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0日星期三

2011.03.30Part2[擊潰地產霸權,鄧光榮,日本核危機,利比亞局勢,辛亥革命有趣事-洪門革命史]

擊潰地產霸權,鄧光榮,日本核危機,利比亞局勢,辛亥革命有趣事-洪門革命史

2011年03月30日
主持:蕭若元,慢必,一樹

台山黃三德:洪門革命史
http://www.chen-jiongming.com/WenZi/ZuanZu/HongMen/hongmen.htm

2011.03.30Part1[向mazy致哀,評民主黨跳海,美孚屏風樓,周大褔門口示威]

向mazy致哀,評民主黨跳海,美孚屏風樓,周大褔門口示威

 2011年03月30日
主持:蕭若元,慢必,一樹


香港獨立媒體:美孚調查系列一:看清地產商如何「偷竊」剩餘地積比
http://goo.gl/wWu56

2011年3月28日星期一

2011年3月25日星期五

2011年3月23日星期三

2011.03.23Part2[蕭生新片三條橋,關愛基金派錢新移民,蕭生訓練班,你若無情我便休]

蕭生新片三條橋,關愛基金派錢新移民,蕭生訓練班,你若無情我便休

2011年03月23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一樹,Swana,劉嗡,馬草泥


你若無情我便休

你若無情我便休,海誓山盟終不留。
寂寞銀箏弦斷處,傷心玉燭淚清流。

月影寒光照小樓,你若無情我便休
鴛鴦尚懂纏綿意,浪子爭知別離愁。

落葉輕薄逐水浪,楊花隨處寄溫柔。
從來只有新人笑,你若無情我便休

你若無情我便休,往事如昨易白頭。
把酒千杯平日月,吟詩百首度春秋.


轆轤體詩,出於文人的巧思,屬於文字遊戲的範圍。
作轆轤體的人須作律詩五首,五言或七言均可,將第一首起韻的第一全句,分別置於其他四首押韻的四個位置中,在第二首為第二句,第三首為第四句,第四首為第六句,第五首為末句。即第一首首句與第五首末句相同。五首詩的韻節如轆轤旋轉而下,所以叫轆轤體。
另有一種詩的用韻方法叫轆轤格,也稱轆轤韻,與此不同。詩人玉屑引湘素雜記:「鄭谷與僧齊已、黃損等共定今體詩格云:凡詩用韻有數格,一曰葫蘆,一曰轆轤,一曰進退。葫蘆韻者先二後四;轆轤韻者雙出雙入;進退韻者一進一退,失此則謬。」文體明辨雜韻詩:「二曰轆轤韻,雙出雙入,每隔二句用韻者是也。」詩評:「單轆轤韻者,單出單入,兩句換韻;雙轆轤韻者,雙出雙入,四句換韻。」詩人玉屑在進退格的引例中,有子蒼近體詩一首,凡四韻,一、三兩韻押虞韻,二、四兩韻押魚韻,一虞一魚,相間遞押,所謂一進一退也。而轆轤韻者,雙出雙入,即律詩第二第四句用甲韻,第六第八句用與甲韻可通的乙韻,如先用七虞,後用六魚等,雙出雙入,此起彼落,有似轆轤,故名。


2011.03.23Part1[3D玉蒲團試影會,商業電影六大元素]

3D玉蒲團試影會,商業電影六大元素

2011年03月23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一樹,Swana,劉嗡,馬草泥


視頻:《3D肉蒲團》即將各地上映 試映獲好評

2011年3月19日星期六

2011.03.18 Part2[QuTube救地球?利比亞禁飛區,何家爭產落幕,卡達菲宣佈停火]

QuTube救地球?利比亞禁飛區,何家爭產落幕,卡達菲宣佈停火

2011年03月18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長毛,劉嗡

2011年3月18日星期五

2011年3月16日星期三

2011.03.16Part2[對日本經濟的影響,批幸災樂禍論,利比亞內戰,股市波動,溫家寶「認同」人網]

對日本經濟的影響,批幸災樂禍論,利比亞內戰,股市波動,溫家寶「認同」人網

2011年03月16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一樹,劉嗡

2011.03.16Part1[港鐵河蟹3D玉蒲團,日本核危機最新事態,中國的核電大計]

港鐵河蟹3D玉蒲團,日本核危機最新事態,中國的核電大計

2011年03月16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一樹,劉嗡

2011年3月14日星期一

2011.03.14Part2[對日本經濟的影響,日本民族的由來,民主黨粗口破戒,溫家寶今早的發言,週六開放日,如何打倒地產霸權]

對日本經濟的影響,日本民族的由來,民主黨粗口破戒,溫家寶今早的發言,週六開放日,如何打倒地產霸權

2011年03月14日
主持:蕭若元,慢必,靳民知

2011.03.14Part1[日本東北外海九級大地震,日本的民族紀律,核電災難的陰影]

日本東北外海九級大地震,日本的民族紀律,核電災難的陰影

2011年03月14日
主持:蕭若元,慢必,靳民知

2011年3月11日星期五

2011.03.11 Part2[週日示威的問題,武力與暴力的決擇,對應預算案的策略]

週日示威的問題,武力與暴力的決擇,對應預算案的策略

2011年03月11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長毛,一樹,Swana,劉嗡,馬草泥

2011.03.11 Part1[日本8.8級大地震,關東大地震,操弄地域矛盾危險]

日本8.8級大地震,關東大地震,操弄地域矛盾危險

2011年03月11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長毛,一樹,Swana,劉嗡,馬草泥

2011年3月9日星期三

2011.03.09Part2[民主黨想搞反預算示威,人民力量應否搞反示威?泛民大亂誰主浮沈?紅學流派]

民主黨想搞反預算示威,人民力量應否搞反示威?泛民大亂誰主浮沈?紅學流派

2011年03月09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袁彌明

2011.03.09Part1[泛民寶擊否決臨時撥款,泛民的三大訢求,如何解決高地價問題?]

泛民寶擊否決臨時撥款,泛民的三大訢求,如何解決高地價問題?

2011年03月09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袁彌明

致李永達的公開信


居屋?? 置安心??

近日的話題, 由財爺派糖轉移到房屋政策問題.
民主達房屋政策勇士李永達又繼八萬五的建議良方後, 舊瓶新酒, 要求復建居屋. 建議從勾地表中, 將何文田, 將軍澳, 沙田數幅地皮興建一萬個居屋單位, 以解燃眉之急.

李先生為香港首屈一指的政客, 為民請命之餘, 亦為自己的日漸告急的選情加加油.

李生生謂”市民上車聲音不斷”, 所以復建居屋有其逼切性. 作為市民, 作為一個要上車的人, 是否按其指揮棒而舞得團團轉??

筆者嘗試看看, 居屋與置安心, 那個政策較適合上車人士??

居屋申請, 分綠表及白表, 即令政府改變其比例, 由過往的8:2 改為5:5, 上車人士只能佔居屋數量的一半左右. 而置安心計劃, 則所有單位全部以上車人士為對象, 是故, 數量上已有先天性的分野.

而在價格定位上, 魔鬼更在細節裡. 李生生提及的何文田, 將軍澳等地興建居屋, 以何文田為例, 即使建成, 以市價七成計算, 尺價動輒要7,000/呎以上. 如果以白表申請, 以其66萬的資產上限作為首期及其23,000/月的入息上限…. 根本申請不到銀行的按偈. 相反, 緣表並沒有受到資產及入息上限的規定… 是故, 地段越好的居屋, 價格越高, 只是越發對綠表的公屋富戶有利. 上車人士, 並未能受惠也. 李生的的建議, 項莊舞劍, 旨在沛公, 借上車者為名, 向公屋富戶獻媚, 除了是選舉考慮, 筆者己想不到任何理由解釋其建議.

李先生常在傳媒中發表, 不明白為何政府不興建居屋. 筆者作為一個小市民, 亦很難理解房屋事務發言人既然連這麼顯淺的道理都不明白. 奈何.

從歷史背景可知, 居屋的出現, 乃是為了讓公屋戶在得到政府福利資助後, 環境改善, 可以脫離這個房屋的福利網, 接軌市場的中轉站. 加上八十年代香港需要開發新市鎮, 亦借由這個政策來協助社區的發展.

居屋有其福利意味, 亦有其發展社區的責任. 時移世易, 過往新市鎮己經變成今日的成熟社區. 今天李先生所要求興建之居屋用地, 是否與居屋政策及其歷史使命相違背?? 作為一個房屋政策的發言人, 是否該多讀讀政策的發展歷史, 以免閉門造車, 貽笑街坊??
居屋在發展至後期, 己經發現了, 居屋市民在享受了地價七折支付的甜頭後, 並不願補回地價與政府, 迄至今香港居屋數量己達三十多萬, 但已補地價之居屋約只有五萬多個, 約佔16.66%., 即使政府為了活化居屋而由按偈政券公司推出新方案, 推出至今尚未有任何新的申請.

己經發現了居屋的興建將會進一步瑣死香港的資源, 李先生在要求政府再次興建居屋之前, 是否有任何良方可確保納稅人的錢能用得其所?? 為將香港的資源用得更有效率?? 且讓大家看看你這位房屋政策發言人功力有多高, 並不如外傳的尸位素餐.

李先生, 上不了車並不可怕, 香港未見有大量的人口露宿街頭. 但胡亂的房屋政策建議, 對未有經驗的上車人士, 可能是影響其一生最重大的決定; 怪不得多年來李先生只將精力放在反對上, 原來, 一提出政策建議, 便會露饀了.

2011年3月7日星期一

2011年3月5日星期六

2011.03.04 Part2[再分析衝擊特首行動,對民意不敏感的公民黨,全民退保的問題]

再分析衝擊特首行動,對民意不敏感的公民黨,全民退保的問題

2011年03月04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長毛,一樹,Swana

2011.03.04 Part1[立法會本地立法,司徒華忠實的繼承人,民主黨的本質]

立法會本地立法,司徒華忠實的繼承人,民主黨的本質

2011年03月04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長毛,一樹,Swana

2011年3月2日星期三

2011.03.02 Part2[社記"襲擊"特首,政治暴力的原則,利比亞驅民以戰不持久,時建鋒路費案,炒家的功用,樓價太高]

社記"襲擊"特首,政治暴力的原則,利比亞驅民以戰不持久,時建鋒路費案,炒家的功用,樓價太高

2011年03月02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



《非暴力抗爭——一種更強大的力量》
(A Force More Powerful: A Century of Nonviolent Conflict)
http://www.cp1897.com.hk/product_info.php?BookId=9576078725
http://www.aforcemorepowerful.org

幾本研究非暴力的書
http://www.aeinstein.org/organizations812a.html

馮夢龍 智囊 兵智部 卷二十二 制勝 孫臏
述評
唐太宗嘗言:「自少經略四方,頗知用兵之要,每觀敵陣,則知其強弱。常以吾弱當其強,強當其弱。彼乘吾弱,奔逐不過數百步;吾乘其弱,必出其陣後,反而擊之,無不潰敗。」 蓋用孫子之術也。


時建鋒偷逃過路費案
http://roll.news.sina.com.cn/s_ttglf_all/index.shtml

2011.03.02 Part1[還富於民,初步勝利,下一仗付入息稅、反企業壟斷:泛民仍在夢中,恥笑反派錢論]

還富於民,初步勝利,下一仗付入息稅、反企業壟斷:泛民仍在夢中,恥笑反派錢論

2011年03月02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

2009.02.18 Part1[給曾俊華的公開信,周顯介紹新書,澳門拒記者入境]
http://shiushiupod.blogspot.com/2009/02/20090218-part1.html




全民爭產
李兆富- 壹週刊 (另壹角度, A006, 03/02/2011)
「華人富戶,窮盡一生心力,賺盡人間財富,到頭來,又不是害子孫親友出賣靈魂?個個千金公子,就算爭不到大份的身家,恐怕也不用為生活愁吧,為什麼要如此丟人現眼?難道是貪戀世間財的報應嗎?」
遺囑案、風水情人、借肚三胎兒、四房羅生門,見證了香港殖民年代最輝煌一刻的巨賈,逐一步入天年壽數之極,大戶人家的爭產怪相,恐怕陸續有來。畢竟,除非是得道真人,富豪也好,其他凡夫俗子也好,一樣難逃貪嗔痴三毒。天文數字的誘惑,自然惹來漫天流言,因果迷亂。
據說,外國富翁畢菲特曾講過,留下來的錢,足以讓子孫覺得口袋充實,可以盡情去完成自己的理想,但金額又不能多,免得縱容他們終日無所事事(enough money so that they would feel they could do anything, but not so much that they would do nothing)。
究竟錢多少才夠,是主觀問題,難有標準答案。有些人,每天一萬元零用錢,已經覺得心滿意足。不過,亦有些人,手上無論有多少錢,感覺都永遠不踏實。其實,財政上沒有後顧之憂,跟一個人有沒有理想,根本沒有必然關係。敗家與否,祖蔭還是其次。說到底,當價值觀被扭曲,富二代也好,三餐不繼的尋常百姓也好,一樣會心存僥倖。
絕大多數的香港人,雖然沒有富豪祖蔭,但有個坐擁大額盈餘的特區政府。「哎呀,這個政府有這麼多錢都不花,對不起市民啊!」自命基層代表的知識分子,固然指摘特區政府是守財奴,不過,富二代指揮的富貴黨,原來才是最明目張膽要政府分身家。 太陽之下無新事,有錢無錢,有權無權,都成為敗家仔女的代言人。
「將庫房的錢還給納稅人,有什麼不妥?」政客若是真心要政府按市民繳交的稅款,原錢奉還,我舉腳支持。不過,派錢也好,派糖也好,向來都是叫得最大聲,聲音最淒厲的拿最大份。我們這些要為口奔馳的納稅人,又怎會有閒情逸致去抗議示威拉橫額?最終,錢往哪裡去,還用說明嗎?再者,政府收入的一大部分來自地產,難道香港每個業主都可以按地價回贈「通脹花紅」嗎?
「你說花紅就對了。就當特區政府是間公司,累積盈餘,派點股息不好嗎?」每年要供股,股東又沒有完整的投票權,董事局卻盡是管理層的小圈子自己人,每天都有關連人士交易,如果特區政府是家公司,你會覺得派息要緊,還是整頓管治要緊?
錢到光棍手,一去無回頭。其實,特區的納稅人,卑微的願望是政府只要一天仍然有財政盈餘,就應該暫時停止徵收入息稅。不是退稅,不是減稅,而是根據《基本法》一零七條的精神,在沒有需要的時候,便不徵收個人入息稅。就算要讓稅局冗員有事做,大不了要市民照樣報稅,錢不用交就是了。這樣做不但公平,也正如畢菲特所講,可以令香港人感到口袋充實,卻又不會不事生產,對嗎?

(李兆富- 時事財經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

大明燈 - 孫柏文
我對預算案的強烈要求! (2011年02月23日)

今日又到特區派業績,即財政司長宣布佢份政府嘅財政預算案。多唔講,孫柏文今日將會抽水議員上身,列出我嘅「強烈要求」!
第一,一定要保衛我哋香港人嘅財政儲備。你話量入為出好,定係審慎理財都好,我哋香港都仲可以叫西環及北京啲「暗示」bugger off,都係因為我哋嘅財政儲備。香港大吉利是有乜大件事,都可以自救。
睇吓前英國殖民地嘅愛爾蘭共和國,當年趕走英國人爭取自主權時,要流幾多血?點知一冇錢,就即刻連自主權中最基本嘅稅收及開支,都要新宗主歐盟決定。真係個個當年為自主權捐軀嘅愛爾蘭烈士,依家肯定死不瞑目。
近啲嘅可以睇番我哋特區嘅中信泰富(267)。當年英明神武咁買咗澳元accumulator,仲要係如果可以揸到今日會贏錢嘅合約,因為當時個底唔夠厚,要向北京嗌救命。北京當然救你呢個香港同胞,不過,中信泰富啲單位領導就全面換晒京人,港人全被叮走。小心昨日泰富,成他朝香港。
我見到有一個叫「人民力量」嘅組織,由銀河艦隊(Galacticos)「黃(毓民)馬(草泥)」領導,要求政府每港人派一萬蚊。之前佢哋話民主黨支持政改,唔夠 「堅定」,所以要狙擊佢哋,「人民力量」選舉時冇得贏都要拖垮你民主黨。咁就令人話有「合理懷疑」佢哋其實係想結束港人治港嘅人,派來做無間道。
之前我都唔信,不過一聽到佢哋為「民生派錢」,仲要係李嘉誠都有嗰隻,咁割去防京治港嘅最大盾牌,即我哋嘅儲備。真係唔信佢哋冇後台都好難。
第二,就係啲人成日講嘅「貧富懸殊」。香港人嬲嘅唔係有有錢人同窮人,嬲嘅係有特權階級。而最令人氣憤嘅就係教育。咁啲「好心人」引進無壓力嘅無公開試世界,令BB入邊間playgroup,成為小朋友到中學畢業最重要嘅一環。你估係有錢人著數,定係窮人著數呢?咁唔通會好公平咩?
到大學,就有班本地學棍挾學生以令撥款,學生出4萬元,政府再出25萬元被佢哋整啲攞綜援嘅碩士。有錢人嘅小朋友?走咗好耐啦!所以政府應該將每學生嘅25萬元補貼,跟住學生走。咁啲學生就不知有幾多內地大學可以去嘞,仲可以達成我哋真愛國派想見嘅後生仔女認識祖國。
不過,當政府推呢個「大學草根逃生門」方案的話,一定有好多本地大學嘅學棍、PR等,都話唔可以,話搞大學不單是為教學生咁簡單嘅(雖然我交稅俾政府支持教育,真係好天真咁諗係純粹為學生)。有啲甚至會取巧話搞吓student exchange就得啦。
一句到尾,若政府今宣布,每學生補貼25萬元出國、返內地讀大學嘅話,大家仲使怕生仔?孫柏文今晚就去搵個老婆幫我一齊繁殖下一代香港人!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官員親手埋下政策炸彈

2011年03月02日
「不見棺材不流眼淚」這句俗話,應用在剛發表財政預算案的曾俊華司長身上,最貼切不過。如果不是民情洶湧,如果不是怨聲載道,如果不是洋紫荊革命箭在弦上,如果不是連警察公務員都威脅上街,如果不是連唯命是從的建制派議員都強烈不滿,預算案發表以來一直厚顏兼口硬,自我感覺良好堅持毋須修改的曾俊華,會低頭讓步,承諾「可以作出一些改善」嗎?

所謂紓困各界罵聲四

曾蔭權挾頂峯民望上台,但幾年下來,政策質素卻一天比一天倒退。整個曾班子三司十二局團隊,活像派駐伊拉克阿富汗的拆彈專家,每天都疲於奔命的到處拆彈。看過奧斯卡得獎電影《拆彈雄心》的觀眾可能會對這一幕仍有印象:專家趕到現場,在沙土下找到炸彈,用力一拉,發現電線向四方八面延伸,與十多個炸彈相連,此情此景,連觀眾都看得心跳加速冷汗直冒。不同的是,伊拉克阿富汗的炸彈是敵人放置的,但香港特別行政區環環相扣數之不盡的政策炸彈,卻由司長局長親手埋下,然後自己引爆。
特區政府坐擁七百多億元盈餘,六千億元財政儲備,超過一萬億元可動用的巨額財富,羨煞不少先進經濟體,更將鄰近國家和地區財政狀況,全比下去。本來,錢多好辦事,只要稍稍動動腦筋,如何運用這筆儲備,紓緩積存已久的深層次矛盾,諸如:日趨惡化的貧富懸殊,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超長時間輪候老人院舍,公立醫療擁擠爆棚……等等問題。但曾俊華偏偏不走正路,選擇用派錢的方法來博取掌聲。因為自大狂妄剛愎自用的精英心態,竟然選擇注資人神共憤的強積金,不分貧富,無論月入五千元還是五十萬元,都享有六千大元,打工皇帝毫不稀罕,但貧無立錐的低收入戶,卻可望而不可即,等到六十五歲,已被高昂的基金管理費蠶食淨盡。
如此這般的所謂紓困,上中下所有階層都罵聲四起,二百四十億元公帑不但未有掌聲回應,卻惹來噓聲四起烽火連天。港英時代訓練出來的精英政務官,決策品質竟然淪落至此,令人驚訝,只能搖頭嘆息。
幾千億儲備,過萬億財富,本來可以用在刀口上,長遠解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但曾俊華卻開壞了頭,派錢之議,激起民粹反應,鐵定無法收回,如何派才可平息眾怒?消息傳來,政府或會代供強積金,市民變相多了六千元使用,連長俸公務員都可受惠,又或退稅六千元給納稅人,用租金津貼或現金支助「N無人士」。問題又來了,不患寡而患不均,沒有強積金戶口,又沒有納稅的香港市民如何受惠?交高昂租金的中下層但又不是「N無人士」又會叫苦連天。公務員得長俸兼有六千元注資,可能又有人批評他們是雙重福利,政府在慷納稅人之慨。

讓解決矛盾的時機溜走

要求政府派錢的民粹激情,一經開始,無法停止。即使曾俊華真的讓步,今年算是過了關,上街的人少了,預算案得到通過了,不停要求派錢的爛攤子將留給下屆政府承受,澳門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錢派盡了,掌聲響起,政黨收貨,但解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的時機,也白白溜走,無可挽回。
吳志森
資深傳媒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