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8日星期一

2011年2月23日星期三

2011.02.23 Part2[利比亞局勢,茉莉花革命的中國因素,狂人末路,辛亥革命-倫敦蒙難記]

利比亞局勢,茉莉花革命的中國因素,狂人末路,辛亥革命-倫敦蒙難記

2011年02月23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袁彌明,SWANA

2011.02.23 Part1[財政預算案,惠民措施毫無邏輯,對付曾俊華,推翻特區政府,專扭屎忽花]

財政預算案,惠民措施毫無邏輯,對付曾俊華,推翻特區政府,專扭屎忽花

2011年02月23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袁彌明,SWANA

2011年2月22日星期二

2011.02.21 Part2[視派錢為禁忌,雷鼎嗚的觀點,退稅好還是派錢好?辛亥革命-興中會與輔仁文社]

視派錢為禁忌,雷鼎嗚的觀點,退稅好還是派錢好?辛亥革命-興中會與輔仁文社

2011年02月21日
主持:蕭若元,慢必,靳民知,劉嗡


信報
2011年2月21日
雷鼎鳴
香港的外滙儲備是否足夠?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日前發表大作〈外滙基金與香港的貨幣和金融穩定〉(編按 全文刊本報2月18日第三十八版),貫穿其中的一個思想,是在波譎雲詭的國際金融環境下,香港擁有的外滙資產愈多,愈能保障安全。

這顯然是事實,我毫不反對。不過,我們也不可忘記,金融安全的背後也有着沉重的成本。截至2010年12月止,外滙基金的總資產是2.35萬億港元,等於每名港人平均有33萬港元押在外滙基金之上。就算我們扣掉外滙基金的欠債部分,只把政府可自由運用的5923億財政儲備和5914億的基金權益加起來,也有接近1.2萬億的天文數字,每名港人平均有17萬元由金管局託管。

對此,我們不能不問幾個問題:外滙基金的資產要多少才最合理?亦即其成本與效益間如何尋得平衡;這筆資產應用在什麼地方,不應用在什麼地方?如現在的資產已經過多,額外的資產應如何處理?

外滙基金資產三大用途
從政府的角度看,外滙基金的資產似有三大用途。第一是用以捍衞聯繫滙率;第二是在金融體制出問題時,有財力可出手挽救;第三是政府財政出現赤字時,有儲備支持,不用借債。對這三大用途,我們可逐點分析。

用以支撐聯繫滙率的所謂貨幣基礎,今年1月共有1.06萬億港元,其中的2500億元是用以替流通鈔票提供百分百的支持,此點是聯滙制的核心,若香港繼續採用此制度,則這筆錢完全不能動。

貨幣基礎的另一筆錢,是各銀行存放在金管局中的結餘,2011年1月份有1487億,比起1997年6月的4.8億元相差以百倍計。近年銀行結餘增加這麼快,是因為銀行怕熱錢來去如風,外資一旦撤走,銀行可迅速地用這筆結餘向金管局換外幣,以免重蹈亞洲金融風暴時外幣不足、利率被推得與天試比高的覆轍。這筆錢等於銀行的保險金,暫時也是動不了的。

貨幣基礎的第三筆錢,是用以償還外滙基金及債券的資產。上月此數總額高達6557億,與97年間的不足900億不可同日而語。但這筆資金亦可因資金外流而突然劇減,甚至消失,所以也是不動為妙。

容易出現道德風險
按以上所說,過萬億的貨幣基礎不能動,但光是這筆錢是否足以保障聯滙制?我於96年兩次在本欄談過這問題,認為聯滙制的安全性並不如當時金管局所認為的那樣固若金湯,原因是就算把所有外滙資產加起來,也不足以對港元的貨幣供應量M3提供百分百的保證,若有大量港人不再相信港元,聯滙制不會守得住,所以港元滙率不是不可炒。

金管局當時信奉的利率與滙率自我調節機制,在信心不足的條件下,並不足夠,後來亞洲金融風暴的出現,亦印證了此說。今天外滙基金所有的資產加起來,也只是港元M3的六成,香港是否需要更多的儲備去捍衞聯繫滙率?

我認為除了貨幣基礎外,聯滙制已不再需要額外的儲備了。原因有二,第一,自98年9月的聯滙機制改革後,炒家炒賣港元已經遠比以前困難。在亞洲金融風暴期間,炒家用幾十億港元已把息口弄至280%,今天若要起到同樣的效果,炒賣的金額恐怕要8000億以上(貨幣基礎減去流通鈔票)才可做得到。對炒家而言,風險已是太高。第二,將來港元與人民幣掛鈎的機會很大,在一國兩制下,狙擊港元有如單是狙擊在紐約的美元,十分荒唐。以中國貨幣量規模之大(中國的M2已超越美國的M2),狙擊人民幣的機會已經慢慢消逝。

外滙基金資產的第二個功能是在必要時挽救金融體制。此用途出發點雖善,過去偶然也會做到(例如提供存款保障),但將來恐怕愈來愈脫離實際,香港的M3有7萬億,基金權益加財政儲備的1.2萬億根本便不足夠提供全面的保障。大家接受存款保障只是因為市民對香港的銀行體制信心仍足。根據金管局的數據,香港的銀行資產有12.3萬億,股票已增至21萬億,加起來的金融資產已有33.3萬億,等於中國的三成,亦等於香港二十年的GDP,外滙資產的十四倍以上。

若香港金融業能按以往的速度發展,變身成為中國名副其實的國際金融中心,其規模只會愈來愈大。要以香港一地之財力去捍衞香港的金融業,不啻是要紐約市政府獨力去應付席捲全球的金融海嘯,其志雖高遠,但不切實際,不如研究出一套機制,假想香港出現金融困局時,中港兩地如何互動解救。我認為將來根本不用預留儲備去挽救可能出現困局的金融業(銀行擠提是例外,要救),否則容易出現道德風險。

政府有能力還富於民
外滙基金的第三個功能是應付財赤。我們若分析過去十多年香港的財政儲備,當會發現其表現差強人意。去年底政府財政儲備5923億,比1998年只是增加了1667億(每年平均增幅2.8%),而其中大部分的增幅都是來自2010年。此種缺乏光芒的成績,主要是因為香港政府在98、00至03年度都出現過頗大的財赤,這個缺口近年才被補回去。我從來不相信幾年前不少人提出過的所謂香港出現了「結構性赤字」,但政府有些時候未能壓縮開支卻會帶來隱憂。

財政儲備的增幅雖然緩慢,但歷史投資回報所累積的基金權益表現卻好得多。這筆財政司司長有權可動用高達5914億的款項比起98年底增加了3492億,每年增長率7.7%。這筆錢以後還會增加,貨幣基礎的投資回報也可算在其內。若要還富於民,它是最不會引起後患的一筆錢。

我認為以香港目前的財政狀況,政府有能力還富於民。但怎樣做才可保住審慎理財的原則?方法很多,只舉一例,但這例子也涉及幾個步驟同時進行。

6000億元的基金權益及貨幣基礎中部分款項的投資回報(以往都不納入財政收益),其實可全部抽取出來作為財政收入的一部分,政府甚至可劃出某些支出項目可全部由這些收入支付。這筆回報平均每年可達500、600億元並非難事。倘若政府能把開支再壓縮到GDP的16%至17%左右,每年又可節省300億元。

為什麼要減政府開支?這是經濟學一個很古老的問題,答案是政府用的是其他人的錢,而且經常因受到政治或利益團體的壓力而用不得其所,效率還不及私人理財那麼高。按上述所算,每年多出的800、900億元有什麼用?

我十年前寫過一篇「無稅社會」的文章,認為以香港儲備之豐及賣地收入之可觀,大有條件完全取消直接稅,但前提是政府開支要壓縮至GDP的14%左右(八十年代時香港正是如此,經濟亦表現很好)。

零薪俸稅吸引人才來港
哈佛的巴羅(Robert Barro)多年前已有論證,開支佔GDP愈高的國家,在其他因素相同的條件下,經濟增長率會愈低。還富於民,讓人民自己作出理財的判斷,效率比之於把我們的財富借給美國人揮霍顯然大有機會更為理想。

金管局買了美債後,其實還要捱罵;美國有些人認為亞洲諸國借錢給他們,是縱容他們胡亂使錢的成因,所以同時也是造成金融海嘯的元兇。

香港開埠以來一直實行自由港制度,除了極少商品外,完全沒有關稅。這個零關稅政策的結果是就算在今天,出入口貿易加上與其相關的物流業仍佔GDP的27%,是香港最大的經濟板塊,遠超於只有GDP 18%排名第二的金融服務業。若無零關稅,這種成績不會達到。

上述的800、900億元可以如何還富於民?增加政府開支對經濟有不妙的影響,過去三十多年來宏觀經濟實證研究中已有大量證據,但減稅的效果通常十分正面。據政府月前為預算案發放的資料,2010-11年度薪俸稅共398億元,印花稅共300億元,兩者加起來約700億元。

印花稅相當程度地等於金融買賣稅,把它取消,可對香港的金融業發展有巨大的刺激作用,會有如零關稅般把多一個經濟板塊推上新一個台階。

薪俸稅是人才稅。零薪俸稅等於向世界發出宣言,香港的財政狀況是如何良好,對吸引人才來港或鼓勵港人更加勤奮工作都有極大益處。香港未來發展最需要的是人才,有這大手筆,形勢會大幅好轉。

免掉這兩種稅,其他國家做不到,但以香港的財力卻可行。有人認為香港要擴闊稅基,但收支若能平衡,擴闊稅基只是無聊之舉。

作者為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主任

二○○九至一○年度政府綜合財務報表
http://www.try.gov.hk/cinternet/pdc_accrual_accounts_2009_10.pdf









2011.02.21 Part1[卡達非的末日?巴林之變,中國茉莉花革命,社民連的「大義」]

卡達非的末日?巴林之變,中國茉莉花革命,社民連的「大義」

2011年02月21日
主持:蕭若元,慢必,靳民知,劉嗡



探針:中東刮不起「蘇東波」
2011年02月19日

埃及果然是中東回教世界的龍頭。埃及人民剛慶祝推倒獨裁者穆巴拉克,多個中東、非洲國家人民紛紛響應,上街或聚集到廣場要求領袖下台,要求政治改革,要求打擊貪污,要求改善生活……。巴林出現人民力量,也門有數以千計群眾集會抗議,伊朗反對派乘時上街跟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算賬,甚至卡達菲這個掌政比穆巴拉克更長的利比亞強人也首次要面對人民的反對聲浪,要發動自己的支持者跟對方抗衡。
有多少中東、回教國家會像埃及那樣變天,從此擺脫強人或專權統治呢?答案極可能是零!倒不是要潑人民力量冷水或低估變革的力量,問題是「蘇東波」那樣的骨牌效應,東歐共產政權那種一倒百倒的情況是歷史特例,要重演絕不容易。
當年從波蘭捲到東德再捲到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的「蘇東波」的確令人目不暇給,的確看到人民力量的潛力與爆發力。但東歐人民變天成功的關鍵不僅是自身的力量,也是由於莫斯科克里姆林宮新主人戈爾巴喬夫的縱容與支持。東歐人民上街反抗專政在一九八九年以前已一再出現過。五六年匈牙利人民支持改革派政府走第三條路,試圖擺脫蘇聯控制。當時的克里姆林宮主人赫魯曉夫二話不說派紅軍及華沙集團國軍隊開入布達佩斯,推翻改革派政府,鎮壓人民力量,粉碎了匈牙利走自己道路的努力。一九六八年捷克共黨政府同樣推動改革,並得到人民支持,締造了短暫的「布拉格之春」。蘇聯同樣毫不手軟派坦克及大軍開入布拉格,血腥鎮壓捷克改革派政府及支持改革的民眾,把捷克變成一個像東德那樣唯命是從的附庸!要是戈爾巴喬夫選擇做同樣的事,選擇武力鎮壓波蘭團結工會或捷克憲章七七運動,只怕美國及西歐也不敢介入,東歐各國也不可能變天。
此外,正由於東歐共產政權其實是蘇聯在二次大戰後強加於他們頭上的,是在蘇聯超強軍力威懾下形成及維持的,本身缺乏民眾支持及認受性,更缺乏政績與治績。一旦蘇聯決定撒手不管,東歐共黨登時腳軟,既無能力也無決心保護本身政權。當大量人民群眾走上街頭漠視反對政府時,這些靠外力支撐的政府便像豆腐渣大樓那樣一個接一個倒下。
中東、非洲回教國家卻是另一回事。他們雖然都是專權政府,卻絕不是美國或其他國家的傀儡,當中有不少更是美國的死敵,根本不怕美國的制裁或威嚇,根本不怕西方傳媒的批評。這些國家的政府遇上人民反抗、示威時絕不會望風而逃,而時會用盡各種手法分化、打擊、利誘反對者,千方百計保住自己的政權。此所以在示威浪潮初起時,多個回教國家、產油國已紛紛派糖予人民,降低糧價,加人工,提升福利及補貼。一方面冲淡民怨,一方面爭取時間作好部署。

軟功不行的話,他們還準備了硬的一手。吸取過埃及政府的經驗後,這些專權國家政府肯定不會坐以待斃,肯定不會任由事態失控。巴林軍警早早清場,驅散聚集的群眾就是最好的例子。其他受群眾示威衝擊的政府大概會做類似的動作,派糖過後就出手鎮壓,把人民力量在萌芽階段就消滅,拘捕任何牽頭的人(不管是網上的組織者或著名異議人士)。在專權者全力反撲,早早出手撲火下,「蘇東波」委實不易在中東、回教世界重演。
盧峯

i-Cable

Now




From Dictatorship to Democracy: A Conceptual Framework for Liberation by Gene Sharp
http://www.asiaing.com/from-dictatorship-to-democracy-by-gene-sharp-free-ebook.html
Gene Sharp
http://en.wikipedia.org/wiki/Gene_Sharp

茉莉革命所展示的才真是。人。民。力。量。!!!
http://hkreporter.com/talks/thread-1104115-1-1.html
那些欺世盜名的政客、政棍,開口閉口都什麼『人民力量』『人民最大』,可是在民主浪潮席捲非洲和中東諸國,多處有民眾呼籲所有在獨裁和沒有民主地區的人民起來響應的時候,卻異常突兀地缺席響應號召,實在難看死了!!!

上週, 內地網民都紛紛在境外及境內多個網站發起呼籲,號召同胞於昨日 (2011年2月21日) 在所在城市的中心廣場集會,爭取自由公義民主,有關消息在香港人網討論區亦被廣泛轉載。而結果,香港作為中國最有資格爭取民主的城市,有響應嗎?

有!而響應的恰恰就是平日最不愛上網的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和社民連主席陶君行!他們帶領一眾被人誣衊為只會在網上『打飛機』的社民連會員,到中聯辦門外請願,要求內地政府結束一黨專政,尊重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可是,連日來舉著司徒華神主牌四圍做秀、向來聲稱以爭取中國推行民主改革為己任的支聯會呢?開口閉口都什麼『人民力量』『人民最大』的黃毓民和陳偉業議員呢??全都缺席、失踪!!!

所以,什麼人才有資格高舉。人。民。力。量。?斷斷不是那些只會在自己有政治需要時才鼓動群眾的政棍,又斷斷不是那些只顧爭權奪位的自私小人,亦斷斷不會是那些掛民主狗頭而只管撈取政治本錢的偽民主組織!!因此,請不要褻瀆《人民力量》這四個大字!

在此,我鄭重歡迎這裏各位網友理性回應和討論。你們可以不同意我的觀點主張,但。請。以。文。明。說。服。我,不要動輒攻擊我是『新手上路』,甚或扣我威望,令我喪失發言權利;不然,只會証明你自己心虛理虧,真理是站在我這裏。多謝!

2011年2月18日星期五

2011年2月14日星期一

2011.02.14 Part2[社民連泡沫化,埃及局勢,經濟展望,陳振聰上訴失敗]

 社民連泡沫化,埃及局勢,經濟展望,陳振聰上訴失敗

2011年02月14日
主持:蕭若元,慢必,靳民知,Swana


李國能居留權判詞:
FACV000014Y/1998 吳嘉玲及其他人訴入境事務處處長終審判案書,英文
FACV000014Y/1998 吳嘉玲及其他人訴入境事務處處長終審判案書,中文

2011.02.14 Part1[人網新錄音室,曾俊華抵屌,官富民窮無理]

人網新錄音室,曾俊華抵屌,官富民窮無理

2011年02月14日
主持:蕭若元,慢必,靳民知,Swana


財政司Blog
善用儲備

不久之前,與幾位經濟學家聚會,當中包括諾貝爾經濟獎得主,話題自然談到香港的公共財政。席間有人提出,社會上有意見認為,香港的財政儲備太多了,幾位教授級人馬隨即露出大惑不解的表情。有一位美國教授更笑說這是美國近年來從來沒有遇到的問題,所以他也不知道怎樣處理。
與大部分先進經濟體系比較,香港的財政儲備可以說是「得天獨厚」。當一些政府因財政赤字太大而面臨「破產」、或者因為逼不得已而大幅緊縮開支,以致民怨四起,香港反而可以利用我們的財政儲備,推行各種各樣改善民生、發展經濟的措施。我們今天處理公共財政,耳聞目見其他地區種種的理財災難,更應引為殷鑑。
我們今天能夠倖免於理財災難,為其他經濟體系欣羡的對象,並不是我們真的得天獨厚,天然資源豐富,提供源源不絕的財政收入;反過來,就是因為我們缺乏任何天然資源,我們要特別努力工作,在一個與別不同的制度下打出一個新天地。我們奉行簡單低稅,繳薪俸稅的市民只佔工作人口四成,其中二十萬人繳的稅款,已超過薪俸稅收入的八成;不用繳交利得稅的企業,更接近九成,證明政府的收入絕不是所謂「橫徵暴歛」而來。我們多年來恪守審慎理財,量入為出的公共理財哲學,累積儲備,其中一個主要目的,就是要居安思危,避免現時一些經濟體系出現的困窘──政府負債纍纍,遇上金融風暴,不但無力提升公共支出來振興經濟,反過來因政府收入減少,需要壓縮開支,造成經濟政治的困局。
香港是一個小型、開放的經濟體系,我們全球化的程度很高,但同時政府收入亦頗大波動,地價收入和印花稅收入在經濟暢旺時可以異常地高,但在經濟遇上逆境時,有關的收入極不穩定。在過去十年,印花稅收入曾經低至七十五億元,亦曾高逾五百億元,差別以倍數計。利得稅和薪俸稅收入亦會隨經濟周期波動,金融風暴期間,利得稅收入曾經一度減少四分之一,由一千多億銳減至七百多億元。這些數據顯示,政府收入容易受到市場情況影響。
我們的收入較為波動,但開支的彈性卻非常低。政府服務全港市民,而不少市民亦依賴政府提供的服務。我們每年的基本開支當中,超過九成都是一直推行的計劃。與收入不同,我們的開支不會隨經濟周期上落,通常是只會升而不會降,遇上經濟收縮和政府收入下降時,政府支出,特別是民生的開支,通常會大幅上升。
財政司司長的工作,是為香港市民妥善管理大家的資產,務求將大家的財富作安穩的投資,尋求理想的回報,在經濟欠佳的時候,提供適當的紓緩給有需要的市民,亦為我們的下一代築起穩固的防火牆,讓他們安心發展香港的經濟,讓他們可以安居樂業。我不能夠同意所謂「官富民窮」的說法。這不但與事實不符,同時挑動官民之間不存在的矛盾。其實,官也是民的一部份,我們的收入受到經濟周期和外圍因素影響,民富則庫房充實,市民收入穩定增長,正是我們的施政目標,我們高興都來不及,豈有追求「官富民窮」之理?相反,在市民遇上經濟逆境時,我們會採取反周期策略,有效運用政府資源,刺激就業、改善民生。在過去三年期間,亦即是在金融風暴導致經濟最為波動的一段時間,政府支出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五,增長幅度是同期經濟增長的三倍半,證明我們善用儲備,與市民共度難關的施政方針。
有學術界的朋友以「財務保守主義」(Financial Conservatism)形容香港的公共財政,說當時的殖民地主權國不會容許香港成為他們的財政包袱,但現時香港的稅收不用上繳中央,香港亦已發展成為一個高度國際化的城市。既然中央全力支持香港,我們不妨大手用盡儲備,以博取掌聲,消弭政治壓力。這些人認為,萬一出現不測,財政陷入困難,大可向中央求助。但我不會同意這些人的建議,我認為,這是一個絕對不負責任的說法,亦是一個目光短淺的說法。
事實上,保留財政儲備是一個務實的做法。我們財政儲備的投資收入,是我們的重要收入來源之一,是應付公共財政在日常運作的需要。同時,充裕的儲備可以提供財政上的緩衝,遇有突發情況,政府可以迅速行動,推出針對性措施。自二00八年起推出的1,100億元刺激經濟措施就是一個例子。在九八年金融風暴期間,我們曾經動用超過兩千億元的外滙基金保衛港元,亦是一個大家都耳熟能詳的例子。
良好的營商環境是長遠經濟發展的保證,而借貸成本則是箇中因素之一。香港公司的融資成本,某程度上受到政府債券評級影響。最近,香港的信貸評級被國際評級機構提升至最高級別,他們其中一個重視的檢視因素,就是我們的財政儲備是否足以支付可能出現的赤字。當香港的信貸評級獲肯定,香港公司的融資息率亦可以保持在一個較低水平,這對香港的整體經濟發展相當重要。最近,日本的信貸評級被降低,亦是因為出現了長期的財政問題,而低水平的財政儲備及持續的赤字都是重要因素。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二00六年底曾經作出分析,認為香港的理想財政儲備水平,應該維持在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三十至五十之間,以應付收入波動。由於人口老化會對醫療和社會福利開支造成壓力,財政儲備更是重要的依靠,預計到二0三0年,我們額外需要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三十的儲備,來應付這方面的挑戰。
我們的財政儲備在本地金融穩定、對外金融和公共財政發揮多方面的功能。評級機構惠譽提到,在政府的中期預測中,以本地生產總值百分比計算的財政儲備輕微下跌,如情況持續,香港的主權評級有被下調的壓力。長遠來說,我認為充足的財政儲備應包括能夠提供足夠資源,應付日常需要,同時可以應付因經濟周期回落、突發事件或社會結構轉變而帶來的財政壓力。
我在首份財政預算案曾經闡述公共理財原則。我會奉行審慎理財、量入為出的原則。在制訂預算案時,我會堅守社會承擔、可持續性和務實三個信念。我們須要善用儲備,在經濟好景時,我們與市民一起分享經濟成果。在金融危機期間,我們會採取反周期策略,但復蘇初期,我們應鞏固發展根基,同時關顧一時未能跟上的市民。雖然現時香港經濟復蘇,但我認為,在處理公共財政時,應具有一定的危機感,隨著環球經濟全球化的趨勢明顯,我們更須要居安思危,以前瞻性的眼光看待問題。

2011年2月13日


2011年2月12日星期六

2011.02.11 Part2[解車公籤,追思社民連,略談辛亥]

解車公籤,追思社民連,略談辛亥

2011年02月11日
主持:蕭若元,譚志強,慢必,靳民知,阿偉,慢必,Tommy


十一簽.中簽
   威人威威不是威,只當著力有箴規;
   白登曾起高皇閣,終被張良守舊圍。
解曰:凡事守舊.求財遂意.自身得運.婚姻不合.
斷曰:家宅門面風光.占病似好非好.自身循規蹈矩.出入平平.婚姻且慢.
   求財無.
   恃勢凌人.缺德不改.其所擁有.必被取代.
自身:要謹慎  財運:可得小利 訴訟:不宜魯莽
行人:仍未動身 生育:要產後調理出行:不宜遠行
事業:獨資較佳 姻緣:時機未到 家宅:家宅平安
搬遷:不宜   疾病:小心突發性疾病

RTHK節目,
政壇新秀訓練班,
為各政黨求簽,
結果如下:




社民連
七八簽.下簽
   尋春子弟過江山,進退不得半道難;
   峰高海闊崎嶇阻,望斷江河未得還。
解曰:凡事不安.
斷曰:家宅悲傷.占病拖延.自身悽慘.出入險阻.婚姻勿望.求財休想.
   尋吉得凶.前途艱難.欲返不能.祈神致生.
   妻近不賞.遠包二奶.凶險自招.防喪花街.
自身:不順   財運:恐會破財 訴訟:以和為貴
行人:在途中  生育:可得女孩 出行:有阻
事業:時機未到 姻緣:時機未到 家宅:小心口舌之爭
搬遷:不宜遠遷 疾病:暫未痊癒

民建聯
二一簽.中簽
   頃畝之田歲月深,祖宗創積到于今;
   勸君勿論多和少,寸土原來一寸金。
解曰:家宅興旺.自身平安.求財半遂.占病不妨.
斷曰:家宅小康.占病有祖蔭.自身守業.出入平平.婚姻姓名含田土者吉.
   求財知足.
   田土等不動產可買不可賣.
自身:修身行善 財運:需艱苦  訴訟:勝望較高
行人:在途中  生育:可得男孩 出行:皆宜
事業:守業為佳 姻緣:合意   家宅:興旺
搬遷:不宜遠遷 疾病:小心大病

自由黨
十九簽.中簽
   朱門雖富不如貧,取得黃金卻損身;
   但體石崇多積玉,何曾買得少年人。
解曰:貪心不可.家宅小吉.自身不吉.求財不大.
斷曰:家宅知足.占病貧吉富凶.自身惜光陰.出入低調.婚姻不合.求財散財.   保命.
   樂天知命.無求品高.為富不仁.其後必凶.
自身:勿貪心  財運:努力得小利訴訟:以和為貴
行人:仍未動身 生育:可得女孩 出行:不宜遠行
事業:守業為佳 姻緣:可能有危機家宅:小吉
搬遷:不宜   疾病:注意坐骨

民主黨
六九簽.中簽
   真似假時假似真,弄假成真那曉因;
   世人難識真和假,真假如何兩不分。
解曰:凡事不成.家宅平安.自身平平.求財半遂.
斷曰:家宅一遢糊塗.占病生死之間.自身夢中做人.出入東西不分.
   婚姻迷魂陣有.求財求金得鐵.
   糊里糊塗,認賊作父.沉香當柴,非醒不可.
自身:三思而後行財運:可有小利 訴訟:以和為貴
行人:未至   生育:有驚喜  出行:合宜
事業:守業為佳 姻緣:有待時機 家宅:平平
搬遷:不宜   疾病:小心飲食


公民黨
五七簽.上簽
   掠地收弓膽氣雄,衣冠脫罷志猶沖;
   小鬼邪魔皆拱伏,此時誰教與爭功。
解曰:百事亨通.自身得運.
斷曰:家宅喜慶.占病速痊.自身走運.出入平安.婚姻合.求財有.
   氣勢如虹.勢不盡使.
自身:得運   財運:可得豐利 訴訟:勝算大
行人:將至   生育:可得男孩 出行:遠方有利
事業:不宜合夥 姻緣:美滿姻緣 家宅:昌盛
搬遷:合宜   疾病:可痊癒




選民力量
  











五十簽.中簽

   困甚離家歲月長,失群孤雁正思量;
   馬牛不及終須及,縱事無方卻有方。
解曰:先難後易.家宅安吉.自身平安.求財大吉.
斷曰:家宅貧困.占病拖延.自身忍耐.出入不吉.婚姻不合,離異.求財莫問.
   離鄉別井.欲歸不得.畜牲不如.後有轉機.
自身:需多思考 財運:先苦後甜 訴訟:可有和解之機
行人:未動身  生育:注意調理 出行:在途中
事業:成功在望 姻緣:不宜急進 家宅:平安大吉
搬遷:遠居不宜 疾病:可痊癒

2011.02.11 Part1[蕭生新春回歸,埃及最新局勢,明天到中國?]

蕭生新春回歸,埃及最新局勢,明天到中國?

2011年02月11日
主持:蕭若元,譚志強,慢必,靳民知,阿偉,慢必,Tom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