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0日星期五

2011年12月28日星期三

2011.12.28Part2[天與地成禁劇,潮汕抗爭跟進,羅湖車禍,唐英年民望上升,惡搞泛民初選,租金問題]

天與地成禁劇,潮汕抗爭跟進,羅湖車禍,唐英年民望上升,惡搞泛民初選,租金問題

2011年12月28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馬草泥,一樹

2011.12.28Part1[「扑性day」技術分析,紫荊俠現身北京,台灣選情,假日電影,蕭生的下一本書]

「扑性day」技術分析,紫荊俠現身北京,台灣選情,假日電影,蕭生的下一本書

2011年12月28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馬草泥,一樹


没有錢,在香港你連野戰都打不了

http://www.cherrie.hk/2011/12/28/%E6%B2%A1%E6%9C%89%E9%8C%A2%EF%BC%8C%E5%9C%A8%E9%A6%99%E6%B8%AF%E4%BD%A0%E9%80%A3%E9%87%8E%E6%88%B0%E9%83%BD%E6%89%93%E4%B8%8D%E4%BA%86/

本年聖誕熱話應該包括「扑性day」的青年男女街頭野戰Video/ Cap圖。先講故事教訓,便是男生其實有小心在意,時時留神四方,但他没俯仰上下,便是失策,他没有這個城市的觸角。香港高樓林立,人在其中,時時如同井中之蛙、瓮中之鼈,四壁以外,長有百目注視,不可不防。
.
有別於神州大地、歐美諸國,打野戰,你真的可以隨便找到荒野之地,只怕撞鬼不怕人;小城都市,亦不難尋個矮宅牆邊、小店暗角,上下只有天地為證。香港你去到米埔,都被圈了做豪宅和高爾夫球場,這些野戰不是屬於你打的.jpg。因此說,香港不適合率性隨意的打野戰,若忍無可忍必須打,亦打得比人提心吊膽。左右無人,你如何知道哪家小姐少爺正捧機夜戰,偶或眺望窗外緩弛神經,放鬆眼球──而事實他也没什麼好望的,窗外別說有山有水,便是個遠一點的景都價值連城──他只可望望樓下的平台,然後閣下之英姿或媚態,盡收眼底。看了也罷了,在人人有部具攝錄功能手機的年代,人人都自覺是第四權,不過不在乎監察政府,卻很在乎審判蟻民眾生,你不能存萬一之僥倖。
.
有人說他們是「野狗」,為何這城市那麼多後生「野狗」?香港青年男女特別淫蕩嗎?不會呀,年年全球性事調查,香港人的性事次數永遠居於榜末。觀乎片中男女,也似成年,没有特別癖好的話,在這二十年來最冷的聖誕夜晚,平台上寒風蝕骨,貪佢夠凍乎?非也,錯未盡錯於未能忍所不能忍,錯於你窮。在香港,兩情相悅的搞野,都要講錢的,你要不家裡有點錢,容得你有間房,要不你掙得點錢,租得起屋,爆得起房,没有錢,在香港你連野戰都打不了。
.
你話女友港女,甫拖手便問你家宅?或者她其實正準備獻身。
.
城市哀歌。
.

2011年12月26日星期一

2011年12月23日星期五

2011.12.23Part2[反對中國人本質論,兩電死結,梁振英的生果金政綱,何俊仁的宣戰]

反對中國人本質論,兩電死結,梁振英的生果金政綱,何俊仁的宣戰

2011年12月23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劉嗡

2011.12.23Part1[海門最新發展,韓寒論革命]

海門最新發展,韓寒論革命

2011年12月23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劉嗡

韓寒:《論革命》

最近翻看了很多問題,革命和改革兩個詞被頻頻的問起。平時媒體也很喜歡問,但是也只是一問一聽,無法見諸報端。寫下來無論什麼觀點,八成也是不保的命。但作為這次冬至回讀者問的第一篇,我就先用整個篇幅來回答我關於革命兩個字的看法。我綜合了讀者和一些內外媒的提問,在這裡一併作答。

問:中國最近群體事件頻出,你認為中國需要一場革命麼。

回答:在社會構成越複雜的國家,尤其是東方國家,革命的最終收穫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很坦率的說,革命是一個聽上去非常爽快激昂並且似乎很立竿見影的詞彙,但是革命與中國未必是好的選擇。。首先,革命需要有一個訴求,訴求一般總是以反腐敗為開始。但這個訴求堅持不了多遠。「自由」或者「公正」又是沒有市場的,因為除了一些文藝和新聞的從業者,你走上街去問大部分人,你自由麼,他們普遍覺得自由。問他們需要公正麼,他們普遍認為不公正的事情只要別發生在我自己身上就可以了,不是每個人都經常遭受不公待遇,所以為他人尋求公正和自由不會引發人們的認同。在中國是很難找到這樣一個集體訴求的。這不是需要不需要的問題,是可能不可能有的問題。我的觀點是不可能也不需要。但如果你問我中國需要更有力的改革麼,我說一定是的。

問:你為什麼不去領導一場起義呢?

回答:開玩笑,就算我認同革命,並在上海起義,而且還稍具規模,官方只要一掐斷互聯網和手機訊號,我估計不用政府維穩機器出馬,那些無法用QQ聊天或者玩不了網絡遊戲看不了連續劇的憤怒群眾就足以將我們撲滅,你也別指望著能刷微博支援我,你三天上不了微博就該恨我了。

問:那難道中國就不需要民主與自由了麼?
回答:這是一個誤區,文化人普遍將民主與自由聯繫在一起,其實對於國人,民主帶來的結果往往是不自由。因為大部分國人眼中的自由,與出版,新聞,文藝,言論,選舉,政治都沒有關係,而是公共道德上的自由,比如說沒有什麼社會關係的人,能自由的喧嘩,自由的過馬路,自由的吐痰,稍微有點社會關係的人,我可以自由的違章,自由的鑽各種法律法規的漏洞,自由的胡作非為,所以,好的民主必然帶來社會進步,更加法制,這勢必讓大部分並不在乎文化自由的人們覺得有些不自由,就像很多中國人去了歐美發達國家覺得渾身不自在一樣。所以,民主和自由未必要聯繫在一起說,我認為中國人對自由有著自己獨特的定義,而自由在中國最沒有感染力。

問:我認為中國頑疾太深,改革已經沒有用了,只有來一場革命才能讓社會好轉。
回答:我們假設革命沒有遭到鎮壓,當然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我們幻想一下革命,假設,革命到了中段,學生,群眾,社會精英,知識分子,農民,工人,肯定不能達成共識。而我們一直忽略了一個人群,那就是貧困人口,這個數目大概是兩億五千萬。你平時都不能注意有他們的存在,因為他們甚至從來不使用互聯網。既然革命能夠發展到中段,必然已經誕生了新的領袖。沒有領袖的革命一定是失敗的,白蓮教起義就是很好的例子,而有了領袖的革命,也不一定好到哪裡去,太平天國又是很好的例子。中國式的領袖,絕對不會是你現在坐在電腦前能想像的那些溫厚仁慈者。這樣的一個領袖,八成獨斷專橫自私狂妄狠毒又有煽動力,是的,聽著有點耳熟。但中國人就吃這一套,也只有這一套才能往上爬,這個社會習慣了惡人當道,好人挨刀。文藝青年們看好的領袖一個禮拜估計就全給踢出局了。而越是教育水平高的人,越不容易臣服與領袖。所以這些人肯定是最早從革命中離開的。隨著社會精英的離開,革命人群的構成部分一定會產生變化,無論革命的起始口號有多麼好聽,到最後一定又會變回一個字,錢。說的好聽一點就是把應該屬於我們的錢還給我們,說難聽一點就是掠奪式的均富。你們不要以為因為我覺得自己有點錢,所以我慫了,害怕失去。在革命的洪流裡,你擁有一個蘋果手機,你是開摩托車的,甚至你會上網,你平時買報紙,吃肯德基,你都算是有錢人,甚至是有能力在互聯網上閱讀到這篇文章的人,都是充滿著原罪的被革命對象。有一億家產的人比起有一萬家產的人反而安全,因為他們打開家門,門口已經放的是紐約時報了。最後倒霉的還是中產,准中產甚至准小康者。以前人們在各種政治運動中自相殘殺,現在的人們只認錢,所以很多人民已經被訓練成只認錢的自相殘殺者。所以你就想像吧。而中國人講究清算,這也必然導致鎮壓。
任何的革命都需要時間,中國那麼大的國家,不說天下大亂,軍閥混戰,權利真空。稍微亂個五年十年的,老百姓肯定會特別期盼出現一個鐵腕獨裁者,可以整治社會秩序,收拾一下局面。至於從百花齊放重新看回人民日報,這個真的沒所謂。況且我們的一切假設都建立在軍隊國家化的前提下,所以這些都是幻想,連幻想都不樂觀,就別提操作了。

問:那你看埃及,利比亞⋯⋯
回答:埃及,利比亞是被一個人獨裁統治幾十年,城市也不多,一個事件作為爆點,一個廣場用來演講,就可以革命成功。中國沒有一個具體的個人能成為被革命的對象,城市,人口眾多,而且各種千奇百怪的災難都發生過,G點已經麻木,更別提爆點了。就算社會矛盾再激烈十倍,給你十個哈維爾在十個城市一起演講,再假設當局不管,最終這些演講也是以被潤喉糖企業冠名並登陸海澱劇院而告終。

當然,以上更是廢話,最關鍵是就大部分中國人一副別人死絕不吭聲,只有吃虧到自己頭上才會嗷嗷叫的習性,一輩子都團結不起來。

問:你的觀點非常的五毛黨,是被政府買通了麼?為什麼不能一人一張選票選主席。
回答:在這樣一個非此即彼,非黑就白,非對既錯,非帶路黨既五毛黨的社會裡,革命兩字說起來霸氣,操作起來危害更大。也許很多人認為,中國的當務之急就是一人一張選票選主席,其實這並不是中國最大的急迫。相反,一人一張選票,最終的結果還是共產黨代表獲勝,誰能比黨更有錢?五百億就能買五億張選票。不行加到五千億。一年稅收都十萬億呢。你和人家比有錢?你覺得你周圍的朋友的公正獨立,那樣的人加起來也就幾十萬張選票。你看好的有識之士,能有十萬張都不錯了。唯一能和共產黨抗衡的就是馬化騰,因為他可以在QQ登陸的時候彈出一個窗口:誰選我馬化騰,誰就可以得500Q幣。此舉估計也能獲得兩億張選票。但問題是,到時候馬化騰一定會入黨的。民主是一個複雜,艱難而必然的社會歷程,並不是什麼革命,普選,多黨制,推翻XX,這些脫口而出的簡單詞彙可以輕易達成的。如果你對司法和出版都從來沒有關心過,你關心普選有什麼意義呢。無非就是說起來更拉風一點。這和那些一說起賽車只會提F1,一說起足球只知道世界盃的人有什麼區別呢。

問:我覺得中國的革命和民主只是時機的問題。你認為什麼時機最合適。
回答:革命和民主是兩個名詞,這兩個名詞是完全不等同的,革命不保證就能帶來民主,這個咱們不是早就已經證明過一次了嘛。歷史曾經給過中國機會,如今的局面則是我們爺輩的選擇。現今中國是世界上最不可能有革命的國家,同時中國也是世界上最急需要改革的國家。如果你硬要問我在中國,什麼時候是個革命的好時機,我只能說,當街上的人開車交會時都能關掉遠光燈了,就能放心革命了。

但這樣的國家,也不需要任何的革命了,國民素質和教育水平到了那個份上,一切便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也許你能活著看見這個國家的偉大變革,也許你至死都是這個死結裡纏繞的纖維,但無論如何,你要永遠記得,錯車時請關掉遠光燈,也許我們的兒女將因此更早的獲得我們的父輩所追求的一切。

冬至回讀者問之一,完

2011年12月21日星期三

2011.12.21Part2[人人都怕梁振英,兩電加價的根源,開放競爭是唯一出路,北韓的前景,2012世界巨變]

人人都怕梁振英,兩電加價的根源,開放競爭是唯一出路,北韓的前景,2012世界巨變

2011年12月21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一樹,劉嗡

2011.12.21Part1[烏坎村官方讓步,火爆雌雄鐵騎士,何時秋後算帳?,維權運動的新里程]

烏坎村官方讓步,火爆雌雄鐵騎士,何時秋後算帳?,維權運動的新里程

2011年12月21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一樹,劉嗡

2011年12月19日星期一

2011.12.19Part2[威權的部件,現代陳勝吳廣,唐梁政綱辯,李怡的評論,香港的悲劇,人網上的士小巴運動]

威權的部件,現代陳勝吳廣,唐梁政綱辯,李怡的評論,香港的悲劇,人網上的士小巴運動

2011年12月19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慢必

2011.12.19Part1[金正日之死,韓國人之勇悍,笑喪的藝術,哈維爾仙遊,無權力者之權力]

金正日之死,韓國人之勇悍,笑喪的藝術,哈維爾仙遊,無權力者之權力

2011年12月19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慢必

2011年12月16日星期五

2011.12.16Part2[金管局蝕錢無人管,支持政府再派錢,再談教科書,談香港教育問題,蝙蝠俠大陸被人欺,神之粒子]

金管局蝕錢無人管,支持政府再派錢,再談教科書,談香港教育問題,蝙蝠俠大陸被人欺,神之粒子

2011年12月16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劉嗡

2011.12.16Part1[特首選情新發展,選舉的怪現象,陶傑抽張寶華水,外匯基金勁蝕]

特首選情新發展,選舉的怪現象,陶傑抽張寶華水,外匯基金勁蝕

2011年12月16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劉嗡


2011年12月14日星期三

2011.12.14Part2[香港電影救亡,自焚抗強拆,烏坎村起事,骨灰龕,教科書難題]

港電影救亡,自焚抗強拆,烏坎村起事,骨灰龕,教科書難題

2011年12月14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慢必



2011.12.14Part1[唐英年上人網,自由不可棄,劉夢熊成孔教選委內幕,魯平的角色]

唐英年上人網,自由不可棄,劉夢熊成孔教選委內幕,魯平的角色

2011年12月14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慢必






廖暉介入唐梁之爭的前因後果
------
余錦賢 2011年12月12日

雙英之爭趨於激烈,台前人馬紛向對方發炮,所謂「君子之爭」, 開玩笑而已,參選最重要就是爭勝, 贏才是硬道理,輸了即使是君子又如何?就在炮聲隆隆之際,忽然有報章披露廖暉挺唐唐之說,並透露廖暉近日已南下指揮各方勢力,務求不讓梁振英入場云云。是耶?非耶?不妨再觀事態發展,然而最早點出廖暉在幕後操盤者,其實是在本報撰文的閒雲戒師。

戒師真人不露相,其大作在本報至今先後三篇,每篇都在雙英競逐的關鍵時刻寫就;其第一篇在十月二十一日,正值唐唐受「感情缺失」負面報道重創,而民調又顯示振英哥的支持度遠遠拋離唐唐。戒師在十月二十一日的文章中是這樣說的:「第一回合,表面是梁贏;但誰會想到,他自命才智過人,卻墮入老謀深算的廖暉手中……。廖暉想摸清的是,編織特首夢N 年的梁振英,網絡到底有多深多廣——除上屆特首董建華和出錢出力的高佬陳啟宗之外,他還籠絡了多少人。」廖暉退出港澳辦之後,理論上不再主管港事,但他現在是政協副主席,也分管港澳工作,過問雙英選舉絕不令人意外;而且,論在黨內資歷之深,對香港人脈之把握,廖遠在現任港澳辦主任王光亞之上,也是毫無疑問的。

戒師第二篇文章刊於十一月三日,唐唐辭去政務司司長不久,還未公開表態去馬,相反梁振英的氣勢日益壯盛,戒師的文章又有以下分析: 「西環某些人算準到米已成炊時,北京只好逆來順受,反正投票是不記名的……看來有步步高陞願望的彭主任(中聯辦主任彭清華)和退而不休的廖暉,要合力約束部下不要因利益忘卻組織紀律。」其實戒師此文還透露另一訊息,就是西環中聯辦是策動及支持梁振英出選的後台,此一取向,顯然與北京的前港澳辦主任廖暉南轅北轍。

雖然同屬「中央」,但港澳辦與港共——今天中聯辦、前身香港新華社取態不同,實非始於今日,九七回歸前挑選特首,港澳主任魯平力撐董建華,香港新華社支持羅德丞,就是眾所周知的政壇舊聞。

如今看來,唐梁之爭頗有九七前董羅暗鬥的翻版,雙方推出台前的都是自己友,中南海不易下決定,只不過董建華當年受港澳辦賞識而勝出,可是在十五年後,卻站在港澳辦的另一邊,支持中聯辦力挺的梁振英,政情之詭異難測,正是吸引眾多政評家追蹤的原因。
===========================================================
信報 2011年10月21日

閒雲戒師: 哪英不太差? 哪英不太好?

The not so Good,
The not so Bad,
And the very very Ugly......

2012特首選戰還沒正式開跑,各方馬房已各就各位,其中北京一賠零點五大熱的大阿哥唐英年未跑先失蹄;英雄他不是,但美人關似乎一再難過。

自捧為北京欽點正印太子勁敵的梁振英的陣營自然借題發揮,借傳媒之手文章大做,臭蛋大扔,梁陣營琵琶半遮臉,又想嚇唬唐營,說明掌有黑材料,又怕承認後香港人嫌梁心底骯髒……。

第一回合,表面是梁贏;但誰會想到,他自命才智過人,卻墮入老謀深算的廖暉手中。

唐英年有多少「過去」,在中央眼裏只是小菜一碟,任何成熟的政治人都知道,只有現在式的醜聞有殺傷力,過去式的,不外是八卦消息而已。只要唐英年的太太不突然站起來發難,大唱委屈之歌,數臭丈夫種種不是,那一切只屬於他們之間的問題。

廖暉任務 主要防左


廖暉想摸清的是,編織特首夢n年的梁振英,網絡到底有多深多廣——除上屆特首董建華和出錢出力的高佬陳啟宗之外,他還籠絡了多少人。廖暉對香港人的嘴臉看得明白不過,只要北京稍作沉默,香港即上演屁精現形記,馬上可點算選委中誰可靠、誰不可靠。

很多香港人認為廖暉掌管香港事務的定義是對香港指指點點。事實上,中央給廖暉的主要任務是替香港防左——跟內地一樣,香港的親共人士有建制改革派和懷念紅太陽的土共,回歸後那些多年忠於黨的土共派人士,卻全在顧全大局之名義下靠邊站;董建華出局後,宿敵大英餘孽曾蔭權竟然獲中央接受而上位,是駱駝背上最後一根稻草。

不難想像,為什麽他們要咬着這最後一屆小圈選舉的機遇,誓要土共大反擊。廖暉這一仗是頗難打的,那些在香港的所謂中共老臣,多年來無功有勞,卻不獲納入權力中心;而這一趟土共學乖了,不要曾鈺成之流掛帥,改由香港人對之戒心不高的梁振英出陣。

垂涎特首寶座多年的梁振英,不甘心中央意不屬他,他一直謹小慎微地靠攏廖暉,也曾成功游說董建華在任時向中央推薦梁接捧。梁振英在言談間,有意無意地給人感覺是黨的人,他算準香港人對中央認識不深,他的邏輯是董建華作為黨和國家領導人,只要董曾說支持自己,理論上也可說是中央支持,再加上一眾土共和應下,他便可自編自導一場港人愛看的宮廷鬥爭。

梁振英知道,2012年做不成特首又失去官方地位,必須搶佔在野的首領地位,才有政治本錢日後不會受冷待。這是他現在最頭痛的問題。

竊國為侯 嚇壞北京


北方的俚語「又要做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是兩難的事——一千二百票內,正印大阿哥唐英年應穩拿六百票,土共應有本事串連三百票;梁振英要先搶何俊仁等和社福界的票,所以打開派錢之門,狗急跳牆,把以香港GDP質素根本無力實行的全民退休保障也拋出為魚餌,竊國為侯,嚇壞北京。他也聰明地把商界對他個人品格的保留,化為階級鬥爭的平台。

不過,梁振英低估了北京和香港人的智慧——野心和抱負是有具體分別的,梁陣營不斷挖苦唐英年為低能一族,處處表現方方面面比他優勝,這是野心沖昏頭腦的笨手段,他們以為聚焦攻擊唐是not so good,便會贏得北京和市民的迴響;卻漠視了唐的人緣很好,眾公務員只對曾蔭權的唯我獨尊反感,較認同唐的團隊精神態度。

北京的角度是唐is not so bad,北京清楚防左是關鍵——如梁振英得米,香港社會會否更加分裂,文化大革命式的批鬥會否變本加厲?

北京的意願是,2012年的特首能微風細雨的、穩定的把香港引進普選;北京與梁振英明顯道不同,不相為謀。

回歸十五年,廖暉成功防左,成功捍衞一國兩制。這回看來,還是要靠他老人家合王光亞再次發功,如掉以輕心,香港可以變得very very ugly。




===========================================================
信報 2011年11月3日

閒雲戒師: 唐英年的潤滑劑

梁振英是個有謀略、能夠滔滔雄辯,甚至深具江湖賣藥本能的厲害高手。

雖然他多年來義正辭嚴地否認有意當特首,但卻挖空心思,一方面迎合北京,一方面在香港羅織支持網絡,收編隊伍——他有明天更好基金和一國兩制為左右雙花紅棍,有新左派代表張志剛為壓陣護法;土共加元老董建華加錢主高佬陳啟宗3Q 配搭,左星閃耀,這樣的陣容,梁的部署是銅牆鐵壁。

另一邊廂,被譏為低低地、紈子弟的唐英年,卻加入政府服務行列,與公務員一起,受曾蔭權閒氣足足十年。

牆頭亂草隨風搖擺

他辭職備選,聽說他的角落人丁單薄,幾乎單人匹馬。香港牆頭草太多,除非北京大字報表態支持唐英年,看風駛舵的人懾於梁陣營的旗鼓,哪願意輔佐這正印還沒有拿到手的大阿哥。

北京態度為什麼這樣曖昧?中央到底意下如何?誰個才是北京心目中的理想人選?常常有胡猜亂扯之嫌的《亞洲周刊》更宣布唐的緋聞改變北京對特首的布局。

聽說新上任的王光亞被這心態搞到有點噁心,簡直不能相信原來很多脫下名牌西服的香港人,竟然只是會說英文的小農而已。

中央維護港人信心的五十年不變政策,回歸後成為一種枷鎖。沒有英國政府當坐館,中央又被自己「河水井水」的口號管理法畫地為牢,當年手握命脈大權的公務員頭目看準虛位伺機而上,挾董建華令北京、無奈的廖暉硬吞下這「謙虛批」(humble pie) 後,不動聲色地變招——香港的穩定繁榮要建立在「建設性對抗」(constructive discourse)的基礎上,2017 年普選特首,便是這新方針下的催生物;而2012 年找有本事建立互信基礎的人是其中關鍵。那些自命為硬拳頭的老左對不上中央的胃口, 那些毛絨絨(fuzzy)交差心態做好這份工的渾人,北京也看不上眼。

唐營實力梁營低估

聽說不懂英文的廖暉就曾引用法國十七世紀劇作家莫里哀的話教訓過曾蔭權:「It is not only what we do, but alsowhat we do not do for which we are accountable.」(你不僅要對你的所為負責,也同樣要為你應做未做的問責。)北京要找懂得如何微風細雨突破香港人回歸後那受害者循環心態的特首。

儘管梁振英在北京有不少線眼,但他畢竟是局外人,無法知道北京的範式轉移,他一直以強勢勵政姿態自居,卻不知道自己是一廂情願搭錯線的不合時宜,他否認遭北京勸退,這也不能說是絕對不正確。據聞,他北上爭取支持時,得到的回話是: 「這事你也不用問了。」可憐的梁振英嚴重低估了唐英年,認為唐唯一的政治靠山江澤民已不管用,梁不知道中共人治的年代早已不再,管治香港的方針已納入國策。北京深諳權力遊戲的玩法,香港人一天得不到普選,北京事事照拂也是枉然,買不到人心的。

北京痛定思痛,乾脆讓大家興致勃勃地選特首,轉而默默統戰公務員隊伍,爭取他們和北京更貼近。2012-2017 年間,鞏固公務員在香港的統治力是硬任務,一個沒曾在公務員系統有實戰經驗的人,難以替這個國策加值。

梁的風行草偃非環環緊扣公務員系統所需,他們再受不了與那些自以為是,一天到晚要隱瞞自己弱點,建立不可傷害地位的領導人共事;反之,唐英年沿用的凡弱伯領導方式(lead by vulnerability),卻贏得公務員的信任,沒有像曾蔭權般的心理侏儒給人一幅自我感覺良好,受不了批評的態度。

信任是種潤滑劑,它有讓組織運作變為可行的作用;有信任,才有能容納建設性對抗的高效團隊。

振英西環合演殘片

北京始料不及的是,西環某些人竟與梁振英合演粵語殘片,圖把貍貓梁換唐太子。這是97 年周南的老橋段,原負責落實北京政策的西環若陽奉陰違,選委實難以判斷北京意向。西環某些人算準到米已成炊時,北京只好逆來順受,反正投票是不記名的,上級追究責任時可推得一乾二淨。

看來有步步高升願望的彭主任和退而不能休的廖暉,要合力約束部下不要因利益忘卻組織紀律。

歷史上,同黨間的爭權奪利結局,往往是莫名其妙地把江山葬送給人,其一是本來微不足道的民主派被西環這一分裂行動強化為能左右大局的票倉;其二是令本來已靠近北京的公務員隊伍,對北京意圖再持懷疑態度。

梁振英聰明反被聰明誤,太焦急要廢掉唐英年,但北京的常委誰不知道偉哥的一時雄風,怎及潤滑劑的耐力。

梁outsmart 北京不成,終歸還是徒勞無功的。


===========================================================
信報 5-12-2011

閒雲戒師: 梁振英的哀歌

回歸以來,雖然梁振英一直是特區政壇核心人物,但他的政績到底是什麼?

他的公職列表,像是政治地位大全。梁不斷標榜自己落區聆聽民意服務香港,卻想不起他有什麼為民請命的記錄。如問他梁振英,你為誰辛苦為誰忙?他再詳盡的答案也無法逆轉記錄——服務市民並非他的使命,梁更願意當政壇的權力核心。

港人精明 不易蒙蔽

香港人知道政壇是機會主義者的樂園,是「奸人」天下,對滿口立場和道德理念的議員從來持姑妄聽之的保留,市民深諳如何利用政客跟政府角力。香港人又現實又精明,全世界任何在媒體上吃香的表達訴求方法,能馬上依樣葫蘆,也不易受政治空頭支票蒙蔽。香港人拒絕接受任何改變保護香港法治、程序傳統的人登上特首的位置,市民害怕遊戲規則一變味,踩錯滑坡,就會是一條特區的不歸路。

梁振英一定很困惑,為什麼他按本子、公式化的誓師大會,卻是他政治生涯終結的開始。捧場客展眉頓足高呼拍掌、賺人眼淚的感懷身世片段,依然無法稀釋瀰漫現場勢窮力竭的感覺。

梁振英的盲區在哪裏?

從政治藝術角度看,梁與董建華一樣,沒搞明白「過期」理念是政治毒藥。梁錯讀民情,認為房屋問題是他的強項,借貧富懸殊的危局發揮,加上民意對曾蔭權的厭惡,演活「房屋請命者」角色便可連消帶打,一石二鳥——能抵銷自己八萬五負資產推手的「案底」;能把曾的包袱扣在政府服務多年的唐身上。

民意飛升壯膽,梁肆意把唐的感情缺失大吹大擂,圖殺中央一個措手不及,把唐英年一擊出局。

政治對壘,偷擊本身沒有什麼不對,錯的在手法。

聽說唐的情史,北京比唐太更早知道,在中央眼裏,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罪狀。梁若聰明點,提早數月「引爆」,並假吳康民之口,以捍衞女性尊嚴之名,義正辭嚴、痛心疾首的譴責唐英年枉費中央一番栽培,好讓梁大義凜然的走出來死命撐唐,製造假象,借刀殺人。

梁急於求成的突擊手法,卻是一子錯,滿盤皆落索。給中央的印象是搞分裂,又莫名其妙的變成跟廖暉對着幹。廖是將門子弟,熟讀兵書,他堅守中央選特首隱而不露的方針,只淡淡地安撫唐營中那些焦急大勢已去的支持者,說:「按捺點,孫臏那句『龐涓死於此樹』最有意思。」

中央沉默 誤為默許

中央的不表態,梁陣營卻搭錯線,曲解為默許。

沾沾自喜,懵然不自覺被定位為龐涓的梁,積極備戰。他從三個角度入手,一、力爭民意,標榜自己「手腳快」,比被形容為又蠢又懶的唐優秀;二、全力以赴,四處拜門走訪許諾;三、瞄準房屋問題,努力擺脫八萬五這奪命追魂針的惡咒。

梁備戰策略正確,延攬的陣容也鼎盛,惟梁果然如龐涓一樣,因失算而失利。

中央對唐缺失的沉默是金,敲醒「睡豬」的危機感,知道再不急跑,屠房就在眼前。梁一輪急攻,唐無甚招架之力,梁營大喜之餘,犯上民國將軍蔡鍔所著《曾(國藩)胡(林翼)治兵語錄》內的警語:「 恃強是敗機」。梁對唐尊嚴的輕蔑,「香港人不接受蠢人當特首」一句話,觸動市民愛鋤強扶弱的感覺,反認為梁人品不厚道,認定梁心胸窄、性格狠的看法。為這一時囂張,梁付出的代價很大,不少人因而婉拒出席梁的宣告會。

梁近這兩年來,花費不少心血做選委票頭的工作;梁勤力是毋庸置疑的,惟對戰略原理欠奉慧根和悟性,難成有效領導的大器。

2012年的特首選戰布局複雜,民意的影響因子是雙刃鋒,對不同利益團體以承諾換選票的結果,是把治港理念砍得非驢非馬,一時支持社福界全民退休保障,迴響轟耳後又馬上收回;梁的智囊太急於求成,忘卻政治轉軚要有大原則為擋箭牌,一些體面話如「我們是要達到全民福利,各界必先要體會這須建基於大家合理犧牲之上」等等。要不然,聽在市民耳裏,梁的話是廢話一堆,像垃圾回收。

參選意義 造就對手

很多人認為梁這次高調參選,是為2017熱身,從他陣營的布局看,卻更像是孤注一擲。有人分析背後原因,可能是董建華急不及待,想通過梁上位得到平反。梁董兩人的命運有點像並蒂蓮,他們均為八萬五背上負資產推手惡名之事耿耿於懷。

明明是政府一直在進行的政策,為什麼包裝為政治綱領會如此不可收拾?他們找鍾逸傑站台辯解,說政府97年前一直有推出三萬、五萬,甚至十萬的房屋,配合市場的規律調節。把焦點放在數字上,看得出這依然是他倆的盲區,還不知道恰恰是錯把彈性的調節改成八萬五硬指標;當政策變為核心,市場淪為配角時,整個資本運作市場陷入一團混亂。

鐵血將軍巴頓在他所著的《我所了解的戰爭》一書中寫道:「為將應該負擔起失敗的責任,不論責任在不在他」。董和梁一天拒絕承擔八萬五的過失,這陰魂便驅不散。

梁的宣告會後,坊間傳出他拿得足夠提名票的機會是危危乎。當前梁應立即變陣,遊戲才可玩下去,若沿用現在的策略,梁只是替自己的政治生涯加快劃上句號。

「馬陵之戰」中,龐涓遭亂箭射成刺蝟,自刎前留下一句酸溜溜的話:「遂叫豎子成名」。意思是,我的犧牲,總算叫這「孫子」成了名!也許梁參選的意義是造就唐英年。戰爭和選舉就是這樣殘酷。

2011年12月12日星期一

2011.12.12Part2[不爭是爭,廖氏世家,陸豐怒潮,潮汕機場唔開又開,地鐵動車QC肥佬,簡體告示,歐豬戒賭]

不爭是爭,廖氏世家,陸豐怒潮,潮汕機場唔開又開,地鐵動車QC肥佬,簡體告示,歐豬戒賭

2011年12月12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慢必

2011.12.12Part1[勁推人網出街,人網之友會,選委點要完成,CY是司徒華第二,教梁振英置之死地而後生]

勁推人網出街,人網之友會,選委點要完成,CY是司徒華第二,教梁振英置之死地而後生

2011年12月12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慢必

2011年12月7日星期三

2011.12.07Part2[唐英年偷師,ICAC其門如市,大陸房地產泡沫,懷念王偉,邵老六明年正式退休,香港影視之命運]

唐英年偷師,ICAC其門如市,大陸房地產泡沫,懷念王偉,邵老六明年正式退休,香港影視之命運

2011年12月07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劉嗡

2011.12.07Part1[檢討早晨節目,俄羅斯補遺,梁振英失分]

檢討早晨節目,俄羅斯補遺,梁振英失分

2011年12月07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劉嗡

2011年12月5日星期一

2011年12月2日星期五

2011.12.02Part2[香港難以大改,蕭生閉關度劇本,周融自白,香港世紀離婚官司,豪門悲歌,廣深高鐵又出事]

香港難以大改,蕭生閉關度劇本,周融自白,香港世紀離婚官司,豪門悲歌,廣深高鐵又出事

2011年12月02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劉嗡



周融﹕港台事件之「身在曹營心在(?)」

【明報專訊】近十年八載在香港電台服務的公務員中,有這樣的一個討論:為什麼港台不能只做一個政府部門,持平地處理政治問題?為何要做什麼「民主」基地,和政府對幹?他們主要的論調是政府願意接受港台批評,只要站中間一點,不做民主派的代言人,港台的發展一定會好得多。何必硬要政治化港台?膽敢溫和地提出這意見的人是少數,但背後支持但不願更不敢表態的人肯定多。

每當有人提到這話題,馬上會被港台同事中的民主派搶白一頓,唯有收聲。一般人的感覺,包括港台中人,是港台內大部分是民主派,主政高層們除了空降的AO,有誰不是死硬民主派支持者?

大仲馬的《三劍俠》

究竟港台這次一炒5個烽煙主持,包括吳志森及周融,內裏的故事及理由為何?究竟港台是希望達到什麼目的?

要明白就一定要提《三劍俠》大仲馬這本名著。三劍俠其實是效忠法皇(及法后)的火槍隊員(musketeers),對抗的「奸黨」是法國紅衣主教的衛隊。三劍俠及主教的手下其實同是法國軍人,放在現代來說都是公務員。分歧簡單一點是路線之爭,但也代表雖是公務員,但也可以心各有屬,也會爭權奪利的現實。

新光戲院的粵劇

港台這次的「滅嘴」行動又和三劍俠有何關係?試想你坐在新光戲院,正在欣賞一套粵劇,劇目是《「身在曹營心在(?)》:

(鑼鼓聲)

小王爺身穿全黑披甲,踏黑地氈雄赳赳走過虎度門,看來都有幾成像新任廣播處長鄧忍光。只見他唱:「皇上有旨,令我收回山海關。現如何,探子速報。」

只見一五短身材將軍打扮之人,連打5個空翻,跪倒在王爺之前,唱曰:「稟報王爺,山海關在我手。」看來身形倒有點像公共事務組總監梁家永。

「將軍,果真?」

「王爺,當真!」

「解!」

「哎~,皆因我身在曹營 心在曹呀……」

「當真?」

「王爺,珍珠都冇咁真!」

「哈哈哈,咁我就立大功啦。」

(鑼鼓聲)

那邊廂,只見一番邦女王身形肥胖杏目圓瞪,全身黃色披掛,殺氣重重,怒氣衝進場中。,她好像……

「嘿,真係離晒譜,離晒譜!山海關果真已在敵手?莫非此關已喪在我手中?速報!」

只見一身材瘦削的女將氣急敗壞急急拜在地上。嘿,看來倒有點像公共事務組副總監區麗雅。

「稟報女王,此言不真,山海關尚在我手。」

「小王爺可不是這樣講,究竟是誰對?誰錯?速解!否則人頭要落地呀呀……」

「山海關真在我手,哎,皆因我心在曹營心在漢呀……」

「即係安全,係唔係?」

「係呀,女王。」

「咁就好啦,哈哈哈。」

場中又見走出一個一身孔明打扮,看來和副處長戴健文有三分相似的白面書生,只見他手搖羽扇,左手拉個男扮女裝的太后,右手則拖個白頭人士,走到場中,把兩人摔在地上。

地上兩人齊聲同唱:「哎,枉我忠心義膽,竟然落得如此下場呀……」

這邊廂男將軍放一箭,只見白頭人士中箭落馬。那邊廂女將軍也放一箭,太后背部中箭倒地!

只見場上3人,小王爺、番邦女王及手持羽扇的白面書生同聲大笑。「哈哈哈……好個身在曹營心在……(此字聽不清楚)呀……」

(鑼鼓聲,幕落。)

誰主宰公共事務組

就掌握港台「山海關」

在港台爭奪戰中,只有公共事務組才稱得上「山海關」,因為所有公共政策節目都掌握在事務組之手(電視另計),當中包括重頭的《千禧年代》及《自由風自由Phone》兩個烽煙節目。梁、區二人掌管了此組別已超10年。一、二、五及其他台,任誰主事,總不能將《開心日報》、《中文歌曲龍虎榜》或《舊日的足》變成政治評論節目。即使做,也難成氣候。

換句話說,誰主宰公共事務組,就掌握了港台的「山海關」。這麼多年來所有公務員都是身在曹營,但心是在曹或漢?都是問這句:「你話呢?」

港台「滅嘴」行動奇特之處是違反了毛澤東名言:「敵人贊成的,我們必定反對!」今次的行動,鄧忍光拍了板,而民主派也沒有話說。上星期四,事件曝光後,民主黨副主席劉慧卿打電話上《千禧》來,第一句就是:「今次事件區麗雅打來和我解釋。」跟沒有任何指摘為何炒吳志森。至於其他泛民人士,例如撐港台行動的毛孟靜(公民黨)、工會的麥麗貞、記者協會的麥燕庭,不是輕輕帶過,就是收聲了事。泛民政黨議員,除了被民主派割蓆對待的黃毓民要在立法會開個特別會議外,有誰出過聲?為何在吳志森被炒事件中,泛民顯得漠不關心?難道鄧忍光和泛民都是同一意念,一致行動?

一方勝,就另一方被騙

一個可能是雙方早已密室會議「講掂數」,同意這次做法,把港台交回公務員處理,放棄什麼基地。不能排除這可能,但機會不大,因對泛民無甚好處!

二是一如新光粵劇,不知是誰受騙?目前看來似乎雙方都感覺良好,因為都以為「我方」勝出!

不看得失,很難判定到此刻誰佔上風。

上午《千禧年代》少了個建制派的周融,留下的是公認中肯持平,但少有個人意見的梁家永,對政府有些損失,但對泛民有何好處?

下午,《自由風自由Phone》,雖是少了一個建制派的劉佩瓊,但失去的是主打民主猛將吳志森,及較溫和的黃英琦,留下的是據其中一個主持形容為「稱職好節目主持,但從不敢說自己意見」的準公務員陳燕萍。泛民失多得少!

對比之下,泛民是得是失?基地還留下了些什麼?

要得到鄧忍光拍板,一如梁家永公開說,計劃一年從下而上,意思是公務員從獻計加執行,都是一手包辦。公務員控制公務員容易,但要控制外來「名嘴」談何容易。在政府來說,以公務員「制」公務員,公務員「曳」極有限,把所有外來名嘴踢走,這個不失是收復基地之上策!

要泛民接受這一安排,似乎不易。除非已有協議,否則唯一方法是令他們相信港台這基地並無淪陷!要達到這一點,就一定要靠一直和泛民有良好合作關係的公務員民主派來安撫對方。

至今,這任務看來已圓滿達到。留下的尾巴是在一場爭奪戰,只能有一方勝出,究竟是政府,或是泛民?一方勝,就另一方被騙。公務員其實是站在哪一方呢?

公務員其實站在哪一方?

先說誘因,港台未來有大發展,數碼廣播加上新台址及獨立電視頻道,肯定創造大量新職位。換句話說,晉升機會多不勝數!眾人皆升我獨留低,肯定不是個別公務員希望遇到的現象。尤其是目前40出頭的公務員,誰不想平步青雲?

年近退休的公務員又如何呢?

戴健文先生在和吳志森及我「杯酒釋兵權」午飯時,透露了這一句。他說梁家永會在明年8月退休,但台方正「考慮」聘請他繼續為《千禧年代》任主持。

這次事件的發生不能不提及梁先生的背景。在加入港台之前,梁家永是《新晚報》(《大公報》的姊妹報)記者。在港英政府年代,一名左報記者被接納成為港台公務員肯定是異數,也說明了梁先生的才智能力。可惜他過後的發展並不算理想。以他目前退休前的級別,只是一名中級公務員,在他之上還有5級才到處長,所有他的上司都比他年輕。同級的比他年輕十年廿年的也有人在。換句話說,左報出身的梁家永過去被同事「扒頭」次數實在多不勝數。到了退休前一年才有處長「知遇」他的長處付諸重任,不可能沒有感激之心。

至於鄧忍光能在加入港台短短兩個月內就找出及接納了梁先生的建議,可說明政府派他下來亦無選錯人。關鍵的引進人當然少不了申請兩次處長失敗的署理副處長戴健文了。碰釘兩次後,繼續爭鬥或接受妥協,相信也是他曾經考慮的問題。

原來死硬民主派是少數

至於為何公務員這次膽敢攻堅?這也和鄧忍光上任有關。記得踏黑地氈進港台一役後,港台工會做了個踢走AO處長的台內調查。600名員工只有不到一半回應。其中更只有兩成說贊成。一數之下,只得60人左右,在黑地氈一役中,公開露面的也曝光了。一看之下,原來死硬民主派不是多數,而是少數。誰是主幹也看到了。就在知己知彼之下,才有三劍俠智破主教衛隊這「宮廷政變」事件發生!

但到底到了哪一刻才知道鄧忍光是唱「哎……」還是「哈哈哈……」?大家就要「放長雙眼」來看。

一看明年8月,梁家永60歲退休後是否重為馮婦,收「真銀」(退休金是另一回事嘛!)繼續做《千禧年代》主持,直至永遠,或到他說:「夠了。」

二看明年8月,區麗雅是否榮升一級,但橫調為什麼台長,不再服務公共事務組?人不在,承諾也空,金蟬之計也。以後飛黃騰達也是後事,下一任公共事務組總監又怎會是港台民主派人士擔當呢?

三看快則兩年、長則3年鄧忍光回朝後,戴健文是否眾望所歸榮升廣播處長?

至於鄧忍光,港台爭奪戰一役後,只要不唱「哎……」,肯定是狀元回朝,能人所不能,前途未可限量。他為AO「空降」界又寫下了另一頁威水「I come, I see, I conquer」史。

「食得清淡些」

說到這裏,似乎還未提港台最重要的人——聽眾。他們又如何?譚校長叫陳冠希「食得清淡些」。港台也可照辦煮碗,叫聽眾接受烽煙節目「清淡」些。聽不聽,自己決定吧!

聽眾反應不佳,收聽率大跌又如何?正如港台一高層曾經和我說:「周融,港台收政府撥款,以往從未看收聽率高低,今天不會,將來更不會。咁多新搞作,咁聽話,錢肯定係會繼續來!」

名著《三劍俠》有一名句:「one for all and all for one」(我為人人,人人為我!)。

這句在港台這事件中也用得上。不過,大家請把「身在曹營心在(?)的問號拿出來。到時填「曹」或「漢」應有定論。把問號放在名句中意思就出來了。

「我為人人?人人為我!」

標點符號和公務員一樣,是可以化腐朽為神奇。


2011.12.02Part1[早晨節目準備正式啟動,分析特首跑馬仔的需要,花園街跟進]

早晨節目準備正式啟動,分析特首跑馬仔的需要,花園街跟進

2011年12月02日
主持:蕭若元,靳民知,Mark,劉嗡