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9日星期五

2012.06.29Part3[中山佛山順德之災,民工成現代農奴,中國經濟速度的真像,軍事環節:法國航空業的悲劇]

中山佛山順德之災,民工成現代農奴,中國經濟速度的真像,軍事環節:法國航空業的悲劇

2012年06月29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Henry,Cherry


2012.06.29Part2[財委會剪布,審計署將作打手,練乙錚評論]

財委會剪布,審計署將作打手,練乙錚評論

2012年06月29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Henry,Cherry


2012.06.29Part1[泛藍退出人力,7.1安排,經濟學人訪問人網,CY新班子]

泛藍退出人力,7.1安排,經濟學人訪問人網,CY新班子

2012年06月29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Henry,Cherry

Hong Kong’s radical democrats
Radio rebels
The internet offers some radical-fringe benefits
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57775




2012年6月27日星期三

2012年6月25日星期一

2012.06.20將軍澳現場直播Part2[為何香港愈趨分裂,政府為何與民作對,照顧弱小階層,人力參選頻道,免於恐懼的自由,沒自由意志的議員]

2012.06.20將軍澳現場直播Part2[為何香港愈趨分裂,政府為何與民作對,照顧弱小階層,人力參選頻道,免於恐懼的自由,沒自由意志的議員]

12年06月25日
主主持:蕭若元,靳民知,慢必,林匡正,袁彌明




汪精衛"被逮口占四首"中的第四首:

留得心魂在 殘軀付劫灰
青磷光不滅 夜夜照燕台


《光明》 朱自清
風雨沉沉的夜裡,前面一片荒郊.
走盡荒郊,便是人們的道.
呀! 黑暗裡歧路萬千,叫我怎樣走好?
〞上帝! 快給我些光明罷,讓我好向前跑! 〞
上帝慌著說,
〞光明?我沒處給你找!
你要光明,你自己去造! 〞

2012.06.25將軍澳現場直播Part1[港島義工決志大會,將軍澳名稱由來,香港的處境,CY僭建風波,立會又流會,中聯辦做緊咩,唐營被清算]

港島義工決志大會,將軍澳名稱由來,香港的處境,CY僭建風波,立會又流會,中聯辦做緊咩,唐營被清算

12年06月25日
主主持:蕭若元,靳民知,慢必,林匡正,袁彌明

2012年6月22日星期五

2012.06.22Part3[各區選舉形勢,QE3,中國硬著陸,太歲肉靈芝,混亂的大陸局勢,成王敗寇:接受失敗,武器發展史:萊特兄弟]

各區選舉形勢,QE3,中國硬著陸,太歲肉靈芝,混亂的大陸局勢,成王敗寇:接受失敗,武器發展史:萊特兄弟

2012年06月22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Henry,Cherry


太歲肉靈芝
http://baike.baidu.com/view/1952.htm

《本草綱目》記載「肉芝狀如肉。附於大石,頭尾具有,乃生物也。赤者如珊瑚,白者如截肪,黑者如澤漆,青者如翠羽,黃者如紫金,皆光明洞徹如堅冰也。」在《本草綱目》中李時珍把它叫做肉芝收入「菜」部「芝」類,與我們現在見到的靈芝,並稱為「本經上品」。





2012.06.22Part2[香港石敬瑭,蕭生參選]

香港石敬瑭,蕭生參選

2012年06月22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Henry,Cherry



(2012年06月22日)
【am專訪】還有9天,香港正式進入梁振英時代,有人喜迎新時代,亦有人誠惶誠恐,憂怕從今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向來以嚴詞斥責庸官劣政的「才子」蕭若元,在這關鍵時刻決意轉換崗位,毅然披甲出戰立法會選舉,更將親手創立的「香港人網」存亡押在今次選舉,他接受本報專訪時形容,梁振英當選令香港處於危急存亡之秋,必須爭取更多議席,並集結群眾力量來對抗威權政府。

夥人民力量名單戰港島
近期一直被友好及支持者游說出選的香港人網創辦人蕭若元,日前接受本報專訪時,劈頭便明確決志:「我係會出嚟參選!」他將夥拍人民力量主席劉嘉鴻及成員歐陽英傑,以一條名單出戰港島區。

向來不群不黨、亦沒有公職在身的蕭若元,十多年來一直扮演評論者角色,因為梁振振英而決志披上戰衣,「開始考慮參選,因為梁振英當選」,他形容這是香港危急存亡之秋,而他眼中的梁振英,只是中聯辦傀儡,「中聯辦治港,破壞港人治港、一國兩制,咁情形下你唔抵抗,香港會變咗大陸……」

憂失去免於恐嚇的自由
最令他擔憂的是,香港會失去最令人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蕭若元從無放洋留學,亦無趕89年的移民潮,因喜歡香港的生活,他所指的香港生活形式,是一定要有免於恐嚇的自由,「即係我得罪李嘉誠、我得罪曾蔭權,我唔會驚報復,大家相唔相信以後唔會有報復?」他訴說「秋前算帳」的例子,「唐營嘅人幾多俾石頭掟中咗,歐文龍案牽涉200笪地,有5笪被收回,就係大劉(劉鑾雄)5笪。」

不少人對梁振英心存恐懼,曾與他做鄰居的蕭若元說,「佢同佢班支持者一向認為,法官唔應該違背行政主導判案,唔應該有司法覆核……所有嘢變成行政附庸,政治凌駕於所有考慮之上……」

曾公開宣示若人民力量在來屆選舉未能取得3席,便關閉香港人網的蕭若元說,盡力爭取立法會議席,是要在議會內外發聲來抵抗權力被侵蝕。蕭若元服膺於甘地、哈維爾、馬丁路德金的思維,即非暴力積極反抗者,「議會只係platform(平台)俾人發聲,仲要另外組織群眾。」他指一個威權政府是建立在人民對其容忍之上,「呢個係哈維爾所講:『無權力者之權力』……我唔需要用武力同佢對抗,我不停俾壓力你,增加你嘅交易成本。」

冀憑知名度送劉嘉鴻入議會
對於與人民力量的關係,蕭若元指一直支持反抗力量,但一定不會加入人民力量,會以獨立身份參選,名單排位則待人民力量執委會決定。他不諱言希望憑個人知名度,力送劉嘉鴻晉身議會,「(人民力量)主席入到係最重要嘅,有咗呢個status(身份),先至有地位可以繼續領導反抗力量。」他又說,「你唔送多啲後生仔入立法會,過4年抗爭道統就會中斷,因為毓民同大嚿(陳偉業)唔再選,係咪全部都變晒呢個政府嘅馴服工具?」

現年63歲的蕭若元,自97年至今曾四度入深切治療部,他坦言家人因擔心其身體狀況,曾極力反對他參選,但他指必須身體力行,才能鼓動支持者多行一步,「如果我唔做,最後真係輸咗,我會後侮,唔能夠原諒自己!」至於贏取議席的機會,他指難言選舉結果,但估計人網及人民力量在港島有2萬票基本盤,與至少需3萬票取得1席的距離不遠,他希望藉知名度及選舉工程,爭取更多支持票。人民力量將於周日在銅鑼灣行人專用區舉行「決志港島」誓師活動,估計將有約3千人出席,他形容,「要令港島所有黨派聞風喪膽」。

文:鄭秀韻 圖:梁靖鏘
=====================================================

練乙錚:論按「契丹/石敬瑭」模式成立的梁政府
兩三個月沒有給《信報》寫文章。其實,這一段日子裏,筆者寫了很多東西,但主要不是評論,而且還未完成,稍後才能發表;不過,七一臨近,催人思考香港政治現實,故有些話先說。

今年的七一是一個香港政治分水嶺,重要性不低於十五年前那個。共產黨當然知道,香港回歸,起碼有三個層次的意義:九七主要是一個主權回歸、一個歷史標記,禮儀一個晚上就完成,但主權回歸中國不等於治權實際回歸中共,而港人的思想改造,即所謂的「人心回歸」,更需要一代人甚或更長時間,不下五十年,方能完成。由於港人多半恐共反共,治權與思想這兩方面的改造和回歸不能操之過急,只能寓變化於無形。

首先,在治權回歸的工作上,「港人治港」口號必須堅持,由什麼港人來治港,則需分階段改變;不變是形式,改變才是實質,即所謂「穩中求變」。治權改造成功了,才能得心應手改造港人思想,特別是以各種方式向下一代注入特殊意義的國民教育。

西環操盤 經驗已掌

進行治權改造,共產黨本來給自己一個十年時間表;成功了,勝券在手,便可放心以某種形式兌現《基本法》承諾的普選。後來,因為第一任特首處事不周,北京不得不作戰術退卻、延長時間表,讓一個中間偏白的曾蔭權當第二任特首,補替董建華這位中間偏紅的人物;同時,北京相應延遲普選、強化黨在香港的政治機器。這無疑是中共在江、胡當政,特別是在中共「黃金十年」、「盛世十年」裏,在港事上遇到的最重大挫折和作出的最重要反應。

曾氏任滿退下來之後,截斷了的過程又從新接續。這次,對北京而言,誰當特首,不再像以前那麼重要;梁後來得勝,論其人政治膚色,當然更有利特首人選進一步從中間偏紅過渡到根正苗紅,但那已經不是關鍵,其他諸如背景、性格及個人喜好等方面的特點,更無關宏旨。這是因為本地的「第二管治中心」這部機器已經打造完成,幾年來由西環操盤,累積了經驗(在澳門,同名稱的機器已更早建立、運作)。

年初唐梁之爭,不過是當權派內部、北京加本地的金權板塊利益之爭而已,無論黨內哪一條線上的什麼派系得勝,都可通過接管、操控「第二管治中心」,政治上直接駕馭特首、調度當權派所有環節、控制政局。今年新一屆特區政府成立是分水嶺,其要義即在此。

靠誰上台 聽誰指使

我們再仔細分析在這個場景裏新一屆特區政府的性質。

梁振英是一個未經人民正常認受、在統治階級小圈子內部也得不到大多數支持,要靠外力協助打倒對手方能上台的統治者。以這種方式上台,國史上罕有,筆者能想起的,就是殘唐五代、全靠居於蒙古一帶的契丹族出兵替他消滅後唐勢力而登基當皇帝的晉王石敬瑭。按史料記載,石並非真正漢人,而是晚唐朝廷裏不少來自西域的「漢化胡人」的後代;他即位後,即按先前密議將燕雲十六州獻給契丹,大開中門,中原抵禦北方勢力的屏障由是消失。【註】

靠誰上台,聽誰指使。梁今後聽命西環,九成九跑不了;但是,和他的兩位前任比,梁在關鍵問題上的迴旋空間更小。大家知道,他的兩位前任,都是所謂「欽點」的。「欽點」有明顯好處:人家找你當,最初總有一些對你的尊重,炒你魷魚也要三思,因為那將明顯表示「點錯了」(董不是胡欽點的,胡把他拿掉,沒有這個問題,要炒曾卻有困難)。但如果你不是欽點的,而是你主動要求上面某方把對手打下來讓你上去的,那麼,上面那些人肯幫你,你當然得許諾更多條件,而你上台之後,地位比欽點的更不穩。

特首是地方官員,在某些問題上聽命中央,自是應該,但聽話的程度可以不一樣;欽點的固然要聽話,以「石敬瑭模式」上台的,則更要主動獻身。如果這個「石敬瑭」從幾十年前起,已經是人家的一個精心培養對象,則上台後連獻身也談不上,因為他整個人身上的政治產權,本來就是屬於人家的,恰巧附在他身上而已。因此,新一屆特區政府的自治程度,將比過去的欽點時代更低,與港人的政治期望更脫節,然而卻應驗了梁及其好友譚惠珠等人年前推出的「高度自治非自治」說。

中港民運 互為影響

按其性質,這個第二階段特區政權模式,我們可稱之為「契丹╱石敬瑭模式」。在這個模式之下,民運的性質也將和以前不一樣。

要明白民主運動發展的大方向,看清楚統治階級的性質起了什麼變化,便知八九。因為,從來,群眾政治運動都是回應性的,性質決定於當權一方的本性與行為。帝國主義欺壓弱小國家,群眾運動便是反帝愛國的;資本家欺壓勞動者,便產生工業行動乃至社會主義革命;一旦體制以維穩為名對人民進行侵權掠奪,便產生反體制維權運動。

科學家、興業家可以天馬行空,完全主動地、無中生有地發明一套新理論、創製一件新產品,但群眾運動不是那樣的。若特區政府真是高度自治,政府幹了錯事壞事,民眾便唯這個政府是問。但今後特區要事轉由西環操盤,一出問題,抗議的人龍便自然跑到西環。此所謂冤有頭、債有主。

示威人龍跑西環,特區政府的中介、緩衝作用減弱,共產黨和香港社會上的反對力量之間,出現「短路」,北京需更直接面對香港矛盾。這方面的轉變,筆者估計是北京所不願見到,然而卻是它決定操盤香港社會政治的必然後果。此外,還有一個變化更值得留意:中港民運合流。

本來,九七回歸,中共提出「井水河水論」,成為「沒有共識的共識」。對此,港人完全接受;對國是有意見,就算鬧得沸沸揚揚,頂多也不過像「V煞黨」一樣,止於羅湖橋。首先而徹底違反此論者,是中共自己。誠然,中央政府擁有「剩餘權力」,任何論述的立與廢,完全由中央或主導中央的黨內派別隨心所欲,港人必須接受。在剛完成的是屆小圈子特首選舉裏,西環在香港的商界、傳媒、團體裏,調度人力物力總動員,其深與廣皆前所未見,無疑確立了「犯河水」的範式。

然而,河水被犯,卻出現一個奇特反應:港人更關心發生在中國大陸的壞事情。神九載着首位中國女宇航員上天,港人本應十分高興,但同時看到陝西省七月孕婦被十數幹部強行抓到醫院蒙頭「引產」的悲劇,卻因此不寒而慄;一個是萬中無一,應是眾人仰慕的英雄,另一個是萬中之一,只能悲嘆命運,而港人更為關心後者。幾乎同時,大陸發生李旺陽事件,六四又多一冤魂,港人反應更烈,整個社會都掀動了;結果,出現梁振英在公開論壇上不得不與眾人一道俯首默哀的窘鏡頭。

梁此舉目的何在,筆者不想臆測,但那個窘鏡頭卻聚焦了一個趨勢:香港民運與中國大陸民運互相影響,更深關連。而且,通過李旺陽事件,香港民運也建立了一個可行範式:每逢大陸上發生特別惡劣的侵權事件,港人強烈反應,繼而要求特首向北京反映民意(那是他職責所在)。按此範式行事,港民運可對國內的官與民產生一定影響,儘管現階段只是十分輕微的影響。

中式管治 腳步漸近

西環「犯河水」,港人因而意識到,北京管治的腳步近了。港人害怕,怕在大陸發生的壞事情,以後逐步也在香港發生,於是吭聲。一吭聲,卻同時體會到,自己這種維權聲音,與大陸上的民運聲音完全一致,大陸上發生的事,也是香港人的事。

這無疑是一種「人心回歸」,雖然不是中共希望的那種。

共產黨要直接管治香港,年輕人比老年人的反應更大,那是因為年輕人來日方長,生活方式一旦回歸大陸,他們受害最久;為一己及朋輩切身利益計,他們一旦醒覺,回應的主要方式,自然是踴躍參加運動。這是近年民運新血湧現且以青少年為主的一個原因。這個轉變,替民運帶來新氣象。以前民運內容比較單一嚴肅,近年因為多年輕人參與,表現方式大膽多樣化,愈來愈多用上網絡、動畫、視頻、樂隊演唱、行為藝術等手段,吸引力大增,出現擴展循環。

筆者早說過,從北京的利益觀點考慮,這一屆特區政府還不是梁振英上台的適當時機。這是因為,中共的形象,目前還遠未能被香港大多數人接受,此時過急推出一個紅色特首,徒令港人與中共更直接衝突、雙方關係更形惡化。不過,政治理性,從來都是不可一世自以為是的專制政權所欠缺。如此,香港今後幾年裏的局面,縱不一定好看,卻不會出現冷場。


【註】歷史以驚人相似的方式和我們的準特首開玩笑。小圈子選舉前夕,梁聲言若當選,條件成熟即為二十三條立法,正好比石答應給契丹獻上燕雲十六州;梁獲勝後馬上拜訪西環,亦好比石靠契丹出兵擊敗後唐抬他上轎之後,謁見契丹王耶律德光,拜呼「父皇帝」,自稱「兒皇帝」。

契丹,一說是炎帝後裔,惟其生活方式和社會制度皆大異於當時漢人;今天,核心價值完全顛倒的中共與港人之間的差別也很大,以至需有「一國兩制」的安排及《基本法》的憲法力量來做藩籬。兩個差別,大概是同一數量級。

平情而論,中國封建皇朝的皇帝,除了少數造反上台的,其他絕大多數都是如假包換的「兒皇帝」;漢人寫歷史、讀歷史,習慣把那段石敬瑭靠契丹上台的史實看成前所未有的奇恥大辱,那是過分注重道統、華夷之辨等概念,我們今天大可不必。重要的是研究梁與西環之間的政治倫理。
=====================================================

環球時報:中國早已進入民主國家範疇
(博訊北京時間2012年6月20日 轉載)
來源: 環球時報-環球網

民主被普遍認同,這是一個事實。民主的核心是“以民執政、為民執政”。但人民無法直接執政,故代議制即成唯一選擇。而代議產生的方式,便是選舉。但近年來一些學者過度誇大“選舉”的作用,使“選舉”被異化成所有政權道德評判的標準。這既是荒謬的,也是危險的。 (博訊 boxun.com)


有沒有選舉,特別是西方認可的選舉,被這些學者自覺、不自覺地引為評判一個國家是否民主的唯一標準,而且是一個“道德”標準。凡有選舉的政權都是民主的,反之則是專制的。於是,一切源於選舉、歸於選舉。國家發達,是因為有選舉。有選舉的國家凡事皆佳。一選遮百醜。萬一有選舉的國家發生社會動盪,那是“選舉還不夠自由”;要是出現經濟危機,那是因為“選舉還不夠充分”;要是出現犯罪,出現腐敗,那是“選舉還不夠公正”……這些學者看來,在絕對正確的民主之上,還有一個絕對萬能的選舉!

然而歷史已經反反復複地證明,選舉制度僅僅是國家領導人產生的方式而已。對於國家面臨的任何其他問題,選舉都無能為力。法國剛剛結束的總統大選和立法選舉可以給我們一點有益的啟示。

這兩場重要選舉結束後,法國產生了新總統、新政府和新的國民議會。從行政權到立法權,兩大權力均將易手。這兩場選舉幾乎如法國大革命一樣徹底。然而除了一些細節———如總統和內閣成員工資暫時削減30%、每小時最低工資將增加0.46歐元、將部分低收入家庭開學補助提高25%、讓18歲便開始工作並連續工作41年的人可在60歲時退休———將發生有限變化外,在國家面臨的關鍵性的重大問題上,選舉不可能給奧朗德帶來一根魔杖。法國前總理拉法蘭曾坦白地說過:“選舉不會抹去所有的問題。”

選舉無法抹去法國1.7173萬億歐元的債務、選舉無法改變法國不到1%的過低經濟增長率、選舉無法減少法國近10%的失業率……選舉更是無法解決造成這一切困境的根源:金融資本所“創意”的“虛擬經濟”掏空了工業資本主義的實體經濟。

選舉甚至不能保證選出一位最佳執政者,而只是一名最佳參選者。西方民主已經為“選舉異化”所扭曲。一切圍繞選舉。選舉能力的重要性,遠遠超出執政能力。奧朗德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更令西方學者焦慮的是,選舉核心是國內選民,法國及西方各國面臨的卻是全球化帶來的困境。這一矛盾使得選舉與治理國家之間產生了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選舉甚至阻礙了國家為適應全球化經濟而應該及時進行的痛苦改革。因為選民反對。因此,進行了931項改革的薩科齊狼狽地被選民趕下臺。

有人認為,選舉最重要的好處,是能夠防止獨裁者上臺。也許吧。但我們如何理解巴黎第一大學哲學教授、《選舉:愚者的陷阱?》一書的作者讓•撒萊姆下面的這句話呢:“為什麼德國人民會將希特勒選上臺?因為多數並不意味著就一定正確!”

當然,應該批判的並非選舉本身,而是“選舉就是一切”和“選舉能夠解決一切”的幻想。選舉不能解決腐敗問題,不能解決高房價問題,不能解決高速公路上的車禍問題……選舉只能使統治階層找到一件合法的外衣,並給予被統治者一種“自由”的感覺,即“我的統治者是我選擇的”。這種感覺非常重要,這是被統治者得以接受有時甚至是非常不公正的統治和統治者的原因所在。這正是選舉國家普遍穩定的一個重要原因之一。

因此,我們有一天也會通過選舉來選擇我們的領導人。只是,此前,我們首先要解決選舉所解決不了的其他問題。

選舉只是民主最終形成的標誌,卻不是主要標誌,更不是民主的最終目標。當一國領導人並非通過世襲上臺,而又因任期限制而下臺,那麼這個國家就已經不僅僅是共和制的,而且進入了民主體制的範疇。因為只有在民主體制下,領導人才會因為任期到期而離任。民主的最低標誌,是領導人下臺的方式。如果將領導人上臺方式視為民主與否的主要標誌的話,怎麼解釋連選連任的穆巴拉克和本•阿裏被推翻?

所以,用西方那種選舉標準來衡量,中國還不是民主國家;但事實上,中國早已進入民主國家的範疇。


2012.06.22Part1[梁振英僭建,林公公O咀事件,梁振英走數,意志的勝利]

梁振英僭建,林公公O咀事件,梁振英走數,意志的勝利

2012年06月22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Henry,Cherry

2012年6月18日星期一

2012.06.18Part2[蕭太助選,CY的不擇手段,CY的無知,軍車恐嚇港人,神九升空,太空飛機,昂山素姬領和平獎,希臘法國大選]

蕭太助選,CY的不擇手段,CY的無知,軍車恐嚇港人,神九升空,太空飛機,昂山素姬領和平獎,希臘法國大選

2012年06月18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ing,蘇浩


Boeing X-37
http://en.wikipedia.org/wiki/Boeing_X-37







2012.06.18Part1[台慶七週年,配對基金,蕭生為何不參選,參選人台慶講話]

台慶七週年,配對基金,蕭生為何不參選,參選人台慶講話

2012年06月18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ing,蘇浩


白居易《放言(其三)》

贈君一法決狐疑,不用鑽龜與祝蓍。
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材須待七年期。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
倘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


2012年6月15日星期五

2012.06.15Part3[配對基金,中央插手李旺陽案,成王敗寇:不接受失敗為大失敗]

配對基金,中央插手李旺陽案,成王敗寇:不接受失敗為大失敗

012年06月15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Henry


2012.06.15Part2[孔子三分鐘:不知命無以為君子,梁書記的日本夢,林鄭的大計,管理學的兩條路,馮煒光的信,梁營的刻薄,人力七一部署]

孔子三分鐘:不知命無以為君子,梁書記的日本夢,林鄭的大計,管理學的兩條路,馮煒光的信,梁營的刻薄,人力七一部署

2012年06月15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Henry


《論語·堯曰第二十》
子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不知禮,無以立也。不知言,無以知人也。」



2012.06.15Part1[落區報告,財委拉布戰報告,貪曾的退休待遇,問責制與中國古代官制]

落區報告,財委拉布戰報告,貪曾的退休待遇,問責制與中國古代官制

2012年06月15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Henry






2012年6月13日星期三

2012.06.13Part2[馮煒光的投名狀,三元悖論,任志剛促脫聯匯,白鴿南區叛變,世界經濟令人擔心]

馮煒光的投名狀,三元悖論,任志剛促脫聯匯,白鴿南區叛變,世界經濟令人擔心

2012年06月13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Jessie


馮煒光 求變下的梁振英時代 2012年04月10日
「梁振英是狼,是西環治港的象徵,我們一定要反對他!」「豺狼當道,港人憤怒!」「寧要共產黨,不要地產黨!」「香港須要改變,所以我們支持梁振英。」

梁振英最初由廣泛認為是「陪跑」分子,到今天戲劇性當選,市民有各種不同解讀,哪個解讀正確,只有留待史研判。但梁的上台代表了兩個重要改變。

第一個改變是,北京放棄與香港大地產商的結盟。回歸以來, 「北京+大地產商」的結盟,可說是由來已久;但自胡錦濤2002年上台之後,胡已沒有像他的前任江澤民一樣,不避嫌地跟香港大地產商過從甚密。今次四大地產商以雷霆萬鈞之勢全力押注唐英年,甚至到了最後關頭仍公開宣稱挺唐,這種等同跟中央政府角力的行為,是不諳中共黨史的表現。

地方主義中央害怕

中共建國之前至今,都十分忌憚地方主義,因為中共建國之前,中國是在軍閥割據下的一盤散沙,中共幾經辛苦才建立一個團結的國家,形成「全國一盤棋」;四大地產商全力挺唐英年等同告訴中央,香港是他們說了算,而唐的民望又始終遠遜於梁振英,這豈不是等同香港失控,拱手讓給大地產商?

第二個改變是,香港人渴望改變,渴望一個有能力的特首來為香港帶來希望。

董建華的議而不決、曾蔭權的hea,都令港人尤其是中產者深惡痛絕,梁的專業形象,而又不為大地產商所喜,反而令港人更傾向梁。筆者注意到,各個民調以至二十多萬人參與的香港民意調查計劃,梁都是最高民望的。

雖然梁在最後一周民望不斷下滑,但誠如一句政界名言: 「選舉贏一票也是贏」。筆者認為倘若3月25日是普選的話,梁仍然能以些微多數票勝出。由去年區議會選舉到今次特首選戰,筆者觀察到香港民心正在改變,他們開始厭倦香港只能在泥淖中打轉的情況。

他們會認為,不錯,香港確是沒有民主,也有深層次矛盾,也有貧富懸殊,但光是慷慨激昂地表達意見、把外傭變成另一個「莊豐源」,好讓十年後的外傭變成今天困擾香港的「雙非孕婦」,便能解決香港的問題嗎?

在這兩個重大改變的大環境下,香港未來特首應如何回應港人訴求?筆者認為有六件事必須處理。

一、盡力凝聚各方。

香港精英階層因為特首選舉而出現嚴重撕裂,梁宜學習中共建國初期跟內地民主人士分享權力的做法,吸納一些高調反對他的建制人士到管治團隊,以至一眾重要的諮詢委員會,這可以表現梁的大度形象。

梁當選後落區到觀塘時,主動找陶君行一幕,也令人印象深刻。他在4月1日遊行前夕,到深水埗一幢沒有電梯的舊唐樓與居民對話,顯示自己虛心聆聽民意的形象;梁能否把鏡頭前的行動轉化成惠民的政策,大家且拭目以待。

二、擴闊政治市場,培養更多政治人才。香港政圈充斥着「老人政治」,連天天被我們罵的中國共產黨都快要更新換代到第五代領導人了,由1989起計至今,中國也換了兩代領導人,但香港卻仍然由當年那批人主導,難怪香港政壇日趨激進,因為年輕一代和中生代實在很苦悶。梁若要成為2017年的普選出來的特首,便要在未來五年大力開拓政治空間,培養政治人才,改變香港的政治氛圍。

地產霸權應予遏制

三、盡快部署2016年和2017年的立法會和特首選舉安排的工作。梁要掌握上述的民心轉變,小心把握香港人「不希望與中央關係過分緊張,但又渴望民主」的微妙心理,在中間取得巧妙平衡。但香港政改方案最關鍵一步是,能否拿到立法會三分二的同意,這便與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結果息息相關,環環相扣。

四、處理好香港經濟拓展的問題。香港實在不能只倚賴金融和地產,這兩個行業對香港社會的「滴漏效應」也不明顯。梁曾留學英國,對當年英國經濟飽受工會蹂躪的日子,缺乏彈性、「只懂分配,卻不着眼把經濟餅做大」的情況應有深切體會。梁要有戴卓爾夫人的魄力,把香港經濟帶回高速發展的軌道。

五、要關心香港壟斷橫行的情況。在地產霸權幾乎壟斷香港所有賺錢行業的情況下,香港經濟增長緩慢,貧富懸殊異常嚴重,買樓人士尤其是中產者不斷遭到地產商肆意剝削、誤導和欺負——地下當平台、二樓當五樓,屯門新樓抬高至萬三元一呎、租金狂飆,以致板間房、劏房遍地等。地產霸權不收斂,不受遏制,香港只會沉淪下去。

六、引導香港人多從國際角度看香港問題。港人雖以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而自傲,但港人看政治從來不以國際角度考慮。今次梁一當選,美國駐港領事館立即致電祝賀和肯定,這說明「國際一哥」其實是很關心香港的;反過來,中央政府也很擔心香港是外國政治勢力試圖遏制中國崛起的舞台。

恰巧香港部分政圈中人對美國趨之若鶩,美軍侵略伊拉克近十年、近日在阿富汗殺害十七名無辜平民,香港政圈從不譴責。這在中央眼中是瓜田李下,水洗不清。香港人雖然對中共的專制霸道沒有好感,但不至於希望成為外國人遏制中國崛起的馬前卒。梁宜把握這種心理,讓香港在政治上也能為中國內地作正面貢獻。

梁雖被譏為「三低特首」,但香港民心思變,如梁能展現執政意志,真心進行政制改革,輔以政治手腕,梁也許能真的能為香港帶來改變和希望!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2年4月10日
====================================================
組五司十四局 振興港府管治 經濟日報2012年5月4日 欄名:管治新篇
撰文:馮煒光 中產動力主席及南區區議員

梁振英先生未上任便面對不少考驗和風波,以合約形式聘請陳冉小姐當項目主任便是最近例子,更大的考驗來自能否說服立法會通過撥款,讓新政府能在7月1日上任時能順利開設五司十四局。

新政府多考驗 未上任迎挑戰

先說陳冉小姐事件,支持和批評雙方論據都紛呈在各大媒體,候任特首辦公室主任劉焱小姐在上周日的城市論壇時舌戰各方。她那種「禮貌而堅定、溫婉但有力」的表述方式,令人印象深刻。

筆者想指出陳冉小姐獲聘的風波,其實反映了香港人對內地情況並不理解,也似乎不太願意去理解,表達出來的只是對中共會破壞香港的一國兩制的憂慮,但光是恐懼無助香港去面對中共這個龐然大物。

以陳冉小姐的前共青團成員(因為據報道,陳小姐已多年沒有交團費)背景為例,參加共青團是內地絕大部分中小學生的必然之選。因此要求在內地讀書的尖子不曾參加過共青團,實在有悖國情。但共青團也絕不是如一些評論所言︰只是一個社交文娛組織。

陳冉獲聘淪箭靶 僅茶杯風波

現時中共高層份屬共青團出身的便有胡錦濤、李克強、劉延東、李源潮等高層,此所以中共政壇有「團派」之說。但因為共青團高層躋身中共高層便把陳冉小姐說成是「以共青團成員身份干預港人治港」,似乎站不住腳。

因為陳冉小姐做的是一份合約工作,任期只到今年6月30日,再者陳小姐的職銜是項目主任,不是問責局局長或司長。若論職位的重要性,立法會主席及民政事務局局長的權力和影響力大得多,而現時的主席曾鈺成議員和局長曾德成昆仲,他們都被指為份屬資深的中共黨員,而且他們都沒有正面回應。

資深中共黨員和已多年不交團費的共青團成員是不可同日而語的,但曾氏昆仲在出任權力大得多的公職時,並沒有引起公眾反彈,也沒有在過去5年時間裏讓港人覺得處事不公;兩者相比較,評論似乎太「厚愛」陳小姐。難道評論界會認為反擊能力愈低的人愈好用作箭靶?

相對新政府能否順利組成,陳小姐的風波只是茶杯裏的風波。現時已是5月初,梁振英先生在競選時便已提出要重組政府問責團隊,公眾和政圈以至傳媒都有所聞,只是當時大家都不太看好梁先生能當選,只視為他一家之言。時移勢易,梁先生從大落後變為成功當選,他的一家之言到了要實踐的時候。在這個當口,立法會要求就設立五司十四局諮詢公眾。

勿蹈議而不決 須顯執政意志

本來就影響公眾的大事作諮詢是香港的慣例,但以香港一般諮詢程序沒有兩三個月做不來,那麼五司十四局如何趕及在7月1日就任呢?如果不能就任,新政府又如何服務香港市民呢?在這未來一個半月裏(因為籌備需時,不能等到6月30日才敲定),如何處理好這件事,又如何令即將競選連任的一眾立法會議員不會因為此事而失分,端視他們的智慧。

梁先生由宣布參選特首時不被看好,競選時屢傳曾被中方高層多次勸退、到成功當選都充分顯示他迎難而上的精神。陳冉風波好、五司十四局的組成好,都是顯示他執政意志的機會。香港人經歷了董先生的議而不決、曾先生的「hea」而不行,極需要一位敢於迎難而上、敢闖敢幹的特首去帶領香港人面對各種挑戰。

過去百多年來,香港人都勇於嘗試,敢於開拓,才讓香港由只有數塊石頭的漁港,變為一個製造業基地,及後又一躍而為亞洲以至國際金融中心,筆者看不出為甚麼我們不能重拾這份祖輩的精神,大膽開拓,讓香港更上層樓?(標題為編者所加)
====================================================
迫特首表態 有違多元民主 經濟日報2012年06月12日 評論
撰文:馮煒光 中產動力主席/南區區議員

一生堅持平反六四的湖南民運人士李旺陽先生離奇死亡,引發周日(6月10日)逾二萬港人上街,要求為李先生討回公道。

筆者對李先生的崢崢風骨充滿景仰,對李先生的離奇死亡表示悲憤;也對逾二萬香港市民的周日行動表示尊敬,當然穿着黃衣並寫上疑似候選人名字的一群除外,畢竟不應借用這個場合來宣傳自己,這是對李旺陽先生的不敬。

筆者更感興趣的是:媒體不斷要求候任特首梁振英先生對此事表態。作為一個公關顧問,筆者想到三個事例。

若上海市長評香港 怎麼樣

第一個是2010年1月29日香港馬頭圍道塌樓事件。倘若事件發生後一位上海市民在網上寫道:「這件事導致4位香港人死亡,特區政府雖然在事發前半個月曾對該樓宇發出修葺令,但還是避免不了慘劇發生。這事充分顯示了特區政府對建於50年代樓宇的巡查,有改善空間。上海也有不少建於50年代的樓宇,有關部門應引以為鑑。上述純為個人意見,有感而發而已。」

必須強調上述只是一段虛擬文字,但由於現時香港和上海資訊這麼流通,上海網民注意到這事也不希奇;真的有上海網民這樣評價香港,大家可能會搖頭,說特區政府太差勁了,給內地網民竊笑了。但倘若(注意是:倘若)這位內地網民原來有名有姓,他原來姓韓名正。香港人反應會怎樣?香港人一定說:你韓正好好當你的上海市長便算了,為何以個人身份來評論我們香港的事呢?

日本大使難發表 違國策言論

第二個事例是:日本駐華大使丹羽宇一郎最近對英國媒體說,倘若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收購釣魚台島計劃成真,那將會替中日兩國外交關係帶來嚴重危機。此話一出後,日本政府隨即駁斥。這位在1960年代是學運先鋒的丹羽大使,最後在上周五(6月8日)由其上司日本外相玄葉光一郎向外表示,丹羽大使已經向外務省道歉。

據媒體報道丹羽大使今年73歲(生於1939年1月),出任大使前是日本著名商社伊藤忠商事的社長,可謂耄耋之年,又名成利就,無欲無求,由此可見丹羽先生應不會為了大使薪金而委曲求全。丹羽大使是中國通,1980年代便到中國做生意,見證中國的發展,他的反對收購釣魚台島的發言,相信是他個人對日本外交發展的肺腑之言;但他既然是大使,便不能公開發表和日本國策不同的言論。

筆者作為愛國的中產者,當然不會容忍日本政府侵我國國土,也歡迎丹羽大使的良心之言;但也明白他作為大使,有些個人言論和感受,很難公開講。

擁行政權力 角色規限顧禮節

第三個例子是美國的數以千計駐外大使。美國電影一向把美國人塑造成有良知,有正義感的人,實事求是,不會昧着良心去坑害人。這便是文化的威力和魅力,故此香港實在有需要成立文化局,對外展現自身的文化魅力。可是一貫實事求是的美國人尤其是駐外大使,從來沒有就伊拉克為甚麼找了近10年都沒有找到大殺傷力武器而公開置一言。以美國媒體的自由開放,倘若任何一位美國駐外使節公開評論前布殊政府的伊拉克戰爭,美國媒體斷不會把這「和諧」掉,但過去近10年,一點聲音都沒有。這是為甚麼?因為作為行政機關的一部分,是有Protocol(禮節)的,擁有行政權力的人縱使有個人意見和感受是不應該隨便公開表達。否則整個行政機關便不能運轉了。

第一個例子讓筆者明白,我們不歡迎韓正先生公開評論我們(如有),反過來我相信內地地方政府也不希望我們的候任特首梁振英公開評論他們。第二個和第三個例子告訴我們,政治尤其是行政機關是講究禮儀的,掌握權力的人沒有所謂個人意見,也沒有權利隨便公開表示個人意見和感受。這和立法機關不一樣,議員是為人民發聲,議員不享有行政權,發聲不一定會衍化成行政決定。

所以我們常見到美國國會議員大罵中國,但不會演變成外交風波;但若這個議員給奧巴馬委任為大使,不管他/她是否派駐中國,他/她便不可以隨便批評中國,因為他/她已是行政機關一部分了。

走筆至此,筆者希望香港不要再出現這種要求行政機關「人人表態,人人過關」的情況再延續下去,這其實有違民主多元的精神。在開放多元的社會裏,每個人都有不同角色,最重要的是如白崇禧將軍所言:仰不愧天!(標題為編者所加)



三元悖論
http://en.wikipedia.org/wiki/Impossible_trinity



2012.06.13Part1[CY的六千億儲備三大用途,白鴿申請副局長,契弟馮煒光,孔子三分鐘: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

CY的六千億儲備三大用途,白鴿申請副局長,契弟馮煒光,孔子三分鐘: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

2012年06月13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Jessie

《經濟通通訊社13日專訊》候任特首梁振英在接受報章訪問時表示,政府累積財政儲備達6000億,上任後會分作三大用途,大部分用於穩定港元及作應急之用,其他會用作投資經濟及社會,包括處理人口老化問題及環保工作,但未決定會使用多少儲備。梁振英又指,明白市民對強積金有所不滿,會盡快作出檢討。
樓市方面,梁振英指新政府不會以壓低樓價來增加購買力,主要仍是利用加建居屋和公屋,但亦會考慮開放其他資助房屋的模式。梁振英要求新班子著力研究縮短興建公屋的有關程序,更指現時需時七年太長。
另外,梁振英於訪問中表示,香港的視野要更廣闊,應放眼整個珠三角,又料邊境禁區可成港深經濟融合的重要區域,又提出可開放內地居民與外國人免簽證進入禁區,使用本港的服務。
梁振英表示,上任後會即研究香港及深圳的經濟融合,並會以香港利益為依歸。




《論語‧衛靈公第十五》
子曰:「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2012年6月11日星期一

2012.06.11Part2[孔子三分鐘:君子博學於文,周恩來悼詞,包致金香港的核心中的核心價值,夢熊謬論,追輯殺人者,悼李旺陽遊行,重慶雙橋大示威,624東覺道決志,何炳棣逝世]

孔子三分鐘:君子博學於文,周恩來悼詞,包致金香港的核心中的核心價值,夢熊謬論,追輯殺人者,悼李旺陽遊行,重慶雙橋大示威,624東覺道決志,何炳棣逝世

2012年06月11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ing,林匡正

《論語· 顏淵第十二》
子曰:「君子博學於文,約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



悼李公樸、聞一多詞(一九四六年十月四日)
周恩來

今天在此追悼李公樸、聞一多兩先生,時局極端險惡,人心異常悲憤。但此時此地,有何話可說?我謹以最虔誠的信念,向殉道者默誓:心不死,志不絕,和平可期,民主有望,殺人者終必覆滅。

*這篇悼詞是為上海各界追悼李公樸、聞一多先生寫的,由鄧穎超同志代表周恩來同志在會上宣讀,刊載於一九四六年十月四日重慶《新華日報》




SUNDAY, JUNE 10, 2012

冼麗婷訪包致金:談香港核心價值——活得有尊嚴
【蘋果日報】六四以後,七一之前,香港人的心特別痛也特別熱。

六四鐵漢李旺陽上周三被發現在邵陽大祥區醫院死去。他在獄中21年被折磨至雙目失明、雙耳失聰、一身是病,都沒有死去,外間不相信他會在今天自殺。

有歷史學者綜合研究後提出過,中國內地固有的道德價值,在大躍進大饑荒及文革以後,已經崩潰。香港7.1回歸中國主權15年,港人還保持着怎樣的價值觀?一國兩制下努力維護司法獨立的香港,珍珠上的雪亮,是那一抹尊重人權的光芒。

跟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 Kemal Bokhary)討論香港核心價值,他用書面回答了記者的提問。在他心中,香港最重要核心價值是:「尊重人的尊嚴。這種尊重,躺伏於人權中心思想裏面……讓我們忠於自己,活得有尊嚴。我們遵此對人,別人也遵此對我們。」在這個價值觀上,包致金自信準確掌握港人看法,並且是站在香港的大多數之內。

李旺陽飽受摧殘,離奇死去,刺破人民的心。記者上周四就此事再向包官透過電郵提問:「那絕對不是一個尊重人的尊嚴的個案,也不是一個尊重人的尊嚴的地方。在港人共同的未來裏,你有信心尊重人權的價值觀,能繼續在香港保持、受保護嗎?」他親自回覆說:「我絕對肯定香港人會盡一切努力維護我所說過的核心價值,雖然不是絕對肯定,但我卻有信心,我們會成功的。」

司法獨立 絕不低頭

一直在法庭上捍衞人權,捍衞憲法賦予的基本公民權利,包致金從不向社會輿論、政治現實妥協。香港回歸中國主權治下是現實,但維持香港司法獨立是原則,也是從《中英聯合聲明》就承諾好了的。他認為司法決定需按法律而行,跟從政治必亡。一切政治現實論,他作為法官,都不看,「有些人是不相信法治的」。他維護香港人示威權利,認為那是政治進程裏的重要部份,「尤其在香港這個民主還沒有完全發展的地方」。

可是,包致金很多時候是法庭議決上的少數派,甚至是唯一的少數派。他真的是「包拗頸」嗎?他明白廣東花名「包拗頸」的意思,但最重要是,他明白為何別人會這樣稱呼他。「我沒有喜歡,也沒有不喜歡。不如這樣說吧,我明白為何自己被這樣稱呼」。

1999年人大就港人內地子女居港權問題釋法,抱人道精神站於弱勢內地出生兒童一邊的包致金,不接納特區政府遣返令,法庭四對一裁決,政府得直,他是唯一反對的「拗頸」法官。另一次終審法院裁決,他認為憲法中家庭團聚權利應可解釋至領養子女身上,以一敵四,把孤單的一票,投給了港人內地領養女童談雅然。這一趟,他在法庭又輸了,但在法庭以外,因為他,生長了一個敢於追求生命權利的美麗故事。

「四比一,只有他站於我一邊」。談雅然是2001年內地領養子女申請居港權的主角,輸了官司,贏了輿論,同年年尾獲批單程證來港與養父母團聚。現年25歲的談雅然已在香港大學法律學院畢業,曾在亞洲善待動物組織工作,現於港大當研究員。為了追求生命理想,她準備到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修讀政治哲學碩士,希望將來能念博士,研究動物權( Animal Rights)。

「一切有感知的生物,都不應受苦,每一個生命,都應該活得有尊嚴,都應該自由地生活」。這一種理念,比包致金重視人的尊嚴還要偉大。內地領養過來的香港女孩,當年不懂得誰是包致金,11年來,沒有親身見過他一面,只有在港大念法律時,讀憲法部份,看到自己的個案,看到包致金的判詞。「不少法律學院內的同學,都很欣賞包致金的法律觀點,曾經在 facebook開了一個 Bokhary appreciation society。他是我的 intellectual idol,給我很多鼓勵」。

堅持信念 法庭良心

雅然最近透過記者協會轉交給包致金的一封信,講述了她的成長,她的努力,她的近況,讓法庭上的「包拗頸」感動。以下是她信裏的節錄:

"But if anyone has taught me to embrace conscience and justice at all costs, it is you(Bokhary)."

"I am so lucky to be able to stay by his( her father) side and take care of him all these years. I can't provide material comfort for my parents in the years to come, if ever. But keeping them company and happy is what I'm capable of. Happiness, sometimes, is that simple."

已經做了爺爺的包致金,對雅然父母擁有的家庭之樂,感同身受,給雅然覆了一封親筆信,鼓勵她繼續為法治精神努力,還相約稍後見面一起用膳。

走過23年法官路,65歲之年,包官淺淺回望年輕時的自己,「若果我現在向老同學(英皇佐治五世學校校友)假裝着當年那個清高理想主義者的模樣,他們準會被逗得發笑」。小時候,他認為法律應該是尋求公正的,而好一部份親友都是律師,他們以此信念而行,也影響了今天的法庭良心。

包致金在英國修讀法律回港後當了大律師,李柱銘見過他在法庭上盤問證人。策略上是要尖銳的,偏偏他心地好:「明明問到好狠,但之後又不想太過份,要補幾個字(調和),留有餘地。他仁慈,適合當法官。」從70年代就認識包致金的余若薇說,終審法院內的音響設計不好,坐在法官位置上的包致金,說話又多又快,經常聽不到他說甚麼。但對他所說的核心價值,尊重 human dignity,她很有同感,「不抽象,好多人會明白。就是不要做傀儡,不要做傷天害理的事,重視人的尊嚴」。

尊重人權 懂得包容

聽其言,觀其行,從近到遠,在法庭以外接觸包致金,看他怎樣對人,聽他怎樣演說,讀他的書信回覆,看他判詞金句。他對人尊重,言出必行。他的友善,看得到,也讀得到。

包官不讓人嘗試做一件事前就絕望,早前記者提出訪問邀請,他不拒絕,卻透過秘書轉達,「除非給我很好的理由,非要我現在接受訪問不可」。他親自叫秘書留給記者電郵地址,留下一個希望,最終留下他與港人共同希望的看法。

怎樣的人,就有怎樣的價值觀,1947年香港出生的包致金,從沒想過移居海外。誠實勤勞的父親,影響他至深。他看香港人是這樣的:「我想,香港人努力工作,也如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一樣包容,我們把握了很多機會,也一起面對過困難。我相信,這是大多數人的看法,不用拗頸了。」

2012年10月24日將會是他作為終審法院常任法官的最後一天,之後留任為非常任法官。「那天,你將會看到我在法院裏工作」。

後記

如包致金所說,法官一般只會在法律期刊發表意見,絕少接受個人專訪。嘗試親身接觸他,在悶熱5月的一天開始。記者按慣常做法,在終審法院門外守候。草蚊子兇惡,尾指的一針癢得要命。太陽快將要下山前,包致金從法院側門出來。記者上前,最警覺的是他的司機「豬仔」。「對不起,我不能跟你談,我趕着去醫院」。當他聽到邀約訪問的請求,卻又輕鬆回答:「好。」上車前一刻,禮貌地說:「你想甚麼時候?」法官這個提問令記者愕然,張口想說之時,又被封後門,「還是先找我秘書好了」。不想錯失機會,記者請他留個電郵地址,直接傳達訊息,「希望你跟我們談談香港核心價值」。他全都笑着點頭說好,再囑咐司機把秘書的電話交給記者。在寫好一個電話號碼的時間裏,法官突然打開車門對司機說:「你給我撥電話,我親自跟秘書說。」言出必行,保證落實,他是這樣一個的法官。


包致金被法律界喻為終審法院最勤力法官,參與審理案件超過九成。

包致金(前排右二)認為巿民的警覺性及新聞自由,是香港核心價值最強大的守護者。

包致金(前排中)眼中,香港司法獨立受過幾次打擊,最後仍然生存而且會繼續生存。

當年不獲居港權的談雅然,最終能在港成長,立志維護一切生命權利。



Interview with PJ Bokhary: Freedom-loving People to Sustain HK Core Values

In a written reply to Apple Daily, the permanent judge of the Court of Final Appeal Mr Justice Kemal Bokhary expresses his views on Hong Kong's core values, of which respect for human dignity is top on the list. He is confident that Hong Kong people will make every effort to protect judicial independence, self-expression, civil liberties and human rights. The greatest protection for all these values, as he always underlines, comes from a vigilant population and a free media.

Q: In your opinion, what is the most important core value of Hong Kong?
A: In my view, the most important core value of Hong Kong is respect for human dignity. Such respect lies at the heart of human rights. As I see them, human rights represent the minimum entitlements that people- and that means all people- must be able to demand for themselves and must accord to others in order to live and let live as human beings. These entitlements are inherent in the human person. It is for the law to protect and advance them. They involve a number of things: civil liberties, personal security, security of property however modest, self-expression, public participation, respect for otherness and at least a tolerable standard of living. These are the things which enable each and every one of us to be ourselves and live with human dignity- in how we treat others and how we are treated by them.

Q: Being a permanent judge of the Court of Final Appeal in the past15 years, did you see the important values of the rule of law, civil liberties and human rights in Hong Kong change?
A: The importance of these things has not changed. But in the realization of them, there have been ups and downs. These things are always at risk. They must always be protected. Everybody has a part to play in protecting them. Their greatest protection comes from a vigilant population served by a free media.

Q: In the past15 years, Hong Kong people expressed their views in different areas and in different ways. Demonstration is a way to express themselves for quite a number of people. There are concerns that in many incidents, Hong Kong Police has been used as a political tool to suppress the demonstrations. Are you confident that the fundamental freedom of Hong Kong people will be undoubtedly protected by the court?
A: Demonstrations form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political process. This is especially so where, as in Hong Kong today, democracy is not yet fully developed. There is in Hong Kong a constitutional right to demonstrate. At the same time, there are legitimate reasons for regulating demonstrations, for example, crowd safety and ensuring an adequate flow of traffic for emergency vehicles including ambulances and fire engines. The vital thing is not to restrict demonstrations on the basis of the demonstrators' politics. You have mentioned the police. Whatever you may think about the orders which the officers on duty have received, you should bear in mind that they are members of a disciplined force operating under a chain of command. Their task is not an easy one. Judges are human. They are not infallible. But I believe that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can be reasonably confident that, at least in general, their freedoms will be duly protected by the courts.

Q: Based on the 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 Hong Kong could enjoy a high degree of autonomy under the"one country, two systems" formula. How far do you think judicial independence has been maintained during the past15 years? People are pessimistic to the reality that both our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autonomy has been damaged, what is your response?
A: I think that judicial independence in Hong Kong has sustained a few blows but has survived and will survive. Some people are pessimistic. I would urge them to lay aside pessimism and adopt vigilance instead.

Q: Seeking interpretation from Beijing is regarded as a damaging concession in order to avoid confrontation in China. Some people hold that no court in Hong Kong can ever be entirely blind to the political realities that exist under"one country, two systems". How would you response to such an opinion?
A: The judiciary decides according to law. If the judiciary decides according to politics instead, the rule of law dies. Some people do not believe in the rule of law.

Q: On July1, the new administration led by CY Leung will swear in. In the end of October, you will be replaced by an older judge. In your view, how will the Hong Kong core values be sustained under such new circumstances?
A: It will be sustained by the judiciary, the legal profession, the legal academy, the media and, above all, the freedom-loving people of Hong Kong as a whole. Optimists and pessimists will always exist. The important thing is to be vigilant and determined.



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周本順(邵陽人)




邵陽市公安局長李曉葵



邵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長趙魯湘 (最左面)





何炳棣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D%95%E7%82%B3%E6%A3%A3


2012.06.11Part1[蕭生孫女,公民黨變陣,劉健儀自由黨大鑊喇]

2012.06.11Part1[蕭生孫女,公民黨變陣,劉健儀自由黨大鑊喇]

2012年06月11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ing,林匡正



2012年6月8日星期五

2012.06.08Part3[QE3,股市勢危,議會抗爭戰,成王敗寇:選戰兵法,軍事環節:叙利亞軍的皇牌]

QE3,股市勢危,議會抗爭戰,成王敗寇:選戰兵法,軍事環節:叙利亞軍的皇牌

2012年06月08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Cherry,Henry


2012.06.08Part2[柴玲公開信,深入談競爭法,人口政策報告書]

柴玲公開信,深入談競爭法,人口政策報告書

2012年06月08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Cherry,Henry

2012.06.08Part1[回應阿東,以洗冤錄分析李旺陽案,孔子三分鐘:知者樂水仁者樂山]

回應阿東,以洗冤錄分析李旺陽案,孔子三分鐘:知者樂水仁者樂山

2012年06月08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Cherry,Henry




《論語·雍也第六》
子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

2012年6月6日星期三

2012.06.06Part2[CY的黑面馬房,九倉的官商勾結,華置澳門收回地皮,遣責任志剛,競爭法]

CY的黑面馬房,九倉的官商勾結,華置澳門收回地皮,遣責任志剛,競爭法

2012年06月06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Jessie,一樹






2012.06.06Part1[龍心事件跟進,六四燭光晚會,李旺陽被自殺金星凌日,孔子三分鐘:事君盡禮人以為諂也]

龍心事件跟進,六四燭光晚會,李旺陽被自殺金星凌日,孔子三分鐘:事君盡禮人以為諂也

2012年06月06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Jessie,一樹








金星凌日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87%91%E6%98%9F%E5%87%8C%E6%97%A5




6月6日,是本世紀最後一次「金星凌日」天文奇景,中國古代預測學將「金星凌日」稱之為大凶的預兆。
無論東西方的玄學家,皆認為「金星凌日」屬於凶兆。中國古代把金星叫做太白星,「金星凌日」又稱為「太白犯主」。太白主兵刑之政,代表以下犯上,表示有戰爭、政變,政治經濟不穩,政壇會出現醜聞等。歷史上「金星凌日」之年,均屬多事之秋。
「金星凌日」以兩次凌日為一組,間隔8年,但是兩組之間的間隔卻有100多年。本世紀首次「金星凌日」發生在2004年6月8日。

「太白經天」主兵刑
據《舊唐書‧天文志》所載,武德九年(公元626年)六月一日,太白經天,六月三日,當金星再次白晝劃過長空,太史令傅奕立即向唐高祖李淵密奏,稱「太白見秦分,秦王當有天下」。在六月四日即發生玄武門政變,秦王李世民殺死太子李建成,逼父退位。於同年八月初九甲子日(9月4日)繼承皇帝位,是為唐太宗。

歷史上「金星凌日」影響中國政局的大事
1874年,清穆宗(同治)駕崩,由光緒繼位,慈禧太后再度垂簾聽政。日本出兵台灣,並血洗牡丹社,史稱「牡丹社事件」。香港發生甲戌風災,死亡人數達三千人。
1882年,美國國會頒布排華法案。朝鮮發生「壬午之變」,政變後清政府與日本均派兵入朝。日本制訂了10年擴張計劃,準備大規模進侵亞洲。

6月6日恰逢「撒旦」生日
今年6月除了有「金星凌日」的天象外,也恰逢6月6日是邪惡代表撒旦(Satan)的生日。據天主教文獻《創世記》記載,撒旦在伊甸園裡曾作為一條蛇去誘惑夏娃,天主教徒認為耶穌之所以把撒旦稱為最初的蛇。「蛇」也因此在聖經裡成了「欺騙者」的象徵。他的標誌是666,而西方人把每年的6月6日當做是他的誕辰。

《論語‧八佾第三》
子曰:「事君盡禮,人以為諂也。」

2012年6月4日星期一

2012.06.04Part2[經濟學人看中國經濟,交待龍心事件,立會討論五司十四局,文化環節:希臘民主]

經濟學人看中國經濟,交待龍心事件,立會討論五司十四局,文化環節:希臘民主

2012年06月04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ing,于飛



香港人網就《星期5冇女》節目發出之聲明

1. 香港人網對於上星期五一集《星期5冇女》節目,引起之不愉快向網民及公眾道歉;

2. 香港人網管理層決定無限期停播《星期5冇女》節目;

3. 香港人網一直奉行編輯自主原則,對節目邀請之嘉賓,包括︰『龍心』及該名女嘉賓主持,事前並無作出干預;

4.《星期5冇女》乃18禁節目,節目已警告18歲以下人士切勿收看;

5. 在週末期間,香港人網已主動聯絡女事主了解事件及提供協助。但女事主現正外遊,未有肯定答覆,故延至今天才發出此聲明。如女事主有任何需要,包括報警救助,香港人網定必全力協助;

6. 鑑於『龍心』早前於《城市論壇》之言論,香港人網覺得若要訪問『龍心』,應有專業人士在場提供輔導,較為恰當,否則對其本人、女事主、及公眾也欠公道。


香港人網管理層
04 . 06 . 2012


如有任何查詢,請聯絡莫先生 ( 2892 7838 )


2012.06.04Part1[京華六月飛霜,慢步平反六四,六四在中國現代史的意義,反駁鎮壓有理論,孔子三分鐘:君子食無求飽]

京華六月飛霜,慢步平反六四,六四在中國現代史的意義,反駁鎮壓有理論,孔子三分鐘:君子食無求飽

2012年06月04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ing,于飛




















《論語· 學而第一》
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



2012年6月1日星期五

2012.06.01Part3[Facebook河蟹,世界在十字路口,成王敗寇:反駁失敗主義]

Facebook河蟹,世界在十字路口,成王敗寇:反駁失敗主義

2012年06月01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Cherry,Henry


郎咸平:新一輪經濟刺激讓中國陷入日本式大蕭條

郎咸平博客 29-05-2012

據媒體報道,在5月23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中央提出11條舉措確保穩增長,更有消息人士透露下階段財政、貨幣、產業等三大政策將陸續有新一輪具體政策出臺,此舉意味著新一輪經濟刺激號角已經吹響。那麽,政府的經濟刺激措施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有效?我在《中國經濟到了最危險的邊緣》一書中就指出,敢不敢問自己:中國經濟究竟在靠什麽增長?我們不得不面對一個冰冷的現實,那就是無論是出口還是內需其實都是“浮雲”,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只靠一種方式,就是近乎瘋狂的固定資產投資。而新一輪經濟刺激很可能讓中國陷入日本式大蕭條。

  就拿上海來說吧。上海經濟發展的快得不得了,現在已經不僅僅是中國第一大城市了,而且是遠東超級大都市。2008年、2009年上海經濟總量先後超過了新加坡和中國香港,現在看來超過東京、紐約也是指日可待了。從統計數據來看,“十一五”期間,上海市國內生產總值從9247.66億元提高到16872.42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年均增長11.1%。也就是說,這五年的GDP加在一起有差不多6萬億元。那大家曉不曉得這裏面有多少是靠固定資產投資拉動的?2.3萬億元。什麽概念呢?就是說除去崇明縣,上海砸在每平方公裏上的投資竟然超過了4.6億多元!在上海市政府經濟形勢分析會上,他們自己也坦言:“依靠大規模投資驅動經濟增長的模式已經不可持續。”

  什麽叫不可持續?不過是和“負增長”一樣的委婉說法,真相就是在全面下滑。2011年1—11月份,上海完成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總額4350.5億元,比2010年同期下降0.9%,其中5月份比2010年同期下降5.7%。不僅上海如此,我這裏還有全國的數據。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1年11月份全國固定資產投資環比下降0.19%;交通運輸部的數據顯示,2011年1—11月份,全國公路水路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速下降了7.8個百分點。

  從鐵道部到地方政府,中國經濟已經深陷債務危機。鐵道部其實就是整個中國經濟發展模式的縮影。我在2011年的春節就發布了鐵道部的財務預警!當時的鐵道部還在“大躍進”的狂歡之中,沒有人聽,他們不但找我麻煩,找我節目的麻煩,還鄭重其事地開新聞發布會反駁我,說什麽資產負債率不高,財務還很健康,和我這個財務專家叫板。結果不到一年,在資本市場發債受挫,沒辦法只好“作弊”,在財政部碰了一鼻子灰以後,竟然故意曲解發改委的文件,創造出“政府支持債券”這麽個新名詞,硬把它說成是有中央財政支持來忽悠資本市場。

  媒體報道說“鐵道部向國家求援8000億元,希望財政支持4000億元,同時發債4000億元,以使鐵路建設順利推進”。鐵道部公開回應說這個報道純屬謠言。那到底是不是謠言呢?從財務報告上看,36家與高鐵相關的上市公司,應收賬款合計是2491億元。

  何以至此呢?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先問大家一個問題:給你一筆資金來做投資,你會怎麽投?我想就算你沒讀過MBA,你也懂得手裏要留有周轉資金,分期開發,保障一期竣工以後能收回現金了,再投下一期項目。你一定不會把所有的錢用來同時開工十幾個項目,到後來沒錢了再到處去借。

  但是,我們的鐵道部也好,地方政府也罷,都比你有創意,他們的習慣就是把所有資金加貸款一股腦全砸進去。2008年國家的4萬億投資計劃中,計劃投資到鐵路上的大概是1.2萬億。結果,鐵道部一口氣投進去2.4萬億,全國4.1萬公裏鐵路一起上馬;一口氣開工建設1.6萬公里高鐵,砸進去1.6萬億;同時又開工建設雙線電氣化鐵路2.5萬公里,至少又砸進去7,500億元。所有的錢全砸進去了,沒錢了怎麽辦?等國家撥款,向銀行借債。

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麽?就是一旦國家投入減少,很多在建項目立馬陷入困境。2011年6月份的時候,國家開始重新思考鐵路規劃,決定放慢速度,削減對鐵路的投資。這裏我得為政府辟個謠,政府可不是在溫州動車事故之後,而是在那之前就已經考慮修改計劃了。早回應我的預警多好,沒準兒鐵道部還能“軟著陸”。結果是:國內多條鐵路面臨資金短缺被迫停工,停工項目佔到所有鐵路項目的90%以上。

  鐵道部搞“大躍進”的是高鐵建設,那麽地方政府在搞什麽呢?公路、機場和交通樞紐。讓人擔心的是,地方政府的債務危機比鐵道部來得還猛烈。大家不要閑著沒事兒看歐洲和美國的熱鬧了,因為我們“中國版”的債務危機早已經爆發了。雲南省的融資平臺發生了嚴重的債務危機,這不是一連串個別的危機,而是一連串具有連鎖反應的債務危機,雲南發生危機的同時,全國各地的債務融資平臺都發出了警報。首先是雲南公路千億貸款已經發生技術性違約,經過雲南省政府和四大國有銀行的緊急磋商與協調,才避免了危機的爆發。之後,雲南省政府自己悄悄搞重組,不幸的是重組中導致發行的債券又險些發生違約,這些債券包括“10雲投債”和“11雲南鐵投債”等企業債和短期融資券兩個品種的7只債券。而雲南省政府早在2011年4月26日召開常務會議時就決定組建雲能投了,可是3個月後才披露這個信息。

  各位還記得日本當年經濟發燒的時候是什麽狀況嗎?我告訴你,和我們今天差不多。但是日本沒有搞所謂的電動車,也沒有一邊拆高爐一邊建高爐,一邊修電廠一邊炸電廠。我們都曉得日本陷入“失去的三十年”,其導火索之一就是1987年美國股災,導致大量資金逃逸。當時日本經濟從表面上看非常好,持續51個月GDP連續增長,日經指數在1989年達到頂峰。但是地價和股價泡沫越吹越大,最終在1992年破滅,日本經濟開始陷入長期的蕭條。日本人還不好意思承認自己的蕭條,他們對此起個名叫什麽呢?“平成不況”,其實就是經濟衰退的意思。遺憾的是, 到現在日本還處在“平成不況”之中。

  從1990年開始日本GDP大幅下跌。那麽,當時日本政府是怎麽挽救經濟的呢?他們採取的方法就是靠大規模財政支出和降低利率來不停地刺激經濟。前前後後共實行了9次大規模的刺激對策,其中有7次規模高達10萬億至18萬億日元,總規模高達136萬億日元,接近GDP的三分之一。再貼現率從1991年7月到1993年9月,連續7次下調,從6%一直降到1.75%。到1995年日本稍微緩過氣來,但是刺激政策並沒有停止,再貼現率當年又兩次下調,一直降到了0.5%。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日本又接二連三地開始刺激。1998年日本政府兩次實行綜合經濟對策,共動用了40.6萬億日元的公共資金,但是當年,日本企業破產18988家,創歷史之最。之後,日本政府又開始大規模減稅,調整土地、僱傭和中小企業方方面面的政策。

  結果,日本政府刺激一次,經濟就出現短暫復蘇,但是退出刺激就下滑。長期來看,公共債務支出讓日本政府財政狀況日益惡化。事實證明,采取這種“注射強心劑”的辦法,並沒有讓日本經濟真正好轉。整個20世紀90年代,日本實際GDP增長率只有1.1%。同時,因為大規模的刺激政策,導致日本的財政赤字節節攀升,長期債務在GDP中的比重從1992年的51%增長到2002年的136%,後來竟然超過了200%!如此沈重的財政債務是根本不可能在短期內解決的。

  按照2009年的數據計算,日本的政府債務幾乎已經無法償還。2009年日本GDP約為480萬億日元,經濟增長率按照2%計算,每年最多增加10萬億日元,扣除社會保險和租稅負擔,按照25%—30%計算,每年增加稅收不過2.5萬億到3萬億日元。如果扣除經濟增長和長期利息變動相抵的部分,償還目前的880萬億日元債務需要300多年!

  我講了這麽多日本的問題,目的是想說我們就別再盜用凱恩斯主義了,凱恩斯要是知道他的理論如此貽害後人,可能都會把自己的著作付之一炬。日本這失去的30年告訴我們一個非常簡單的道理:財政刺激、低利率、政府舉債投資,統統無效。恰恰是因為這麽瞎搞,經濟底子會越來越虛,距離走出蕭條也越發遙遠。

2012.06.01Part2[孔子三分鐘:無友不如己者,拉布成敗得失,選情分析,環球時報中國青年報互片,火燒比亞迪]

孔子三分鐘:無友不如己者,拉布成敗得失,選情分析,環球時報中國青年報互片,火燒比亞迪

2012年06月01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Cherry,Henry


《環球時報》5月29日 社評

反腐敗是中國社會發展的攻堅戰

鐵道部原部長、黨組書記劉志軍昨天被宣布開除黨籍,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這一消息再次觸動了公眾關於腐敗那根最敏感的神經。從全國范圍看,腐敗官員落馬的消息的確不斷冒出,給人貪腐者“前赴后繼”之感。沒少抓,但像是抓不完。這究竟怎么回事?

中國顯然處於腐敗的高發期,徹底根治腐敗的條件目前不具備。有人說,只要“民主”了,腐敗問題就可迎刃而解。然而這種看法是天真的。亞洲有很多“民主國家”,如印尼、菲律賓、印度等,腐敗都比中國嚴重得多。但中國很可能是當前亞洲“腐敗痛苦感”最突出的國家。

這跟中國“為人民服務”的官方政治道德在全社會深入人心有關。但現實是,市場經濟沖擊了它的落實,敷衍甚至背叛它的官員從各種制度的縫隙中不斷漏出。中國是全球化很深入的國家,發達國家廉潔的高標準已被中國公眾見識,這些不同時代、不同條件下的信息強行壓縮在中國輿論場上,痛苦和糾結因此無法釋懷。

腐敗在任何國家都無法“根治”,關鍵要控制到民眾允許的程度。而要做到這一點,對中國來說尤其困難。

新加坡和中國香港地區實行高薪養廉,美國的參選者很多是富人,一般人當了官后積累名望和人脈,卸官后可以通過各種“旋轉門”把這些積累全變成現金撈回來。而這些路在中國都是死的。

給官員大規模提薪,中國輿論斷不會接受。官員退下來后一轉身利用影響和人脈賺大錢,制度就不允許。讓富豪們去當官,更讓人覺得“變味”。中國官員的法定工資很低,一些地方官員的福利常常通過“潛規則”實現。

整個中國社會現在都有些“潛規則化”,醫生、教師這些涉及公共福利的行業也在流行“潛規則”,很多人的法定收入不高,但有“灰色收入”。

哪里是“潛規則”的邊界,這點并不清楚。這也是當前腐敗案較多,而且有些是“窩案”的原因之一。民間流行“法不責眾”的說法,一旦有哪個官員相信了此說,并且以為“別人和自己一樣”時,他就已經十分危險了。

必須對腐敗分子進行嚴厲查處,決不姑息,這可以極大增加腐敗的風險和成本,起到必要的震懾作用。官方必須以減少腐敗作為吏治的最大目標。

民間須堅決加強輿論監督,提高官方推進反腐敗的動力。但民間也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國無法在現階段徹底壓制腐敗的現實性和客觀性,不舉國一起墜入痛苦的迷茫。

寫這些話,決不意味著我們認為反腐敗是不重要的、可以拖延的。相反,我們認為反腐敗確應成為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所要解決的頭號問題,它也是整個國家的共同追求。

然而我們認為,反腐敗不完全是能夠“反”出來的,也不完全是能夠“改”出來的,它同時需要“發展”幫助解決。它既是腐敗官員自身的問題,也是制度的問題,但又不僅僅是。它還是中國社會“綜合發展水平”的問題。

反腐敗是中國社會發展的攻堅戰,但它的勝利同時取決於其他戰場上對各種障礙的肅清。中國不會是其他方面很落后,唯獨官員們很清廉的國家。即使一時是,也持久不了。反腐敗是中國的突破口,但這個國家最終只能“綜合前進”。

===============================================


中國青年報 5月31日曹林 評論

捨制度和民主之外,反腐無解

核心提示:雖然腐敗並未得到有效的遏制,但中央對反腐的決心一直很堅定,中央領導在各種場合強調了必須對腐敗零容忍。
雖然腐敗並未得到有效的遏制,但中央對反腐的決心一直很堅定,中央領導在各種場合強調了必須對腐敗零容忍。對腐敗零容忍,應該是這個時代的普世價值,也是一個斷裂的社會中上上下下難得的價值共識。然而,竟有媒體在評論中拐彎抹角地支持「民眾允許一定程度的腐敗」。

《環球時報》近日刊發《反腐敗是中國社會發展的攻堅戰》的評論,看這個題目,本以為是批評腐敗、倡導反腐,可透過評論中那些浮在表面上關於反腐敗的官話套話大話空話,卻能發現不少讓人目瞪口呆的謬論,比如評論稱:「腐敗在任何國家都無法『根治』,關鍵要控制到民眾允許的程度。」還有:「民間也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國無法在現階段徹底壓制腐敗的現實性和客觀性,不舉國一起墜入痛苦的迷茫」。 中國顯然處於腐敗的高發期,徹底根治腐敗的條件目前不具備。

剝去粉飾於其觀點之表的文字遊戲,究其實質所指,正是讓人大跌眼鏡的「寬容腐敗論」:腐敗無法根治,民眾允許一定程度的腐敗,現實必須要面對適度的腐敗。這樣反法治、反常識的論調,與當年臭名昭著的「腐敗是經濟發展的潤滑劑」論如出一轍,無非是論證腐敗存在的合理性與正當性。

真的如此嗎?如果老百姓能真正做主的話,誰會容忍腐敗存在?

評論說:中國很可能是當前亞洲「腐敗痛苦感」最突出的國家——作出這個判斷後,原以為作者會延伸開來批評權力濫用,批評權力不受約束,可他竟然由此得出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結論:這跟中國「為人民服務」的官方政治道德在全社會深入人心有關。不要驚訝,其實,這種論調與其核心主旨是完全契合的。這「驚險一躍」的邏輯無非是:中國並不是腐敗最嚴重的國家,而只是「腐敗痛苦感」最突出的國家。為什麼「腐敗痛苦感」這麼突出呢?並不是腐敗問題真的很嚴重,而是「為人民服務」的官方政治道德,給了公眾對官員太多不切實際的期待,可現實離宣傳距離很遠,於是就非常痛苦。

按照這個邏輯,得出腐敗有「民眾允許的程度」就順理成章了。因為,面對「腐敗痛苦感」最突出,開出的藥方不是以憲政之制約束權力,以法治將權力關進牢籠,而是一針自我欺騙的麻醉劑:降低對官德那些不切實際的期待,如果我們能降低期待,能容忍一定程度的腐敗,水至清則無魚,人至賤則無敵,能在心理上接受官員有適度的腐敗,那麼,我們在面對官員腐敗的時候就不會那麼痛苦了,就能夠心安一些了。

何其大謬的觀點。如果我們的反腐敗真的接受了這樣的謬論,不是去致力於制度反腐,不是以零容忍的姿態去嚴打嚴控嚴治腐敗,而是讓民眾在心理上降低期待,接受適度腐敗,以此換得「皆大歡喜」,那我們的反腐大業必將走入非常危險的境地。這樣荒唐的觀點,不是真正愛護官員,不是真正地為這個國家的前途著想,而是禍國之論。在「腐敗零容忍」的追求下,腐敗都如此猖獗,如果開了口子,力挺「腐敗容忍」論,那麼,有了理論支撐和借口,腐敗又將猖獗到何種地步?

公眾對腐敗問題的痛苦感,是「為人民服務」的官德宣傳傳播了不切實際的期待嗎?當然不是,「為人民服務」根本不是我們特別的要求,每個國家的公務員都應該有這樣的擔當,哪個國家的公僕不是為民服務的?只是話語表述不同罷了,比如會表述為「為公共事務服務」、「為公共利益服務」等等,這是公務員的本體承諾和普世規範。公眾對腐敗問題的痛苦感,就是腐敗帶來的。消除痛苦感,惟有制度反腐,惟有以制度將權力馴服。

反腐敗不容妥協。天真地以為將腐敗控制到「民眾允許的程度」的利益贖買和妥協讓步,可以換得政治清明,可以用「容忍小腐敗」換得「不去大腐敗」,純粹是癡人說夢自欺欺人。

腐敗問題無法通過「發展」來解決——正如經濟發展了,並不能帶來社會文明和道德素養的全面提升,同樣,經濟發展也不能解決腐敗問題。腐敗不是經濟發展的潤滑劑,同樣,發展也不是終結腐敗的推進劑。捨制度之外,捨民主之外,反腐無解。





《論語·學而第一》
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主忠信,無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


2012.06.01Part1[選舉活動報告,貪曾戲屎喊唔出,黃成智鬧羅范,替補拉布戰結束]

選舉活動報告,貪曾戲屎喊唔出,黃成智鬧羅范,替補拉布戰結束

2012年06月01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劉嗡,Cherry,Hen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