part2[政改的Moment of Truth]

政改的Moment of Truth

2010年04月16日
主持:蕭若元,長毛,靳民知

2010.04.16 Part1[青海玉樹地震,冰島火山,人仔匯率,溫影帝的定位]

青海玉樹地震,冰島火山,人仔匯率,溫影帝的定位

2010年04月16日
主持:蕭若元,長毛,靳民知




溫家寶﹕再回興義憶耀邦

前些天,我到貴州黔西南察看旱情。走在這片土地上,望這裏的山山水水,我情不自禁地想起24年前隨耀邦同志在這裏考察調研的情形,尤其是他在興義派我夜訪農戶的往事。每念及此,眼前便不斷浮現出耀邦同志誠摯坦蕩、平易近人的音容笑貌,胸中那積蓄多年的懷念之情如潮水般起伏湧動,久久難以平復。

懷念之情 如潮水起伏湧動

1986年年初,耀邦同志決定利用春節前後半個月時間,率領由中央機關27個部門的30名幹部組成的考察訪問組,前往貴州、雲南、廣西的一些貧困地區調研,看望慰問各族幹部群眾。耀邦同志想以此舉做表率,推動中央機關幹部深入基層,加強調查研究,密切聯繫群眾。

當時,我剛調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不久,耀邦同志讓我具體負責組織這次考察訪問工作。2月4日上午,耀邦同志帶領考察訪問組全體成員從北京出發,前往貴州安順。由於安順大霧,飛機臨時改降貴陽。當天下午,耀邦同志又換乘麵包車奔波4個多小時趕到安順。晚飯後,耀邦同志召開會議,把考察訪問組人員分成三路,分頭前往雲南文山、廣西河池和貴州畢節地區。

第二天清晨,耀邦同志帶我和中央辦公廳幾位同事從安順出發,乘坐麵包車,沿曲折的山路在黔、滇、桂交界處的崇山峻嶺中穿行。耀邦同志儘管已年過七旬,但每天都爭分奪秒地工作。他邊走邊調研,甚至把吃飯的時間都用上,每天很晚休息。離開安順後的幾天裏,耀邦同志先後聽取貴州鎮寧、關嶺、晴隆、普安、盤縣和雲南富源、師宗、羅平縣的匯報,沿途不斷與各族群眾交流,瞭解他們的生產生活情。他還在羅平縣長底鄉與苗族、布依族、彝族、漢族群眾跳起《民族大團結》舞。2月7日傍晚,耀邦同志風塵僕僕趕到黔西南州首府興義市,入住在州府低矮破舊的招待所。

「記住,不要和地方打招呼」

時已立春,興義早晚的天氣仍然陰冷潮濕。由於沒有暖氣,房間裏冷冰冰的。我們臨時找來3個小暖風機放在耀邦同志的房間,室溫也只有攝氏12度左右。經過幾天馬不停蹄地奔波調研,耀邦同志顯得有些疲憊。我勸他晚上好好休息一下,但他仍堅持當晚和黔西南州各族幹部群眾代表見面。

晚飯前,耀邦同志把我叫去:「家寶,給你一個任務,等一會帶上幾個同志到城外的村子裏走走,做些調查研究。記住,不要和地方打招呼。」

「看看你們沒有準備的地方」

到中央辦公廳工作之前,我就聽說耀邦同志下鄉時,經常臨時改變行程,與群眾直接交流,了解基層真實情。用他常說的話就是,「看看你們沒有準備的地方」。所以,當耀邦同志給我佈置這個任務時,我心裏明白:他是想盡可能地多了解基層的真實情。

天黑後,我帶中央辦公廳的幾位同志悄悄離開招待所向郊外走去。那時,興義城區只有一條叫盤江路的大路。路旁的房子比較低矮,路燈昏暗,街道冷清。我們沿盤江路向東走了10多分鐘就到了郊外。這裏到處是農田,四周一片漆黑,分不清東南西北。看見不遠處,影影綽綽有幾處燈光,我們便深一腳淺一腳摸了過去。到近處一看,果然是個小村子。進村後,我們訪問了幾戶農家。黑燈瞎火的夜晚,淳樸的村民們見到幾個外地人感到有些意外,但當知道我們來意後,很熱情地招呼我們。

領導最大危險是脫離實際

晚上10點多,我們趕回招待所。我走進耀邦同志的房間,只見他坐在一把竹椅上正在等我。我向他一五一十地匯報了走訪農戶時了解到的有關情。耀邦同志認真地聽,還不時問上幾句。他對我說,領導幹部一定要親自下基層調查研究,體察群眾疾苦,傾聽群眾呼聲,掌握第一手材料。對擔負領導工作的人來說,最大的危險就是脫離實際。多年來,耀邦同志這幾句語重心長的話經常在我耳旁迴響。

2月8日是農曆大年三十。耀邦同志一大早來到黔西南民族師範專科學校,向各族教師拜年並和他們座談。接,他又興致勃勃地趕到布依族山寨烏拉村看望農民,並到布依族農民黃維剛家做客。黃維剛按照布依族接待貴客的習俗,把一個燉熟的雞頭夾放在耀邦同志的碗裏。就這樣,耀邦同志和黃維剛全家有說有笑地吃了頓團圓年飯。

隨後,耀邦同志又乘汽車沿山路行駛100多公里,趕到黔桂交界處的天生橋水電站工地,向春節期間堅持施工的建設者們致以節日的問候。當晚,耀邦同志在武警水電建設部隊招待所一間簡陋的平房中住下。不久,他開始發燒,體溫升到38.7度。事實上,從午後開始,耀邦同志就感到身體不適。不過,他依舊情緒飽滿地參加各項活動。

除夕之夜,辭舊迎新的鞭炮在四周響個不停,但大家沒有心思過年。我和耀邦同志身邊的工作人員一直守候他。2月9日,初一早晨,耀邦同志的體溫達到39度。這裏遠離昆明、貴陽、南寧等大城市,附近又沒有醫院,大家都很急。好在經過隨行醫生的治療,耀邦同志到晚上開始退燒,大家的心才放了下來。

2月10日上午,身體稍稍恢復的耀邦同志不顧大家的勸阻,堅持前往廣西百色。經過320多公里的山路顛簸,耀邦同志於晚上6點多到了百色。在百色期間,耀邦同志帶我們參觀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七軍舊址,並與百色地區8個縣的縣委書記座談。2月11日晚,我們趕到南寧。隨後兩天,耀邦同志在南寧進行短暫的休整。我根據耀邦同志的要求,又帶幾個同志到南寧市郊區就農業生產、水牛養殖、農產品市場等問題進行調研。每次回到住地,他總是等聽我的匯報。14日和15日,耀邦同志經欽州前往北海市,先後考察了北海港和防城港的港口建設。2月16日,耀邦同志又折回南寧,與三路考察訪問組人員會合。接,他用兩天半的時間聽取了考察訪問組和雲南、廣西、貴州的匯報。

領導要經常到基層調研

2月19日下午,耀邦同志根據自己13天沿途調查的思考並結合有關匯報,在幹部大會上作了即席講話。他特別強調,中央和省級領導幹部要經常到群眾中去,到基層去,進行調查研究,考察訪問,密切上級與下級、領導機關同廣大人民群眾之間的聯繫。這樣,不僅可以形成一種好的風氣,產生巨大的精神力量,更重要的是有助於實現正確的領導,減少領導工作的失誤,提高幹部的素質,促進幹部特別是年輕幹部健康成長。

1986年2月20日下午,耀邦同志率領考察訪問組回到北京,結束了歷時半個多月的西南貧困地區之行……

時光飛逝。耀邦同志當年帶領我們在西南考察時的情形歷歷在目,彷彿就在昨天。今年4月3日,當我再次來到興義市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先低矮落後的小城已發展成為一個高樓林立的現代化城市,興義城區現在的面積比1986年拓展了4倍多,城區人口增長近3倍。

大公無私的高尚品德

睹物思人,觸景生情。耀邦同志派我夜訪的情景又在眼前,一股舊地重尋的念頭十分強烈。當天晚飯後,我悄悄帶了幾個隨行的同志離開駐地,想去尋找那個多年前夜訪過的村莊。燈火輝煌的盤江路上,商舖林立,十分熱鬧。原先那個村莊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樓。我堅持要再夜訪一個村莊,仍然只帶隨行的幾個工作人員來到郊外。在遠處幾片燈光引領下,我們走進永興村,敲開農戶雷朝志的家門,和他及他的鄰居們聊了起來……

耀邦同志離開我們21年了。如今,可以告慰耀邦同志的是,他一直牽掛的我國西南貧困地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竭盡畢生精力為之奮鬥的國家正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闊步前行。

行事風格對我很大影響

1985年10月,我調到中央辦公廳工作後,曾在耀邦同志身邊工作近兩年。我親身感受耀邦同志密切聯繫群眾、關心群眾疾苦的優良作風和大公無私、光明磊落的高尚品德,親眼目睹他為了黨的事業和人民的利益,夜以繼日地全身心投入工作中的忘我情景。當年他的諄諄教誨我銘記在心,他的言傳身教使我不敢稍有懈怠。他的行事風格對我後來的工作、學習和生活都帶來很大的影響。1987年1月,耀邦同志不再擔任中央主要領導職務後,我經常到他家中去看望。1989年4月8日上午,耀邦同志發病搶救時,我一直守護在他身邊。4月15日,他猝然去世後,我第一時間趕到醫院。1990年12月5日,我送他的骨灰盒到江西共青城安葬。耀邦同志去世後,我每年春節都到他家中看望,總是深情地望他家客廳懸掛的耀邦同志畫像。他遠望的目光,堅毅的神情總是給我力量,給我激勵,使我更加勤奮工作,為人民服務。

再回興義,撫今追昔,追憶耀邦。我寫下這篇文章,以寄託我對他深深的懷念。

2010.04.15 Part2[人仔實升,香港的封建社會,論自殺]

人仔實升,香港的封建社會,論自殺

2010年04月15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Matthew

2010.04.15 Part1[政改攤牌,泰國殘局,不信煙幕,人仔實升]

政改攤牌,泰國殘局,不信煙幕,人仔實升

2010年04月15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Matthew

2010年4月10日星期六

2010年4月2日星期五

2010.04.02 Part3[大笑療法,還原論,解說李後主浣溪沙,菩薩蠻,韓熙戴夜宴圖]

[大笑療法,還原論,解說李後主浣溪沙,韓熙戴夜宴圖

2010年04月02日
主持:蕭若元,長毛,靳民知,一樹,于飛

韓熙戴夜宴圖




浣溪沙 李後主
紅日已高三丈透,金爐次第添香獸,紅錦地衣隨步皺。
佳人舞點金釵溜,酒惡時拈花蕊嗅,別殿遙聞簫鼓奏。

菩薩蠻 李後主
花明月黯籠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
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
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


既降宋,太宗聞其好作詩,使舉得意者一聯。後主沈吟久之,誦其詠扇曰:「揖讓月在手,動搖風滿懷」。
顧近臣曰:「好一個翰林學士」蓋譏其政不堪君,只宜作文人也。

2010.04.02 Part2[何謂科學,何謂神仙,陳搏老祖]

何謂科學,何謂神仙,陳搏老祖

2010年04月02日
主持:蕭若元,長毛,靳民知,一樹,于飛

題三義塔 鲁迅

奔霆飛焰殲人子,敗井頹垣剩餓鳩。
偶值大心離火宅,終遺高塔念瀛洲。
精禽夢覺仍銜石,鬥士誠堅共抗流。
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魯迅的詩句「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自從被廖承志一九八二年七月致蔣經國的公開信引用,二十年已變成海峽兩岸論統一必言的名句,幾乎家喻戶曉。

不過,魯迅有生之年尚無台海問題發生,此詩究竟因何而作呢?中國大陸出版物中關於此詩的註釋多語焉不詳,只言是「贈給日本生物學家西村真琴」的。該詩作於一九三三年,恰恰在前一年的一月二十八日,日本侵略者進攻淞滬地區,中國軍民奮起抵抗,魯迅為何在硝煙未散之際贈詩給一個日本人,不僅要「稱兄道弟」,還要「泯恩仇」呢?某些人把這兩句詩與魯迅負笈東瀛的經歷相聯繫,認為魯迅囿於日本情結,面對日本軍國主義手下留情,甚至給魯迅扣上「漢奸」的大帽子。

事實是否如此呢?

《魯迅日記》一九三三年六月二十一日記載:「西村(真琴)博士於上海戰後得喪家之鳩,持歸養之,初亦相安,而終化去,建塔以藏,且征題 ,率成一律,聊答遐情云爾。」此中提到的西村博士,在中國遠不及內山完造、增田涉和籐野嚴九郎等魯迅的日本師友著名,西村真琴何許人也?他為何能成為魯迅的朋友?

西村真琴(一八八三︱一九五六)在日本近現代史上被稱為「達芬奇般傳奇式的科學巨匠」,他既是生物學家,也是畫家、詩人和科幻小說作家,還是東方第一台機器人的設計者和製作者。西村青年時代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留學並獲得哲學博士學位,六年半工半讀的留學生活中,西村受到過來自美國人的種族歧視,由此他回想起自己在中國東北部的南滿醫學堂執教期間,也曾目睹日本殖民者壓迫和奴役中國民眾的情景,西村將心比心,感到十分愧疚,從而萌發了對殖民主義和種族主義的批判精神。

西村學成歸國後來到北海道帝國大學(現為北海道大學)任教,在那裡他看到北海道原著民族阿伊努受到日本本土殖民者的掠奪,處境極其悲慘,便主辦個人畫展,將募集的款項全部用於援助阿伊努貧民。一九二六年,西村轉任《大阪每日新聞》評論委員,他渴望用自己的筆呼籲「科學技術的進步,未必能帶來人類社會的進步」。兩年後的一九二八年,西村製作的東方國家第一台機器人「學天則」,出現在祝賀昭和天皇就任的京都博覽會上。

這台高二點四米的機器人,有著東方人的眼睛,西方人的鼻樑,嘴的線條是非洲人的,羽毛頭飾是美洲印第安人的。「他」端坐桌前,左手擎著會閃光的靈感杖,當產生創意時便顯出欣喜的神態,用右手奮筆疾書。

這是一台不能代替人類勞作的機器人,西村用這台機器人表達他的理念:世界的民族都是平等的;人的最大價值和喜悅在於創造,而不在乎生產人造奴隸。西村還特意在「學天則」的胸前裝飾了一?象徵世界和平共處的大波斯菊,來體現他的期望。但是在狂熱民族主義惡性膨脹的時代,「學天則」僅僅被當作弘揚國威的科技成果送到淪為日本殖民地的朝鮮半島或日本的「友邦」德國巡展,最終下落不明;西村發出的警訊卻無人理睬。

昭和時代的日本終於走向了與西村的願望完全相反的方向。一九三一年,日本關東軍侵佔了中國東北,翌年又向上海及淞滬地區擴張。一.二八事變後,西村說服了大阪每日新聞社,組織志願者團體「醫療服務團」赴上海援救中國平民,也就是在此時,西村在遭日軍轟炸後淪為廢墟的上海閘口三義裡發現一隻奄奄一息的鴿子,他把這只鴿子帶回日本精心餵養,誰知第二年鴿子不幸夭折,西村為此悲傷不已,他在自家庭院修建鴿 ,立下三義碑以示紀念,並將親手繪製的鴿子圖和輓詩寄贈魯迅,請魯迅為三義碑題詩。

魯迅接到西村信函後,寫下了這首名為《題三義塔》的詩篇:「奔霆飛焰殲人子,敗井頹垣剩餓鳩。偶值大心離火宅,終遺高塔念瀛洲。精禽夢覺仍銜石,鬥士誠堅共抗流。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魯迅對日軍暴行的憤怒,和對愛好和平的日本友人的敬重,是如此鮮明地濃縮在這首七言律詩之中。無怪乎直至今日,日本的魯迅愛好者仍稱之為「千古絕唱」。

日本侵華戰爭全面爆發後,日本國內充斥著法西斯主義的喧囂,而西村真琴卻身體力行魯迅的詩句「鬥士誠堅共抗流」,他發起成立鄰邦兒童愛護會,在大阪四天王寺悲田院內設置了中國兒童愛育所,西村還衝破軍國主義政權的阻撓,數次親自赴華收養在日軍的屠殺中失去父母的中國孤兒。他的中國兒童愛育所總共收養了六十八名中國孩子,將他們養育成人後又分批送回中國。

由於特殊的歷史原因,西村收養中國孤兒的故事已經鮮為人知。但是魯迅的詩篇卻在西村的第二故鄉----大阪府豐中市膾炙人口。二○○二年十二月,豐中市政府將三義 移建到中央公民館院內,並重新製作了魯迅詩碑,以此紀念兩位文化名人超越國界的友誼。也許是因為這個消息太過「平淡」,遠不及「右翼分子的挑釁」來得刺激,沒有任何華文媒體予以報道。這彷彿也折射了今天這個時代----意識形態的對立被民族主義的對立取代的今天。魯迅的心願似乎離現實更加遙遠了。縱使如此,魯迅與西村真琴真誠而博大的情懷,仍不應為我們遺忘,那是「淡紅的血色中」能夠看見的「微茫的希望」,因為他們的精神不止屬於中國和日本,而是屬於全人類的。

來源:香港大公報作者:夏冰

2010.04.02 Part1[蕭生談笑]

蕭生談笑

2010年04月02日
主持:蕭若元,長毛,靳民知,一樹,于飛










2010年4月1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