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0日星期三

2011.11.30Part2[種票風暴,又有見死不救,孔慶東的「萬黨專政」,學生會主席=有管治經驗?,新政之流派]

種票風暴,又有見死不救,孔慶東的「萬黨專政」,學生會主席=有管治經驗?,新政之流派

2011年11月30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馬草泥,一樹



孔慶東
http://zh.wikipedia.org/zh-hk/%E5%AD%94%E5%BA%86%E4%B8%9C



孔庆东:全国人民都应该起诉南方报系
http://v.news.163.com/video/2010/11/H/Q/V6LAUHGHQ.html



64 位教牧領袖聯署呼籲 考慮應否支持影音使團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69772&Pid=1&Version=0&Cid=145&Charset=big5_hkscs#.TtTUF7Gf36M.facebook



64 位教牧領袖聯署呼籲
考慮應否支持影音使團(11月29日消息)

【時代論壇訊】六十四位來自美國、加拿大、英國、澳洲、新加坡、台灣及本港的教牧信徒領袖,包括蕭壽華及陳恩明等,於十一月廿九日發出一封公開聯署信,就影音使團(下稱使團)聲稱的方舟事工,呼籲眾信徒在使團未公開所有證據、公開方舟遺址地點讓考古學界進行鑑別、以及尊重理性對話之前,考慮應否繼續支持該使團的相關活動和籌款,及應否協助在堂會內發放其刊物和宣傳相關消息。

聯署人呼籲眾信徒加入聯署,有意聯署者可把姓名及職銜電郵至info@arkwhy.org,並註明「參與聯署」。

該聯署信指出,自二○○四年起,使團不斷以「發現方舟」作噱頭來舉行佈道會和拍攝電影,令他們憂心在未經確切核實之前便以此為號召,會有扭曲事實和取巧之嫌,對教會的誠信和慕道者造成傷害。

信中又指使團縱然面對教內愈來愈多的批評,但卻於十一月七日出版《號外》,點名指摘教內的質疑者造謠抹黑他們;另亦不斷強調批評者未曾到訪過報稱的方舟遺址,或辯稱他們已將證據陳列在電影中,著質疑者先看過電影才作批評。

聯署人亦關心到信徒捐獻的問題。在聯署信中,他們指使團在方舟事工上每年自各地信徒籌得大量捐款,但考古支出方面卻未能向普遍教會群體和公眾交待令人滿意的財務報告,但仍不斷向信徒募捐,並以發現方舟為名舉辦各類活動,手法並不恰當。

有關聯署全文如下:

親愛的主內同道:

我們懷著沉重的心情,要跟各位主裡兄姊談一談影音使團這幾年對外高調宣稱發現挪亞方舟一事。

我們欣賞該使團過去在福音事工上的貢獻,但留意到2004年起,他們事工的重心便漸漸偏移去考古發掘方舟。從2004年起,該使團便不斷以「發現方舟」作噱頭來舉行佈道會和拍攝電影,但我們憂心在未經確切核實之前便以此為號召,會有扭曲事實和取巧之嫌,對教會的誠信和慕道者造成傷害。事實上,他們已在三處不同地點聲稱發現過方舟遺骸,卻不肯公開據稱是方舟遺址的地點,以致其他考古學者根本無法核實他們的宣稱。該使團至今未有按考古學的嚴謹治學態度處事。最近一次發現七個空間的木結構後,即以新聞發佈會方式公佈他們的發現有99.9%可能是方舟,但隨後又改稱90%,甚為兒戲。

2010年相繼有香港和北美的華人教牧和領袖,甚至基督徒科學家和地質學者,先後質疑該使團的考古聲稱,可惜該使團未有提出令普遍教會群體和公眾信服的證據來回應考古疑點,只不斷強調批評者未曾到訪過報稱的方舟遺址,或辯稱他們已將證據陳列在電影中,着質疑者先看過電影才作批評。面對教內愈來愈多的批評,該使團最近在十一月七日出版《號外》,點名指摘教內的質疑者造謠抹黑他們。

影音使團在方舟事工上,每年自各地信徒籌得大量捐款,但考古支出方面,卻未能向普遍教會群體和公眾交待令人滿意的財務報告。姑勿論木結構是否挪亞方舟,影音使團在未經學術界公開核實前便到處張揚,不斷向信徒募捐,並以發現方舟為名舉辦各類活動,手法並不恰當。

我們敦請大家採取審慎的態度,不必急於對木結構作出最終判斷,在影音使團公開所有證據、公開方舟遺址地點讓考古學界進行鑑別、以及尊重理性對話之前,鄭重考慮應否繼續支持該使團方舟相關的活動和籌款,和應否協助在堂會內發放其刊物和宣傳相關消息?

我們既然蒙召為教會守望,建立聖潔的國度,以真理和誠實傳揚福音,這審慎態度就是我們應有的負責任態度。

祝 事主得力!主恩常偕!
日期: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廿九日

聯署人:

聯署人

職銜/介紹

所在地

梁斐生 前加拿大國防部科技專家 加拿大
朱偉光 加和會主席 加拿大
梁定仁 曾任澳洲影音使團董事 澳洲
賴若瀚 聖言資源中心會長 美國
溫以諾 Western Seminary西方神學院教授 美國
丘放河 神學院院長 美國
謝挺 正道福音神學院 美國
梁潔瓊 北美中華福音神學院院長 美國
John Byron Ashland Seminary 美國
羅天虹 退休生物學教授, 藥物科技資訊分析專家 美國
邱清萍 美國中信事工專員及作家 美國
林修榮 理財顧問 美國
陳崇基 北美華人教會牧師 美國
張國棟 聖克勞特州立大學兼職講師 美國
曾思瀚 神學院教授 美國/香港
沈立德 新加坡神學院教授 新加坡
孫寶玲 神學院院長 新加坡
吳獻章 中華福音神學院教授 台灣
陳冠賢 中華信義神學院儲備師資 台灣
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香港
鄺炳釗 建道神學院駐院學者 香港
龔立人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教授 香港
李耀全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 香港
陳家富 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講師 香港
江丕盛 香港浸會大學宗哲系教授 香港
關啟文 香港浸會大學宗哲系副教授 香港
葉敬德 香港浸會大學校牧 香港
王培基 神學院圖書館館長, 地方堂會義務顧問 香港
區建銘 信義宗神學院教授 香港
袁蕙文 信義宗神學院教授 香港
蔡定邦 信義宗神學院教授 香港
陳廣培 中國宣道神學院研究部主任 香港
鄭順佳 中國神學研究院副教授 香港
雷競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香港
李適清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香港
鍾樹森 羡智領袖學院副院長 香港
李少秋 伯特利神學院教授 香港
趙崇明 香港神學院講師 香港
張祥志 神學院講師 香港
黃啟泰 神學院教授 香港
區秉中 神學院助理講師 香港
黃德光 夏華達研道中心同工 香港
任志強 神學與媒體跨學科研究學者 香港
陳恩明 香港地方堂會顧問牧師,佈道者 香港
馬保羅 啟田浸信會主任牧師 香港
蕭壽華 香港地方堂會主任牧師 香港
陳劍雲 香港地方堂會牧師 香港
譚溢泉 香港地方堂會牧師 香港
盧智榮 香港地方堂會傳道 香港
黃勤豐 香港地方堂會傳道 香港
關俊宇 香港地方堂會傳道 香港
黃順成 香港地方堂會傳道 香港
高國雄 香港地方堂會傳道 香港
張崇德 歌手 香港
劉美娟 藝人 香港
王礽福 香港教會組織同工,文字工作者 香港
楊家駿 出版業從業員 香港
蔡志森 明光社總幹事 香港
陳永浩 香港大學地理系部分時間講師 香港
鄺偉志 香港佈道機構同工 香港
麥沛泉 香港社關機構同工 香港
何善斌 聖經研究博士候選人 香港
楊子聰 新興宗教關注小組召集人 香港
俞真 基督教新媒體專欄作者 香港

(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每日快拍,2011.11.29)

2011.11.30Part1[花園街大火,唐梁的公關對策,跑馬仔的深層意義,大火背後的房屋問題]

花園街大火,唐梁的公關對策,跑馬仔的深層意義,大火背後的房屋問題

2011年11月30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馬草泥,一樹

2011年11月28日星期一

2011.11.28Part2[誰支持CY,教路唐英年,美勢力重返亞洲,敘利亞局勢,超光速中微子]

誰支持CY,教路唐英年,美勢力重返亞洲,敘利亞局勢,超光速中微子

2011年11月28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慢必



OurRadio神秘之夜 2011年10月01日
主持人:林紀陶、梁錦祥
嘉賓:陳志宏博士
內容簡介:回到未來
http://www.ourradio.hk/page/programs/mystery_science_adventures/mnoor/2011/1001/4914.html

2011.11.28Part1[豬狼埋位,如何回答「你好蠢?」,評CY參選大會,紮腳之謎,董皇朝復辟]

豬狼埋位,如何回答「你好蠢?」,評CY參選大會,紮腳之謎,董皇朝復辟


2011年11月28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慢必

2011年11月25日星期五

2011.11.25Part2[種票越揭越多,哭泣的藝術,強力恥笑方舟,唐英年的皇牌-任志剛?,<楊門女將>不落畫之謎]

種票越揭越多,哭泣的藝術,強力恥笑方舟,唐英年的皇牌-任志剛?,<楊門女將>不落畫之謎

2011年11月25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慢必




2011.11.25Part1[歐羅問題未解決,皇上蒙塵?,網上補習,梁家永的解釋,RTHK的前途]

歐羅問題未解決,皇上蒙塵?,網上補習,梁家永的解釋,RTHK的前途

2011年11月25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慢必





2011年11月23日星期三

2011年11月21日星期一

2011.11.21Part2[除夕放煙花流產?,美警方打壓佔領運動,金絲楠木狂熱,特首備選人的財團背景]

除夕放煙花流產?,美警方打壓佔領運動,金絲楠木狂熱,特首備選人的財團背景

2011年11月21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慢必


2011.11.21Part1[早朝天下試播,年宵企劃,人力集思會,種票,梁振英弱點,論楊門女將,海外醫生合格率]

早朝天下試播,年宵企劃,人力集思會,種票,梁振英弱點,論楊門女將,海外醫生合格率

2011年11月21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慢必

2011年11月18日星期五

2011.11.18Part2[飯盒會改名不成,人力的抗爭理據及底線,Ava的新碟,遊說的藝術,蕭生ipad慘案上動新聞,東莞工潮,顧炎武日知錄]

飯盒會改名不成,人力的抗爭理據及底線,Ava的新碟,遊說的藝術,蕭生ipad慘案上動新聞,東莞工潮,顧炎武日知錄

2011年11月18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馬草泥

2011.11.18Part1[不忠之劫的劇本,商業片的電話口語言,那些年三兄弟,食力簡罪成,教路唐英年,方舟笑話]

不忠之劫的劇本,商業片的電話口語言,那些年三兄弟,食力簡罪成,教路唐英年,方舟笑話

2011年11月18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馬草泥

2011年11月16日星期三

2011.11.16Part2[歐債危機來了,澳門派七千,艾未未,孔子和平獎,美國復興]

歐債危機來了,澳門派七千,艾未未,孔子和平獎,美國復興

2011年11月16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劉嗡,Swana




The 'Shale Gas Revolution': Hype and Reality
By The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Chatham House) Published
http://europeangashub.com/upload/extra_files/force_download.php?file=attach_82.pdf

Shale Gas Revolution
By DAVID BROOKS
Published: November 3, 2011
http://www.nytimes.com/2011/11/04/opinion/brooks-the-shale-gas-revolution.html





2011.11.16Part1[劉嗡回歸,星島系全面向CY開火,唐英年炒公關]

劉嗡回歸,星島系全面向CY開火,唐英年炒公關

2011年11月16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劉嗡,Swana

2011年11月14日星期一

2011.11.14Part2[人網節目預告,大陸亂象,引入海外醫生問題,急凍奇俠大計]

人網節目預告,大陸亂象,引入海外醫生問題,急凍奇俠大計

2011年11月14日
主持:蕭若元,慢必,Mark,于飛

2011.11.14Part1[黎明選委碰釘,準特首交鋒,英年再出醜,振英選特首搏翻身,范太退選,年青人選超級區議員,泛民割蓆]

黎明選委碰釘,準特首交鋒,英年再出醜,振英選特首搏翻身,范太退選,年青人選超級區議員,泛民割蓆

2011年11月14日
主持:蕭若元,慢必,Mark,于飛

2011年11月11日星期五

2011.11.11Part2[問梁家傑,海明威的格言]

問梁家傑,海明威的格言

2011年11月11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馬草泥,一樹


2006.06.15 Part1 [...,人生的意義,處理情緒 ]
http://shiushiupod.blogspot.com/2006/06/20060615-part1-vs.html


One of the most beautiful and frequently quoted examples of Hemingway’s style is the opening paragraph of A Farewell to Arms:
In the late summer of that year we lived in a house in a village that looked across the river and the plain to the mountains. In the bed of the river there were pebbles and boulders, dry and white in the sun, and the water was clear and swiftly moving and blue in the channels. Troops went by the house and down the road and the dust they raised powdered the leaves of the trees. The trunks of the trees too were dusty and the leaves fell early that year and we saw the troops marching along the road and the dust rising and leaves, stirred by the breeze, falling and the soldiers marching and afterward the road bare and white except for the leaves.

A Farewell to Arms, ch. 34
But we were never lonely and never afraid when we were together. I know that the night is not the same as the day: that all things are different, that the things of the night cannot be explained in the day, because they do not then exist, and the night can be a dreadful time for lonely people once their loneliness has started. But with Catherine there was almost no difference in the night except that it was an even better time. If people bring so much courage to this world the world has to kill them to break them, so of course it kills them. The world breaks every one and afterward many are strong at the broken places. But those that will not break it kills. It kills the very good and the very gentle and the very brave impartially. If you are none of these you can be sure it will kill you too but there will be no special hurry.

A Farewell to Arms, ch. 41
“Once in camp I put a log on a fire and it was full of ants. As it commenced to burn, the ants swarmed out and went first toward the center where the fire was; then turned back and ran toward the end. When there were enough on the end they fell off into the fire. Some got out, their bodies burnt and flattened, and went off not knowing where they were going. But most of them went toward the fire and then back toward the end and swarmed on the cool end and finally fell off into the fire. I remember thinking at the time that it was the end of the world and a splendid chance to be a messiah and lift the log off the fire and throw it out where the ants could get off onto the ground. But I did not do anything but throw a tin cup of water on the log, so that I would have the cup empty to put whiskey in before I added water to it. I think the cup of water on the burning log only steamed the ants.”




Shakespeare's King Lear
Act 4, scene 1, 32–37
Gloucester:
I' th' last night's storm I such a fellow saw,
Which made me think a man a worm. My son
Came then into my mind, and yet my mind
Was then scarce friends with him. I have heard more
since.
As flies to wanton boys are we to th' gods,
They kill us for their sport.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a poem
(No man is an island) by John Donne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ach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or of thine own
Or of thine friend's were.
Each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For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Therefore, send not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These famous words by John Donne were not originally written as a poem - the passage is taken from the 1624 Meditation 17, from Devotions Upon Emergent Occasions and is prose. The words of the original passage are as follows:

John Donne
Meditation 17
Devotions upon Emergent Occasions
"No man is an iland, intire of it selfe; every man is a pe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e; if a clod be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e,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ie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nor of thy friends or of thine owne were;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e; 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2011.11.11Part1[人民力量的下一步,2012立法會選舉初探,問梁家傑]

人民力量的下一步,2012立法會選舉初探,問梁家傑

2011年11月11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馬草泥,一樹

2011年11月9日星期三

2011.11.09Part2[種票解謎,人民力量面對的三個問題]

種票解謎,人民力量面對的三個問題


2011年11月09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馬草泥,一樹



銜石成癡絕,滄波萬里愁; 孤飛終不倦,羞逐海鷗浮。
詫紫嫣紅色,從知渲染難; 他時好花發,認取血痕斑。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留得心魂在,殘軀付劫灰; 青磷光不滅,夜夜照燕台。
——汪兆銘,1910年於獄中

2011.11.09Part1[許冠英突辭世,歐債與CDS,論得罪人,分析票債票償失敗因由]

許冠英突辭世,歐債與CDS,論得罪人,分析票債票償失敗因由


2011年11月09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馬草泥,一樹


一個集集聽蕭生既cd-rom既心聲

小弟係一個cd-rom, 好少出聲, 不過聽完琴日既蕭生節目, 真係有野好想講

首先, 今次區選, 係徹底失敗, 唔係講議席, 係講人數, 大部份得票都唔多過500, 當然冇地區實積係關鍵, 但亦同時睇到人網既coverage根本係好少, 蕭生琴日仲話下年立法局有幾多席, 唔好玩啦, 乜真係認為求其搵條友去選都會嬴???

新一代中, 醫生就膠到冇朋友, 日日係facebook J 就以為自己好多人支持, 又講埋晒d膠論, 馬仔有知名度但論述欠奉, 形象差, 主席就同馬仔相反, 論述好但冇知名度, 雨陽太貴公子feel, ceo算係最好, 但都真係差少少, 蕭生唔係諗住掛人民力量/人網個名, 佢地可以選到呀?? 會唔會太大言不慚呢???

對於人民力量既走向, 小弟也想講幾句, 大舊得300票己經反映香港人唔buy呢一套, 公義冇錯係要伸張但人民力量真係要定返個方向, 外傭事件已係一例, 一句講晒支持維護司法獨立反對釋法已經講完, 又要講到香港人歧視, 反過來話香港人, 好似皇上既立埸其實己經足夠 ,定一個切實既目標, 唔好成日side track晒d議題啦

蕭生同毓民以樹敵為樂既性格, 其實都係一個失敗既原因, 社記分裂, 以一個民主既投票d黨員撐阿陶多, 輸左離開咪好囉, 何必日吊夜吊, 蕭生都講過, 要將反對政改既團結一政, 但有毓民就做唔到呢件事, 有時為左一個更大既目標, 有d私怨係要放低, 當然肥佬黎既唔駛講, 冇空間讓步, 但其他人, 何必樹敵為樂呢? 蕭生收購高登, 冇所謂, 但又駛唔駛財大氣粗叫d小朋友夾錢, 笑d小朋友俾唔起錢呢??? 搞到更多人憎人民力量呢??? 當然, 人民力量同蕭生冇關係, 整死佢都冇話唔得, 但有心支持既就唔好咁啦, 一次高登事件蕭生你拎多幾M出黎搞早晨節目都補唔返

另外也為其他網友講幾句, 毓民版主亂ban人係人都知, 蕭生一句0個度係獨立版區就唔理, 毓民又話唔關我事, 你地兩個係咁就唔該你地唔好話長毛唔理佢d手下唱衰毓民, 係黃毓民政評亂ban人你毓民唔出聲就等於長毛話自已無權管自已d下屬一樣, 不負責任, 人網管理也是一樣

星期一同d經理食飯, 講到選舉, 佢講左一句幾有趣既說話, 如果有人有董健華既胸襟, 梁錦松既組織力, 黃毓民既感染力, 咁香港就會有希望有民主, 也許係一種幻想, 但我也期望會有這一個人出現

ps. 如果大家認為我係5毛既, 請自便, 我阻唔到你地j, 但如果連呢個post都要俾人move去唔知邊到, 咁人網一眾管理層, 真係........

2011年11月7日星期一

2011.11.07Part2[區選後檢討]

區選後檢討

2011年11月07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慢必,林雨陽,Mark

[不發表的文章] 那些年,我們一起聽過的黃毓民:香港政治傳訊的迷思
by 沈旭暉 on Monday, November 7, 2011 at 2:10pm
黃教授:

區選前,因為對選舉的不同意見,你在網絡平台,以「投共」猛烈批評林輝和陳景輝等青年朋友,理據是林輝的工作單位Roundtable接受前特首特別顧問葉國華先生的捐款,「論證」過程之粗口含量,雙方似是殺父仇人,即便我等對之習以為常,亦覺詫異。此前,閣下亦曾多次以不學無術等理由,點名批評不同與你立場出現分歧的青年學者為「蛋頭學棍」;其他就區選期間對民主黨等的人身攻擊,一葉知秋。我並非這類節目的聽眾,一般不會評論本土政治,基於從小對教授的敬重,你以往說我可當副局長也好、不學無術也好,我從來一笑置之。

但當「投共」這調兒,又在你的「票債票償」運動重播,而這個運動,我們實在難以理解,我想,這值得以政治傳訊框架分析你的運動的問題,以及誅心之論對社會、對學界的傷害。由於我不會再寫,此刻也不怕觸及選情,就成了一篇長文。一次選舉的得失,可以說並不重要;泛民(一般人的定義、不是你的定義)失利,有其組織、地區、動員、大氣候諸般原因,也不應被主要歸咎為你的責任;但你在這個運動究竟對香港傳遞了甚麼訊息,卻是重要的問題,而且,也是你的責任。

一、當 「泛民」Vs和平理性民生實務發展風度

據你的說法,民主黨在政改出賣民主,所以欺騙性比建制派更大,所以應率先打擊;又由於民主黨等同建制派,所以建制派漁人得利,只是「偽命題」。究竟民主黨是否還屬泛民,這確是應讓選民決定的,不少人確實對民主黨上一代政客有不同程度的不滿,傳統民主派由理念到組織網絡、地區工作,都大有改善空間。我肯定人民力量的支持者(無論數目有多少)不少在真誠地追隨這理念,對個別朋友欣賞佩服,假如有合適的分工,他們是其他泛民團體沒有的人才。

但你說你有真理,真理報、真理教也會有真理;一個運動得以成功,傳訊才是關鍵。無論是援引Karl Deutsch 的政治溝通論、Robert Jervis的國際關係錯覺論、還是互聯網時代的傳訊論,政治傳訊,必須讓受眾明白你的理念,重點是(1)擴大你作為訊息發佈系統的接觸面、(2)增強你接受反饋和改良訊息的能力和彈性,和(3)令受眾多元化。這些準則,都和你的運動似乎相反。

須知政治傳訊的成效,不應以利益為準。試舉一例:假如你下回說公民黨的環保取向出賣港人,以環保劃界又搞「追擊」、「票債票償」,就算在網絡聲嘶力歇,也不等於投票給你的,是基於你的新論而投,因為不少人認識的你,還定格在回憶的毓民;那樣的傳訊效果,就算你高票當選,也不足道,遑論落敗。

在目前這個不完整的訊息體系,選民投票給你們,可以代表你說的對民主黨和建制派都不滿,但也可以是把你和民主黨歸類為同路人、再二擇其一;有意投票懲罰民主黨的選民,固然可能認同你的敵人定性,但也可能只要輕罰民主黨,不知道你要把他們往死裡打。全香港多少人知道、認同你們說「三分天下」的目標,這是極大的疑問,以下會詳述。

相反的是,另一方的傳訊,卻十分成功:拒絕投票給民主黨、公民黨、民協等的人,可以是對他們有各自各不滿,但也可能是從來分不清你們的差別,例如誤會你還在代表泛民,你的追擊代表著泛民的新風格。我們可以不喜歡新民黨或愛護香港力量,但必須承認它們策略的奏效:這策略,正是利用了你的運動製造的訊息落差,作自己的有效傳訊,將所謂 「激進暴力」(不完全是議會那些、更是他們眼中你針對民主黨那些不必要的人身挑釁),標籤於整體泛民身上,讓人得到「泛民班友好亂」的訊息;再基於你和公民黨在公投運動的結盟,將「暴力」與「訟棍」綑綁,對此,從《文匯報》到愛護香港力量的文宣,都表達得清晰不過。像你的老對手白韻琴女士,只要左一句理性、右一句務實,選民又在電視看到你們的追擊動作、知道你們的候選人都不重視地區工作,繼而認定兩者的關連(泛民就是不做地區工作、愛搞挑釁式追擊),選擇,就會條件反射地出現。

結果,建制派成功將「泛民」,傳訊為和平、理性、民生、實務、發展、風度、的對立,這,就是成功的傳訊。

二、一加一不等於二:「三分天下」還是「一鑊熟」?

你可能會說,「這與我何干呢?」但須知到,無論你說甚麼,訊息都是不出香港人網的,我的中產朋友大多不能分辨人民力量和社民連、八十後,只相信你和公民黨、民主黨就像民建聯和工聯會的關係,反而對新民主同盟、獨立泛民印象模糊,因為他們沒有太多負擔。

一些政府朋友私下早言明,這次選舉的目標,就是通過這個訊息落差,製造其眼中的「一鑊熟」,而不是你說的「三分天下」;你儘管不殺伯仁(因為殺不了),即便不算民主黨,公民黨、社民連這些「伯仁」,也會為你而死。理論上,若建制操局者當你和民主黨都是泛民,應該把你們的總票數,算為泛民應有得票,例如2000+200=2200,來與建制派的得票(例如2500)比較。但實際上,他們的算法卻不是這樣,而是在上述基數打兩個折扣:反外傭和反暴力,相信有了兩種民粹主義的夾擊,泛民的中產基本盤就會流失,即假定沒有了這200,2000卻可能會湧現原來的500,加上這些票源接近溫和建制派,一來一回,那才是泛民正常發揮的水平。有了「票債票償」(當然還有其他原因),在個別選區,1+1不等於2,反而可能變成0.5。

你無疑吸引了一些以往不關心政治的朋友發聲,或你說的「拉闊了光譜」,但那已變成你自己的光譜,而且不見得這反映「年青人出來投票」;更糟糕的是,你對(前)同伴的挑釁絕非和平分手,令「和平理性」一類在香港最有叫座力的空話,被建制派壟斷;但最致命的,還是你似乎反動員了那些很不滿你們行為的所謂沈默大多數。你說投票率高,你有功勞,其實這現象,可能因為建制派動員,可能是你的魅力動員,但難道不可能是你反動員出來、或右翼民粹主義根據你的形象動員出來?這又是誰的功勞?

假如你們的選票,一律來自要把民主黨往死理打的死忠支持者,「票債票償」,原來亦不失王道:畢竟如你所言,選民沒有選擇,也可以投白票。假如你們大量當選,取代民主黨領導香港民主運動,甚至全軍覆沒、但能給港人切實可行的路線圖,讓社會起碼有信心在你的路線領導下,民主運動的支持會回到六成,大家亦自欽敬。但撫心自問,你真的想過你的路線有執政的可能,或起碼是製造廣義的泛民執政的可能嗎?假如香港真的有很多人不滿民主黨,卻更不滿你,這不是很諷刺嗎?

假如你們的選票、泛民的失票部分來自傳訊不清晰的誤會,而發放訊息的一方,明知道上述傳訊落差會出現,而沒有盡力避免誤會出現,無論對最終結果有沒有關鍵影響,這,恐怕卻是詭道、魔道。當然,100%成效的傳訊是不可能的,但你既然深知香港人習慣二分法,你的傳訊,卻實在有太多奇怪之處:

三、區選傳訊的奇怪矛盾:伯仁為你而死?
你相信打擊民主黨應打擊全黨,即使有黨員支持你用來劃線的公投也一視同仁,除非像法輪功說的「退黨保平安」。但在傳訊角度,若黨的任何個體不應被厚待,則邏輯上,他們個人更不應被苛待。以民主黨青年候選人羅健熙、區諾軒為例,他們在保育、文化、外傭等眾多議題,根本和你的支持者最接近,卻早在區選你派人「追擊」前,就被你的節目多次點名看待;與此同時,多少核心百倍的民主黨人則不獲垂青。傳遞的訊息,究竟是他們因為身為民主黨員被追擊,還是因為比一般民主黨人更接近你的理念才被追擊?假如是後者,和「票債票償」有甚麼關係?
你說希望通過參加區選來傳訊,理應為了接觸新的受眾。但你的候選人大多毫無地區經驗,只派傳單,是不可能認識新受眾的,而事實上,對你的文宣有興趣的人,只能是早就接觸你、愛慕你的網台聽眾。須知到,做地區工作不等於「妥協」,因為這也是唯一的傳訊渠道,讓街坊通過蛇宴的是非,認知你口中的大是大非。現在傳遞的訊息,是否放棄這類主流選民?假如是這樣,就是你把全港熱血人都武裝起來,根據所有主流學者的共識,頂多就是10%、15%了,那是否就要香港的85-90%選民另外歸邊,像澳門那樣?
假如區選是為了在全港、而不是在地區造勢,在這個選舉,你最能傳訊的機會,原是你親身挑戰民主黨元老,以帶動媒體注視,起碼我們可以期望一場精彩的辯論演出,但你同伴在你們的節目卻說嗎,你因「事忙」,錯失報名時間。你們當中唯一有頭條知名度的青年,偏偏只關注工聯會的星級對手,卻不是先滅「偽民主派」了,然則何以你的同路人卻批評長毛追擊民建聯是「敵我不分」?選民又怎會不把你們捆綁在一起?
你的候選人沒有地區服務,若是真正為了傳訊,更應劃一在宣傳品高舉「懲罰民主黨」。然而你們個別候選人的訊息,卻是「青年關心青年」一類主流之作,傳單甚至找不到明顯與「懲罰民主黨」相關的傳訊,那時候,你卻推說人民力量不是政黨了。就算不是吧,只是選民收到這樣的單張,不會增強他們投你們票的意欲,卻會產生了傳訊的誤會,怎不會視你和民主黨為同路人?
你以沒有參加協調、相關候選人有勝算,解釋與盟友公民黨「撞區」的故事。其實,在傳訊的角度,在沒有民主黨人的選區,不論勝算,你們根本不應參選,你們不是因為「懲罰民主黨」才成立、不為勝算的嗎?你說剩下來的民主派大敗沒甚麼大不了,反之亦然:放棄不能傳訊、自稱有勝算的選區,又有何大不了?
四、15%的上限,5%的下限:其他怎麼辦?如何圓夢?

你是教授傳播理論的前輩,自然深知香港人有一套百搭核心價值,「和平理性講道理」,可以掩飾一切不合理的制度暴力。諷刺的是,就是對這個制度最不滿的人、最討厭民主黨的人,不少卻也是最對你們不滿的人;在互聯網這個你的天地,只要隨便一句說話質疑你的綱領,就自然有你的支持者,以最人身攻擊的態度、台南地下電台式陰謀論回應,這些帽子,都是你的口頭禪。這種「論」政文化,只會令香港民智倒退二十年,即令我等在筆戰的環境長大,也教人眼界大開。

我不認為任何正常人,可以通過這樣的待遇,發掘你口中的社會不公義;反而相信有不少有心人,因為這樣的風氣,而對政治倍加犬儒。你若說香港人「奴性太重」,更應該教導社會甚麼是香港應珍視的核心價值,這才是實現夢想的唯一途徑。但縱觀香港的大多數,我不相信有太多人願意被你的方法教導;而能普遍為沈默多數接受的學者、律師,能教化社會的,卻被你嘲弄得體無完膚。

當社會不斷接收來自同一體系(即你)的混雜訊息,只可能有兩種回應:信任你的,自然相信一切只是技術層面的少許偏差,不要問,只要信,總會夢想成真,遍地開花,否則就是失敗主義──你知道,無論是赤軍還是赤柬,內鬨到最後一人,也不會忘記自居正確路線,相信明天就能死後重生。

但不信的、沒有慧根的、跟不上你的偉大部署的、按世俗邏輯思路的我輩不學無術凡夫俗子,難免要問掃興的問題:你既然天天要別人交出路線圖,你引領我們的路線圖,在信仰以外,又在哪裡?社會大多數人能入信嗎?若是不能,公眾難免鎖定,這是作為訊息發佈者的你故意為之,目的根本不是傳訊,亦不以路線遍地開花為職志,反似希望為這路線的支持設定上限(不對新票源傳訊、也不爭取任何盟友)、又鎖定其下限(不顧傳訊效果來爭取與反民主黨關係薄弱的選票),不過為固化你們在香港政治光譜那5-10%、頂多15%的一席之地。

五、甚麼是政治倫理?

至於信不信,反正不同人會自行判斷,而判斷準則,難免會參考教授個人的政治倫理。你經常批評別人沒有政治倫理,就此,回到這文章的切入點,我希望請教一二:

你以Roundtable接受葉氏捐款為「投共」,但上述無條件捐款,實在只佔這機構開支約一成,它的正式來源是葉氏夫婦基金會,其他財源由政府到企業有數十種。我們今天有十多名員工,是一點一滴、不是網絡打手槍的成果,按此要扣任何帽子,我們都沒辦法。只是若你的邏輯成立,你主理社民連時,被指以「友誼價」使用江湖朋友物業為總部,是為與資助同,難道就成了被資助的江湖支部?

請林輝當Roundtable總幹事,算是我的決定,與他人無關,若他和其他員工在接受上述基金會捐款的機構工作就等同「投共」,葉氏自己的研究所曾直接聘請的吳志森、陳雲等先生,理應更屬黨員了。他們投了共沒有?在你口中,誰的意見稍有不同,就是共產黨;誰離開,就是叛徒(那時又不是甚麼「君子絕交不出惡言」了),甚或算出身、算三代。香港人對共產黨恐懼,一大部分原因就是討厭這類作風,己所不欲,何必施於人?

你昔日為Roundtable賜序、多次來我們的活動演講,白紙黑字說我等「不拍馬屁、不受人惑」,當時你並非不知相關捐款,這不是踢爆,而是我告訴你的,何以悟今是而昨非?你既在序言引述胡適說「做學問要不疑處有疑」,何以對你有疑的學者,不論老少,由馬嶽一代到我們一代,卻都成了學棍?你說「仗義每多屠狗輩」。但回頭看,屠狗輩一定仗義嗎?

六、那些年……

這些問題,才疏學淺的我不懂得答,不喜歡以陰謀論強不知為己知,更不敢以「亂倫」斥之。毛主席說「與人鬥其樂無窮」,你則有名言曰「樹敵為樂」,然此樂何所樂,社會因汝之樂被阻隔傳訊於你何所益,恕我難解。你曾向特首介紹孟子說「不仁者而居高位是播惡於眾也」,想必亦知孟子言「恭者不侮人、儉者不奪人」;如今學界提起侮學術人,多想起林瑞麟與教授,能團結新一代社會人物的,似乎也唯有你倆,何苦,在下亦不明白。這樣下去,新一代不是對政治完全絕望,抽身他去,就是徹底庸俗化,所有人都長大了,還停留在那些年的打手槍階段。我毫無參政的念頭,只是不忍我們這一代,要面對這樣的結局。無論是你,還是民主黨的前輩,是否都是時候退下來,讓沒有包袱的新一代輕身上路?

但願時光停留在那些年,我們每天期待你的節目,你還會客串當足球評述員,記得當愛華頓爆冷得足總杯,你願賭服輸在全港觀眾面前咬香蕉,那時大班、陶傑、華叔、李慧玲、長毛、蔡子強,還不是你口中的「走狗」、「十九」、「老狗」、「八婆」、「長毛賊」與「情聖」。在你被打壓時,我們專門到你的牛肉麵店探望你;你九十年代的著作,我珍而重之的放在書櫃;這些年來,我從來對你行師禮,畢恭畢敬,從沒有以陰謀論談論你,只會在背後為你辯解,你應深知。說到底,你的言教給了我們政治學啓蒙,身教則示範了你的名言:政治不是人玩的,這些,都教人受用終生。

Simon

PS:本文原寫於區選前數天,用了三個小時,原來只是支持一下被人身攻擊的朋友,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在報紙發表,我也不希望在大眾媒體寫非國際關係的東西,而且內容也不很滿意。不過反正寫了,經過昨天,稍作更新,似乎也不妨轉帖給朋友。要是你不是朋友,人生苦短,就請不要閱讀和回應了。





The world breaks everyone and afterward many are strong at the broken places. But those that will not break it kills. It kills the very good and the very gentle and the very brave impartially. If you are none of these you can be sure it will kill you too but there will be no special hurry.

-- Ernest Hemingway, A Farewell to Arms

Ulysses

Alfred Lord Tennyson

It little profits that an idle king,
By this still hearth, among these barren crags,
Match'd with an aged wife, I mete and dole
Unequal laws unto a savage race,
That hoard, and sleep, and feed, and know not me.

I cannot rest from travel: I will drink
Life to the lees: all times I have enjoyed
Greatly, have suffered greatly, both with those
That loved me, and alone; on shore, and when
Through scudding drifts the rainy Hyades
Vexed the dim sea: I am become a name;
For always roaming with a hungry heart
Much have I seen and known; cities of men
And manners, climates, councils, governments,
Myself not least, but honoured of them all;
And drunk delight of battle with my peers;
Far on the ringing plains of windy Troy.
I am a part of all that I have met;
Yet all experience is an arch wherethrough
Gleams that untravelled world, whose margin fades
For ever and for ever when I move.
How dull it is to pause, to make an end,
To rust unburnished, not to shine in use!
As though to breathe were life. Life piled on life
Were all too little, and of one to me
Little remains: but every hour is saved
From that eternal silence, something more,
A bringer of new things; and vile it were
For some three suns to store and hoard myself,
And this grey spirit yearning in desire
To follow knowledge like a sinking star,
Beyond the utmost bound of human thought.

This is my son, mine own Telemachus,
To whom I leave the sceptre and the isle —
Well-loved of me, discerning to fulfil
This labour, by slow prudence to make mild
A rugged people, and through soft degrees
Subdue them to the useful and the good.
Most blameless is he, centred in the sphere
Of common duties, decent not to fail
In offices of tenderness, and pay
Meet adoration to my household gods,
When I am gone. He works his work, I mine.

There lies the port; the vessel puffs her sail:
There gloom the dark broad seas. My mariners,
Souls that have toil'd, and wrought, and thought with me —
That ever with a frolic welcome took
The thunder and the sunshine, and opposed
Free hearts, free foreheads — you and I are old;
Old age hath yet his honour and his toil;
Death closes all: but something ere the end,
Some work of noble note, may yet be done,
Not unbecoming men that strove with Gods.
The lights begin to twinkle from the rocks:
The long day wanes: the slow moon climbs: the deep
Moans round with many voices. Come, my friends,
'Tis not too late to seek a newer world.
Push off, and sitting well in order smite
The sounding furrows; for my purpose holds
To sail beyond the sunset, and the baths
Of all the western stars, until I die.
It may be that the gulfs will wash us down:
It may be we shall touch the Happy Isles,
And see the great Achilles, whom we knew

Tho' much is taken, much abides; and though
We are not now that strength which in old days
Moved earth and heaven; that which we are, we are;
One equal temper of heroic hearts,
Made weak by time and fate, but strong in will
To strive, to seek, to find, and not to yield.


[Tennyson's "Ulysses" first appeared in Morte D'Arthur, and Other Idyls. By Alfred Tennyson. London: Edward Moxon, Dover Street, MDCCCXLII. pp. 67. This, however, was a trial book, printed but not published. The first publication of the poem occurred in Poems by Alfred Tennyson. In Two Volumes. London: Edward Moxon, Dover Street. MDCCCXLII. pp. vii, 233; vii, 231. See "Chronology" in Henry Van Dyke's Studies in Tennyson (Port Washington, NY: Kennikat, 1920; rpt., 1966).


The text of the poem has been checked against the version in Victorian Prose and Poetry, ed. Lionel Trilling and Harold Bloom (New York, Oxford, and Toronto: Oxford U. P., 1973) pp. 416-418.

2011.11.07Part1[區選後檢討]

區選後檢討


2011年11月07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慢必,林雨陽,Mark

2011年11月4日星期五

2011.11.04Part2[唐英年繼續派膠,黃華華辭職,外省人治粵,希臘公投再生變數,北京開水喉]

唐英年繼續派膠,黃華華辭職,外省人治粵,希臘公投再生變數,北京開水喉

2011年11月04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Swana,Mark

2011.11.04Part1[區選最後直路,區選辯論分析,梁振英現形]

區選最後直路,區選辯論分析,梁振英現形

2011年11月04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Swana,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